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企业家精神:不确定时代的最大确定(附中央弘扬企业家精神文件的十大亮点解读)

彭剑锋 原创 | 2017-10-13 12:1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企业家精神 

 

  本文为《经验的末日:不确定性时代的管理熵变》序言《经验的末日:不确定性时代的管理熵变——2017“华夏基石e洞察”管理大师文选》将在2017年10月底出版,敬请期待!

  这是一个不确定与确定并行的时代

  “不确定”这三个字似乎是概括我们所处时代典型特征的最频繁用词,但我们却深切感知到,这个时代又是一个越来越确定的时代,更准确地说,它是一个不确定与确定态叠并行的时代。

  所谓不确定,首先是企业的生存环境日益复杂多样、多元,各种要素交织、纠缠在一起,形成“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新生态,使我们越来越看不清主航道,把握不住主线。第二,这个世界变化的速度与节奏太快,企业难以把握时代前进的脉搏,赶不上时代变化的节奏,认不清新事物的真面目,所以感觉到越来越难以适应。第三,黑天鹅事件满天飞,成功模式不断被颠覆。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随机而不连续,过去成功的模式失效,经验失灵,企业的成长开始变得无迹可循,让人对未来摸不透、吃不准,心里没有底。

  尽管世界貌似变得越来越不确定,但在许多方面,它又变得越来越确定。第一,信息化与互联网使信息越来越对称,世界变得越来越透明,企业的经营环境与内部运营从黑箱逐步变成了明箱。第二,技术革命与智能化,使生产者与消费者的关系更简单、更直接,整个社会及其经济运行、资源调配将更加智慧、更加有计划、更加有序、更加可控。第三,云计算、大数据使整个世界变得越来越有迹可循,尤其是对消费者需求与市场需求的把握变得更加精准、更加可靠,使按需生产及消费者个性化需求的满足成为可能。因此,我认为,世界在不确定之中,又变得确定了起来

  应对不确定的确定:重塑与弘扬企业家精神

  要应对不确定,回归到哲学层面来思考,无非就是两点:以变应变,以不变应万变。即所谓以确定应对不确定,以不确定应对确定。那么,哪些是企业不变的道理,哪些是必须要变的?在我看来,不变的应该是我们的初心,是内在的使命与追求,是企业家精神与文化价值观,是战略自信与定力;不变的是客户价值,是为客户提供好的产品与服务,是企业稳定持续的好人、好产品、好管理!变的是应对不确定的观念、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变的是客户价值创造方式,是应对不确定的领导力,是阻碍企业成长的组织与人才机制

  企业家精神是一个社会最稀缺、最宝贵的财富,企业家与知识创新者对自我超越的追求是企业创新成长永不衰竭的源泉。应对不确定的确定,对于中国企业家及企业而言,我认为:首先要回归企业家精神,重塑与弘扬企业家精神

  在转型与不确定时期,尤其是近两年,中国企业家群体似乎陷入了集体焦虑与不安的困挠。这种焦虑和不安,一方面来自急速变化的世界,让企业家普遍感到方向迷失,价值迷惘,难以适应;更深层次的一方面,是来自中国企业与企业家所处的赌性十足的社会文化与不规范的市场竞争环境,许多企业陷于说不清、道不明的政企关系之中。确实,一些企业是依赖潜规则,靠权利寻租、靠特殊的政企关系获取独特的资源取得了成功;一些企业是靠制造假冒伪劣、不安全、不环保的产品发了财。在过去的野蛮生长期,盲目扩张,泡沫化成长,致使“大而虚”的“三无”企业(无技术、无管理、无品牌),“三低”企业(低劳动力成本优势、低价格战、低盈利能力),“三粗企业”(粗放式的资源投入、粗劣的品质、粗放的管理)充斥市场,甚至走进世界市场,劣币驱逐良币,使得整个社会对企业家的认知产生了偏差,甚至出现了普遍的仇富心态。

  企业家作为社会财富的创造者,理应受到社会尊重,但社会的认知偏差,使许多企业家的心态灰暗,阳光不起来。利润不阳光,也就难以享受阳光生活,导致企业做大了,企业家却没有成就感,得不到社会尊重;成一方首富了,财富的来源却备受争议,没有安全感,失去持续奋斗的动力和激情。同时,随着反腐的深入与压强,贪官的落网牵扯到了不少企业家,一些企业家头上始终悬着一把利剑,不知什么时候会落在自己头上,会被请去“喝茶、谈话”。中国企业家内心的不安定,是不确定时代的最大不确定。

  9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出台,十分明确地提出: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十分肯定地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一大批优秀企业家在市场竞争中迅速成长,一大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不断涌现,为积累社会财富、创造就业岗位、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增强综合国力作出了重要贡献。

  《意见》着重倡导弘扬三大企业家精神:弘扬企业家敬业遵纪守法艰苦奋斗的精神;弘扬企业家创新发展专注品质追求卓越的精神;弘扬企业家履行责任敢于担当服务社会的精神。这是中央首次发文明确企业家精神的地位和价值,并赋予了企业家精神全新的时代内涵,对企业家提出了全新要求。《意见》的出台,肯定和认可了企业家的价值,极大地鼓舞了企业家的信心,坚定了企业家的信念,让躁动不安的企业家安心、放心地发展企业,积极参与并融入实现中国梦的伟大进程之中。这是不确定时代对企业家价值与企业家精神的最大确定。《意见》的及时出台,体现了国家领导人的非凡洞察力与卓越的智慧,是对中国企业家的最大正能量激励,这种激励必将转化为中国经济持续健康成长的巨大红利。

  因此,《意见》的出台,不仅是中国企业家的“定心丸”“护身符”,也是中国企业家的“紧箍咒”。它意味着中国市场环境良币驱逐劣币时代的真正到来,同时对中国企业家提出了更高的道德约束和更严格的责任要求。按照《意见》中对优秀企业家精神三项核心标准来衡量,我认为,除任正非、柳传志、张瑞敏、何享健、鲁冠球等少数企业家能达标外,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离这三条标准还有距离,还需要对照优秀企业家精神的三条标准进行自我批判,以优秀企业家精神高标准、严要求,每日三省吾身,才能实现自我超越,引领企业健康持续发展。

  中国企业家精神的十大缺失企业家是企业成长的天花板。企业家精神的缺失,是企业成长和中国经济转型成长的最大瓶颈,企业家精神的缺失主要表现在以下十个方面

  1.无信念和理想追求,人生价值迷惘,没有超越利益之上的追求,愿景领导力短缺。发财致富以后不知自己要什么,想干什么,沉溺于享乐,既敬关公、拜佛祖、信道教,又学儒家、拜上帝、跪安拉,信仰错乱。

  2.事业激情衰竭,小富即安,安于现状,享乐至上,追求奢靡生活,炫富比阔,不愿持续艰苦奋斗,不再为企业的发展竭尽全力,勇于奉献。

  3.机会导向,热衷于赌机会,捞快钱,不敢为未来发展做长期投入,在人才、技术、管理、品牌等软实力上舍不得投入,不关注企业内在核心能力建设。

  4.构建扯不清的官商利益关系网络,穿梭于官商勾结与寻租,找靠山、攀附权贵,腐蚀政府干部,依赖行贿及潜规则获取稀缺资源。

  5.追求低质低价,甚至制假卖假;逐名、尚虚,不专注品质,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缺失。

  6.不守法经营,善钻法律与制度空子,偷税漏税,不愿付出规则成本,将不安全、不环保的产品推向市场,丧失道德底线,逃避社会责任。

  7.言行不一,对顾客与合作伙伴海口承诺,不以客户为中心,不信守承诺,商品交易中不讲信用,坑蒙拐骗。

  8.创新动力与活力不足,懒于创新,不鼓励、不支持、不包容创新;心胸狭窄,对创新及有能力的人才求全责备,不宽容;思维保守,缺乏全视野与全球化领导力,领导方式方法陈旧。

  9.个人凌驾于组织,不关注组织能力建设,个人能力大于组织能力;利益独占,不分享;官僚主义与形式主义的工作作风,不务实,不深入一线,不接地气,不贴近员工与客户,不关心、不培养人才,不带队伍。

  10.对外部环境变化漠视,自我感觉良好,自大狂妄;没有危机感,不愿拥抱变化,不敢承担变革风险与责任;不学习,没有自我批判精神与空杯心态,不能自我超越。

  拥抱时代,做受人尊重的企业家

  上述十个方面都是企业家精神缺乏的具体表现。《意见》的出台,为中国重塑和弘扬企业家精神吹响了号角,优化了企业家精神生存的环境,意味着中国企业家价值创造春天的来临。为此,要踏上春天的步伐,要成为受人尊重的优秀企业家,在不确定时代,中国企业家确定要做的是

  1.树立崇高理想和信念,具有超越利润之上的更高使命与追求;目标高远,意志坚定,不安于现状,勇于创新,持续艰苦奋斗。

  2.愿景领导,确立百年基业思维。要从追求做生意挣钱,转向做事业,以事业愿景凝聚人才;要从赌机会、捞浮财思维转向战略导向、打造百年基业思维;要从野蛮生长,转型成为有质量的战略成长。

  3.要将企业的发展融入实现中国梦的进程,以专注品质、持续创新精神为社会提供稳定、可靠、安全、环保的产品与服务;要从依赖成本优势,转向技术超越与品牌超越,做产品要真材实料,致力于做好东西而不是便宜的东西;要敢赌未来,为长期战略真正舍得在技术、人才、管理上投入,实现创新与人才驱动,提高产品附加价值,提升企业盈利能力。

  4.要以全球视野进行全球人才与资源整合,致力于提升全球竞争力与全球化领导力。

  5.要从习惯找政府靠山、投机取巧转向培育核心能力,确立全新的政商“亲”“清”关系,守法经营,付出规则成本,创造阳光利润,承担社会责任。

  6.要从凭借个人能力转向靠机制、靠制度、靠组织去经营企业,去提升组织整体运营效率,从而为社会提供稳定、可靠、安全、环保的产品,打造一个不依赖于个人的组织,完成从机会成长到组织成长,从个人能力到组织能力的转型。

  7.提出并践行引领产业健康发展的价值主张,要开放合作,整合资源,致力于构建多赢产业生态,不断提升产业领袖领导力。

  8.要拥抱变化、敢于承担创新与变革风险,向一切优秀的人学习,自我批判,自我超越。

  只要政府和企业家共同务实地去落实并践行《意见》的精神与举措,我相信并确定,在不久的未来,中国企业与企业家对世界的贡献将不仅仅是GDP ,而是中国企业创新与管理的最优实践,是受世人尊重的中国企业家精神。

  彭剑锋解读:《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的十大亮点

  一、明确了企业家的地位和价值。

  《意见》明确指出: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对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激发市场活力、实现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二、肯定了企业家的历史贡献。

  《意见》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一大批优秀企业家在市场竞争中迅速成长,一大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不断涌现,为积累社会财富、创造就业岗位、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增强综合国力作出了重要贡献。

  三、为企业家未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融入复兴中国梦的伟大进程。

  《意见》指出: 要调动广大企业家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发挥企业家作用,为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更大贡献。

  四、企业家的合法权益有了法律保障。

  《意见》明确提出依法保护企业家三大权益: 1、依法保护企业家财产权; 2、依法保护企业家创新权益; 3、依法保护企业家自主经营权。

  五、明确提出弘扬企业家三大精神,赋予企业家精神全新内涵。

  《意见》倡导弘扬三大企业家精神:1、弘扬企业家爱国敬业遵纪守法艰苦奋斗的精神(引导企业家树立崇高理想信念, 强化企业家自觉遵纪守法意识, 鼓励企业家保持艰苦奋斗精神风貌);2、弘扬企业家创新发展专注品质追求卓越的精神(支持企业家创新发展, 引导企业家弘扬工匠精神, 支持企业家追求卓越);3. 弘扬企业家履行责任敢于担当服务社会的精神(引导企业家主动履行社会责任, 鼓励企业家干事担当)。

  六、明确提出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

  《意见》提出,畅通政企沟通渠道,规范政商交往行为。各级党政机关干部要坦荡真诚同企业家交往,树立服务意识,了解企业经营情况,帮助解决企业实际困难,同企业家建立真诚互信、清白纯洁、良性互动的工作关系。鼓励企业家积极主动同各级党委和政府相关部门沟通交流,通过正常渠道反映情况、解决问题,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讲真话、谈实情、建诤言。引导更多民营企业家成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模范,更多国有企业家成为奉公守法守纪、清正廉洁自律的模范。

  七、强调政府对企业家提供优质高效务实服务的职能。

  《意见》提出,要以市场主体需求为导向深化“放管服”改革。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在更大范围、更深层次上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做好“放管服”改革涉及的规章、规范性文件清理工作。建立健全企业投资项目高效审核机制,支持符合条件的地区和领域开展企业投资项目承诺制改革探索。优化面向企业和企业家服务项目的办事流程,推进窗口单位精准服务。

  八、企业家有更多机会参政议政。

  《意见》提出: 健全企业家参与涉企政策制定机制。建立政府重大经济决策主动向企业家问计求策的程序性规范,政府部门研究制定涉企政策、规划、法规,要听取企业家的意见建议。保持涉企政策稳定性和连续性,基于公共利益确需调整的,严格调整程序,合理设立过渡期。

  九、强化企业家的道德约束与诚信要求。

  《意见》明确提出,要强化企业家自觉遵纪守法意识。企业家要自觉依法合规经营,依法治企、依法维权,强化诚信意识,主动抵制逃税漏税、走私贩私、制假贩假、污染环境、侵犯知识产权等违法行为,不做偷工减料、缺斤短两、以次充好等亏心事,在遵纪守法方面争做社会表率。《意见》还明确提出要实施企业诚信承诺制度,督促企业家自觉诚信守法、以信立业,依法依规生产经营。利用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整合在工商、财税、金融、司法、环保、安监、行业协会商会等部门和领域的企业及企业家信息,建立企业家个人信用记录和诚信档案,实行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

  十、正向激励企业家大胆创新,包容企业家的失误失败。

  《意见》提出,树立对企业家的正向激励导向。营造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文化和社会氛围,对企业家合法经营中出现的失误失败给予更多理解、宽容、帮助。对国有企业家以增强国有经济活力和竞争力等为目标、在企业发展中大胆探索、锐意改革所出现的失误,只要不属于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不当谋利、主观故意、独断专行等情形者,要予以容错,为担当者担当、为负责者负责、为干事者撑腰。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华夏基石管理咨询集团董事长,中国管理咨询业委员会副主任,企业联合会管理咨询业副主任委员、中国著名管理咨询专家。
每日关注 更多
彭剑锋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