下个十年,商业机会在哪里?

梁信军 原创 | 2016-04-27 10:4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商业机会 

  所有的创业都是不例外的,不会因为你是互联网就特别牛,也不会因为你是医疗、医药就特别能赢,只有在用户有需求的地方才会赢。所以今后成长的需求在哪里,这是我们要弄清楚的。

  有很多方法去讨论中国的成长,在这儿我想用一个稍微新一点的角度,从杠杆率,也就是企业理解的负债率的角度判断一下成长。

  任何的国家,其实一般来说有四个杠杆,国家政府杠杆率、企业部门杠杆率、家庭部门杠杆率、金融机构的杠杆率。

  第一个结论,发达国家的经济其实70%以上是由消费来驱动的。这些发达国家的消费驱动力,也就是家庭杠杆率是非常高的。70%以上意味着这些家庭的消费增长十分有限,在全世界的消费领域里面,将来的全球增长主要还是来自于新兴国家,特别是来自于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如果你要做消费类产品的话,跟家庭有关的,我觉得在发展中国家做是非常有意思的。

  第二个结论,从政府来看,政府的负债率,政府的杠杆率,发达国家平均大概在90%左右,发展中国家是55%左右,咱们中国正好是55%,这个结论也是很重要的。如果一个政府的负债率很高,政府首先想办法让货币稳定,只有货币稳定才能证券化。任何高负债率的政府都会希望维持低利率,同时显示货币稳定。因此,如果去猜美元还会不会加,我说有可能会,但是加了也是象征性的举措。即便加完还是会非常低。中国会怎么样?考虑到中国养老的需求,有一部分潜在损失在国有企业的改革当中的损失,需要国家支付的部分,实际上加在一起,中国的杠杆率也应该在60%以上,是不低的。因此,我觉得中国毫无疑问会有兴趣进入降息和低息的空间。

  第三个结论,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发达国家在70%左右,发展中国家50%左右,中国125%,是全球企业部门负债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因此,我们中国的企业部门未来的挑战就是怎么样削杠杆、去产能。从中央的财经工作会议之后,今年一个非常重要的可能性是去产能,会有一些阵痛。

  下面我想讲一下B2G,跟政府支付有关联的生意都称为B2G。比如新能源,包括现在新能源的车,只要是政府的财政支付的,政府的压力会非常大,因为将来整个负债率会比较高。大家不要觉得拿政府补贴的生意会非常爽,如果拿政府补贴,将来政府资金越来越少,总体来说就不会那么爽快地把钱给你。B2G生意从现在看还可以做,未来我相信是越来越难做的。

  我们刚才提到中国的降息问题,中国降息不是大概率事件,我认为当前正在发生。中国1-10月份累计发债18万亿,扣除银行间债券,净增长10万亿,已经接近银行去年新增的贷款。也就是说债券庞大的发行量,事实上在挤占银行的贷款。很多产能过剩行业,如钢铁、石油包括房地产,企业能发出去3。5%到4。5%的利率中长期债,如果到银行拿同样时间长度的贷款,可能需要6-7%。债券发行的利息如此之低,对银行的效益会产生非常大的压力。当然,倒过来说,对实体经济、特别是高负债率的行业,由于负债成本下降,说不定短期效益还上升了。

  降息和低息从运营角度有什么影响?这个问题我特别想讲。在座有很多创业企业,也有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在降息、低息环境下,负债端比较短,资产端比较长的可以受益,反之受损。总的来说,有3/4的机会受损。具体细分来看,银行应该受益于降息,但实际情况不是。因为银行这个行业存在大量的城商行,用很高的价格拦储。在存款端的降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但是在贷款端非常容易做到,因为债券会马上挤压它,所以银行的压力非常大。

  保险业是不是好一点?保险表面看负债端比较强,但是保险过往一直用4。5-7%的价格在发负债端,也就是保单。如果降息之后,保险当期的保单成本马上下来,倒过来,保险的资产端比较长,所以保险还是不错的。我们有一个精确统计,已上市保险公司今年平均大概有20%的资产是需要重新再配置的,过往配置在债方面收益率做到6-7%,今年再配置做3-4%,今年业绩压力也是非常大的。

  从创新角度出发,在大的降息、低息环境角度考虑创新,我认为是非常必要的。当然,这里面我想作一个提醒,2015年债券的市场是爆发性增长,要引起有关部门,包括市场足够的警惕,因为很多债券的价格和国债相差无几,跟主权债相差0。3-0。5个百分点,小于1%,这是严重不正常的。企业债和主权债,特别是垃圾行业的垃圾债,按道理就应该差2-3个点,最起码差1-3个百分点,但现在1个百分点以内,我相信未来某个时点上,这样的风险要付出代价。

  从B2F角度出发,刚才我提到,发达国家的消费增长是非常有限的,倒过来也带动经济增长也非常有限。发展中国家的居民杠杆率很低,同时中产阶级的数量高速成长,所以我们过往的模式叫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买海外的品牌带回中国发展。现在不仅要回中国发展,还要回新兴国家发展。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的同时,还要增加新兴市场的动力。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南亚和东南亚,有20亿人,平均年龄29岁,有人口红利。我们把B2F的生意分成两段,就是家庭投资和家庭消费。在多数的情况下,家庭消费可能会把钱用在健康和快乐上,家庭投资的话,一个是境外投资,一个是金融资产投资。如果各位在创业的时候考虑金融问题,假如你可以服务中国的家庭对海外的投资和金融资产配置的话,我相信这个生意会非常好。因为现在上万亿的家庭资产,在金融配置是远远不够的,在海外几乎是0。

  刚才讲到健康问题,健康成长最快的是健康管理和健康保险。如果GDP是6-7,消费很可能在10-11,消费领域里面的健康、快乐很可能在17%以上。对健康来说,最高增长点可以是健康保险和健康全病程管理,会有非常高的增长。这个创业方向,我认为也是非常值得考虑的。

  除了健康之外,我把旅游业也列了进来。我们说的快乐,其实包含旅游、娱乐、时尚和体育。旅游跟老百姓的收入关系非常大,人均GDP5000美元以上就会有爆炸性增长,而现在中国将近8000美元。中国的出境游过去有80%-90%是港澳台,从2015年开始,3小时航空圈扩展到日韩,去年日韩的旅游增长高达61%。我们很幸运,前年投了一个来来会,占到对韩旅游订票的60%左右,今年希望把对日本的旅游做大,之后还可以做3小时航行圈的东南亚和澳洲。

  除了旅游之外,我想讲讲B2B。B2B主要的任务是减杠杆、去产能,损失从今年开始。但产能过剩就像一个沃土,会催生出分享经济。比如说Uber、滴滴打车的模式,完全是基于过剩私车的产能。在过剩的行业会诞生出大量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比如像我们投了上海钢联,就是基于钢铁过剩的产能。我讲一个形象的比喻,如果一个森林中产能过剩,大树太多,有些大树就会倒下死掉,大树的尸体慢慢腐烂,上面会长出蘑菇,长出松茸的价格就会高过大树的价格。在倒下的行业里面,新长出来的分享经济的企业会比原来的企业还大。

  再讲讲互联网。我觉得互联网最大的价值是让人、物能够实时在线,产生了很多可记录的数据。这些数据如果加以智能的搜索,主动、被动的搜索和计算,是可以基本预测未来的。

  还有一个启迪对我来说也很深刻,对互联网来说,场景就是产品,或者产品就是场景。很多传统企业有海量的用户,如果把这些海量用户的资源加以利用,积累用户的成本也会降低,流量是另外一个问题,也是要考虑的,但关键还是要场景。

  像微信这样的企业都是充满危机感的。现在是行业龙头、领袖,但后面追赶者很快。对互联网,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由于中国的用户量最大,我们互联网规模就是全球最大的,在这样的国度,大部分人会成功。做互联网不要只盯BAT,还是应该把线下庞大用户量的用起来,这样才有好的未来。

个人简介
梁信军在1992年从复旦大学毕业后,与郭广昌及其他三个伙伴共同创办了复星集团。如今,梁信军主要负责重大项目投资、信息产业和媒体投资。其中主要的项目包括控股南钢股份等。现任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副总…
每日关注 更多
梁信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