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波:如果没有百度,世界将会怎样

张宏波 原创 | 2016-05-09 12:4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天华溥 张宏波 

张宏波:如果没有百度,世界将会怎样

作者:著名管理咨询专家、中天华溥首席专家 张宏波

进入五月以来,国内发生的两件事情引起了网民的广泛关注,一件是魏则西之死,一件是动车让座。昨晚朋友对我说,觉得你会对魏则西事件发表一下看法,但是一直也没等到,我有点苦笑,因为我知道以我的观点来看,在网民情绪如此亢奋的情况下,只要我一动笔肯定又要受到口诛笔伐。不过今晚失眠,觉得还是有必要发表一下自己看法的,虽然我的看法无足轻重。

对于则西事件首先是沉痛,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么消失了实在令人惋惜,死者为大,对当事责任人如何讨伐都不为过。但是我们在追讨背后责任人的同时,也不免落入情绪化的陷阱,如果这种情绪化走向极端,就会带来另外的损失。

从总体来看,对于百度的讨伐最先展开,然后才轮到了莆田系以及背后的监管体系。对事件背后第一个大恶人百度的鞭挞基本上存在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认为百度对魏则西之死负有重要责任,因为它为虚假信息提供了便利的通道,以至于使则西误入庸医之手,最后断送了性命;第二个层次认为百度垄断了国内的网络搜索市场,利用阴暗手段把令人尊敬的谷歌挤出中国,从而让自己在网络搜索市场可以为所欲为;第三个层次认为与谷歌相比,现在的百度简直在做着下三滥的生意,谷歌在高科技领域高歌猛进之时,百度却在依靠卖广告赚取黑钱。以上种种代表了不同时间阶段、不同层次人群的三种主要看法,当大家觉得某一思考层次过低时,就会进入到更高层次来对百度进行鞭打,总之,百度在各个层面成为无法饶恕的罪人。

当年联想说过:如果没有联想,世界将会怎样。那么我们假设一下,如果国内市场没有了百度,是不是则西就可以免除一死,如果没有了百度,我们从此就可以过上美好的生活。

首先,对于则西之死,百度应该说确实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如果说没有了百度,则西就可免除一死,或者如某些人所言,至少不会被弄的倾家荡产再失去生命,这个责任就明显有些太大了。

对于一个身患重病的年轻大学生来说,如何延续生命、如何治愈疾病是他本人、也许是全家人的唯一目标,哪怕倾家荡产也会利用一切手段去挽救这个年轻的生命。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钱没了可以再赚、人没了就什么希望都没了。在这种理念的支持下,则西与其家人一定会通过各种渠道来获取可能的治愈机会,很巧合的是,在百度的商业模式下,则西通过这个最容易的通道,得到了虚假的信息,结果钱没了,人也没了。那么没有百度,则西是不是就不会得到虚假信息,从而在失去生命的同时不会倾家荡产呢。答案是否定的,如果没有百度,还会有村里邻居介绍的号称包治百病的偏方、还会找到邻村号称能与王母娘娘对话的巫婆神汉、甚至会通过电线杆子厕所墙壁楼道走廊上贴的小广告,这些渠道获取的信息都会让则西一家如获至宝,因为这些信息带来了生的希望,虽然不尽相信,但是为了最后一丝生存的希望,仍然不惜一试,哪怕倾家荡产。我们不是在说则西一家在医疗方面的愚昧无知,实在是在生存的本能下,一切希望都会被无情的放大,在生命的价值中,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我本人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在2011年的一段时间低烧不退,低烧过去突然发现自己脖子上的淋巴长出了一个巨大的肿瘤,我瞒着家人去一家三甲医院做了彩超,医生告诉我可能是恶性肿瘤,但是还不敢确诊,让我去市里的肿瘤医院详细排查,在等待结果那一段时间的煎熬简直难以置信、曾经把无数的可能与场景全部想象。所以说我实在是理解则西及其家人在他生命最后一刻的期待,期待哪怕有一丝奇迹发生,如果可能就会付出一切代价,无论这种可能的信息来自于哪里—百度搜索、莆田医院出版的杂志、邻居介绍还是电线杆上的小广告。其实对于则西这种高学历人才,对于百度上的医疗信息估计会有所怀疑,至少在他长期治疗的过程中,已经有人给他提过醒,但是则西依然选择了继续治疗,实在是因为求生的欲望与本能,这种情况与华老栓给华小栓花钱买人血馒头吃其实蕴含着一个道理,只不过华老栓是听邻居说的,则西是听百度说的,没有百度,则西一样会在死时被庸医骗的倾家荡产。

在第二个层次上,网民开始翻起百度通过不光明手段挤走了谷歌,从而独霸中国搜索市场,让中国网民信息搜索的能力大打折扣,自己想了解的事情还得翻墙去看,不如国外可以直接用谷歌好。

其实这就是网民有点不讲道理了,对于信息种类的控制不是百度作出的规定,而是国家作出的规定,国家规定了哪些信息不能在网络流传,百度只是一个执行者,如果他不执行只能接受惩罚或者出局。谷歌即便现在没有退出中国,继续为网民提供搜索服务,我相信他能够提供的搜索信息与百度并不会有多大区别。谷歌之所以退出中国市场是因为他无法遵守中国的信息管理规定,所以不会成为网民的抨击对象。

至于百度将谷歌挤出中国市场,从我本人来看应该说是百度为国家作出了一定的贡献,为了维护中国网络信息的安全作出了一个私企的责任。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强,中国与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冲突愈益严重,此时如何确保国家信息安全已经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重要保证。在“棱镜门”事件之后,中国对信息安全的重视已经从网络安全防护软件的国产化发展到操作系统的国产化,到现在已经发展到底层硬件国产化,从十三五期间国家大力集中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就可以看出这一决心与趋势,而前不久美国惩罚中兴通讯就明确无误的表明了中国战略的准确性与必要性。所以数年前将谷歌赶出中国市场完全属于未雨绸缪、先见之明,如果任由谷歌在中国信息网络驰骋,中国国内的信息安全如何保证,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我想大多数有点国家意识的网民都会理解,麻烦大家翻墙去看自己喜欢的花边新闻也不为过。

在第三个层次上,有这么一种言论代表了许多高知阶层:十五年前,中国和美国两个搜索引擎公司几乎同时起步。十五年后,一个在研究量子计算机的可行性和自动驾驶,并研发了阿尔法狗这样的超级人工智能。另一个则还集中在建立百度百科、送外卖、做广告的层次。它们的名字一个叫谷歌一个叫百度。说的人言之凿凿,听的人气愤填膺。看到这个消息我一时语塞。

如果从股东角度来看,百度发展战略明显要强于谷歌。作为全部是从搜索引擎起家的两家公司,百度在行业内深挖,做好信息分类筛选,通过广告增加收入,通过百度百科为网民服务,又利用网络力量进入外卖领域,从而激活了线下线上互动,这不就是我们天天挂在嘴边的020吗?中关村、国贸咖啡厅里天天叫嚷着商业模式四处去扎钱的高知阶层做的不都是这些业务吗?只不过百度做的更好而已,现在我们为什么要骂百度。而对于谷歌而言,从一家互联网公司进入到高技术领域,这些领域至今很多还停留在想象空间,或者还无法实现商业价值,如果从股东的角度来看是肯定不能答应的。如果从战略角度来看更是不可取的,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可能如此进行战略布局,是一种无厘头的战略冒险,一旦失败这家企业将会深陷严重的危机之中。至于大家问我到底谷歌为什么能够这么做,那么我只能猜测谷歌是一家拿着美国政府科研基金的美国国有企业了。至于我为什么这么猜,那你们也去猜一猜。

从道德义务来看,我们更不能苛责百度要承担着谷歌现在所做的任务。百度完全拥有自主选择发展方向的权利,研究自动驾驶、超级智能的事情并不是一家网络公司的份內之事。如果说百度有责任,那么全中国所有的企业都有这个责任,为了国家的未来去研究这些高智能领域,网民们为什么要把这个责任全部抛给百度,难道就是因为同样作为搜索引擎起家的谷歌这么做了而已吗?我们很多人习惯于给别人安排任务,要求别人做的更好,可是自己的企业到底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做了什么贡献却摆不上台面。这就像班里一个天天打游戏、没有考上大学的同学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为什么只上了一家二本院校而没有考上北大,完全是因为你不努力、怕吃苦、走捷径,没有一种永不放弃的积极向上的精神。

一个年轻人去世了,人民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这很正常,但是如果对一家企业从道德角度来苛责明显已经走过了,如果在这次事件中众人乱棍打死百度,我们的世界由此变得更美好,那么我们也能接受,如果结果并非如此,请大家嘴下留情。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著名管理咨询专家,组织变革专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下属建筑施工与房地产企业特邀战略、集团管控培训讲师,南开大学战略与集团管控兼职讲师,《企业软实力》杂志专栏作者。 多年来为上百家国资委直属央企、地方国资委直属企业…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