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踪1500家上市公司:顶尖领袖看上去都“有点蔫”

吴伯凡 原创 | 2017-12-14 21:4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领导力 

  11月25日2017亚杰商会“新成长”第13届年度盛会在京举办,《伯凡时间》创始人吴伯凡先生作为文化学者代表,做了题为“心流与现金流”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内容的整理稿:

  原本是要我讲企业家的幸福感,我把题目改了一下,心流与现金流。心流代表的是心,现金流代表的是企业的经营,这两者是非常相通的,这是被我们忽略的一个隐秘的链接。

  有一个很著名的同行,他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特别值得跟大家分享,对于初创的企业,支撑企业的运行的,除了现金流,情感流也非常重要,很多的企业在现金断流之前其实是情感已经断流了。

  情感断流本身就是现金断流的一个原因。一个企业家除了要管现金之外,还要进行情感的管理。首先是自己的情感管理,同时是整个公司的情绪流,很多企业家,尤其是技术出身的企业家,往往不太关注这样一个领域。

  幸福是一种极易被忽略的企业软实力,很多企业经营发展缓慢甚至停滞倒闭,都可能跟这样一种软实力缺失相关。我们知道任何一个数字机器,它必须是硬件和软件的结合,但是我们做企业的时候常常会忽略这样一种软实力。

  有波士顿的投资家说,他到一个企业做投资的时候,不用看报表,到公司转一圈就能闻到他的气味,就知道这个公司是赚钱还是赔钱。公司的气味对于一个企业来说非常重要,而我们常常没有意识到的是,公司最主要的气味源就来源于公司的领导,只是有些领导自己不知道。有事实上就一句话,你作为企业的领导,你是一切的根源,我们往往都忽略了。

  在哈佛商业评论上有一篇文章叫《第五级领导》,依据一千五百家上市公司,连续十五年的业绩考察,通过领导人的性格、气质与业绩之间的关联,做了很细致的对比以后,得到一个结论:那些具有持续成长而且是高成长的企业领导人的气质,恰恰不是我们通常所以为的那种英雄主义的、雄才大略的、傲视群雄的领导,而是看上去有点蔫的那些人。他们都有几个特点:

  第一,遇到问题看镜子,遇到成绩看窗外。很多中途倒闭的企业,恰恰是倒过来了,遇到成绩看镜子,遇到问题看窗外。

  第二,谦卑而执着,羞涩而无畏。这样的领导能够散发一种气味,这个企业的软实力就不一样,这不是一种文学化的,一种印象式的观察,这是基于大量的数据对比后得出的一个结论。他甚至建议大家买股票的时候,不要去买那些阳气特别盛的领导班子,领导团队,而那些具有某种阴柔之气的团队,才会有比较持续的增长。

  原因在哪里?领导者是企业的气味源。在一个好几万人,上十万人的公司,领导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动,甚至每一个眼神,都会被过度解读,有些你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的信息,一旦释放出去,你是没有掌控力的,它会借助于一个你不知道的杠杆,放的很大很大。就像我们做过传话的游戏,最后的失真率都会非常的高。

  其中这一种现象我们可以把它叫牛鞭效应。我们拿着一个鞭子甩,你手臂的振幅并不大,可是在鞭子那头就很大,是你这边振幅的好几倍,如果在大的企业里头,有可能是几十倍的去放大你的某一个信息,你要释放的某些信息就会被这样一个你看不见的信息扭曲机制吞噬

  还有一些东西在传递的过程当中会制造巨大的噪音,这样你发出的信号就会非常低,噪音很多,很多并不是你要发出来的,你要做降噪的工作就很大,甚至完全没有能力去降噪,你的每一个信息都可能会被巨大的扭曲。

  当有无数个人在揣摩你的意思的时候,你任何一个表达,你任何一种暗示或者是无意当中透露出来的某种倾向,都会尊重这个牛鞭效应,这是我们在企业里头经常忽略,但是非常容易出现的问题。

  1992年我翻译了艾默生的《自然城之路》,当时有一句话很打动我,一个人对世界最大的贡献,就是让自己幸福起来。他的意思是说如果你不幸福,你就一定会有意无意的给周围的人造成各种各样的痛苦,你的幸福多一分,周围人的灾难就少一分

  人是一切匮乏感的总和,投资的时候我要看你的匮乏感是什么,你的幸福感的边界在哪里。所以有时候这种幸福表面上是自己的事情,但是它会影响别人的事情。

  冯唐说过,你我相亲相爱就是为民除害。历史上那些独裁者给民族和世界造成灾难的人,都是一些极其不幸福的人,或者是有致命的自卑的那种人。他只有如此自卑才会干如此极端显示自己力量的事情,如此的缺乏安全感,他才会制造种种的非常残酷保障措施,安放他那颗怯弱的心。

  朱元璋的残暴到底是来源于哪里?据统计他一天要批的奏章是二百多个,他不要宰相,手下人干的活都要自己干,工作极其繁重,百官未起的时候他已经起来了,每天睡眠的时间短到三四个小时,甚至是少于三个小时。长期处于这种状态的人,会出现习惯性的,模式化的暴躁甚至是残暴的现象。他让明朝逐渐地发展出来一种怪胎,最多的时候宦官达到几万人,接近十万人,这是一种体制性的残暴。

  还有雍正,有一点不能否认,他极其残暴。如果把他和朱元璋联系到一起,共同的特点就是睡眠不足。雍正每天批奏折的文字是八千多字,十三年如一日。每天的睡眠时间很少,也就是两个时辰不到。过去,我们大大低估了睡眠跟幸福感之间的关系。

  比尔盖茨有一句话,他说我犯过的最大错误都是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做出来的,首富当过几天,现在也不是了。很多人睡眠不足的原因是因为他不会做删除,不会做减法,所有轻重缓急分不清楚,所有的事往里头加,最后只能压缩睡眠的时间。不知不觉的,导致整个的生活体验在下降,美其名曰说我这是在努力,我这是勤奋。

  实际上真正作为一个领导者,最重要的是你的决策,你的洞察力,你的决策力,你的判断力,而在这种能量不足的情况下,你是很难做出的,而且即使你自己当时觉得是很不错的判断,很不做的决策,你过后你在清醒地时候你会马上看到前面的漏洞。所以能量管理比时间管理更重要

  欣快症。简单地说是抑郁症的反面,就是看什么都高兴,是一种精神病,看什么都笑,这是一种病态的乐观主义。我们正常人的情绪都是在乐观和悲观两者之间的某一个点上,这样才最容易做出好的判断和决策。你太乐观也不会做出好的决策出来的,你在跟人交往的时候,悲观就是某种理性,你要能够既有理性,同时又保持乐观,这种情绪配比3比1是最好的,无论是沟通还是思考都是有好处的,这也是一种情绪或者能量的管理方式。 

  心智能量管理。一个核心的意思就是,我们心智的能量是有限的,如果你没有很好的管理机制它就会被无意义地耗散,就会导致各种混沌无序的状态,这种状态就是不幸福感,所以我们要在有限的特定的那种能量下,我们如何去管理这种心智能量。

  比如说恐惧,这种情绪是人类生存过程当中自然形成的一种工具,为什么呢?假如你没有恐惧感,很多时候你就在劫难逃。有时候恐惧感就是别人跑你就赶紧跟着跑,不管他跑的原因是什么,你觉得哪不对就赶紧走开,否则你早已经死了。

  但是你过度滥用这种情绪或者形成依赖以后,你就会被这种情绪绑架,而不是说让这种情绪成为你的工具,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出发点,其实不存在所谓的负面情绪,所谓的负面情绪都是心智能量滥用的结果,你不会再用别的了,你对世界就像有的人手里拿把钉锤,看什么都是钉子,你会用少数的情绪解决你碰到的各种各样复杂的问题,尤其是比如说愤怒,贪嗔痴慢疑等等

  一个人的见识不够的话,就特别爱顾虑,犹豫不决,一旦做出一个选择之后,马上就会想到负面东西赶紧放下,永远处于一种特别计较的状态,最后犹豫不决。 

  《心流》这本书里面最关键的一个概念叫精神熵,熵是物理学的概念,就是在一个系统当中如果不输出能量的话,它会持续地衰减它的有序性,就会逐渐变得混沌,这个词德鲁克、迈克尔波特都认为应该引入到管理学,是非常有用的管理学的概念。比如说一个组织陷入混沌和无序,那么是一个必然的宿命,管理的作用就是抵抗熵,熵不是好东西是坏的,甚至我们的衰老都是熵的表现,混乱,缺乏活力。

  负熵是好的,混沌无序混乱叫熵,负熵就是抵抗这个混沌、无序、混乱。我们长期的精神运行的过程当中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熵,就像屋子只要生活就会有很多的混乱,我们每天都在制造负熵。我们在精神的世界里面都有精神熵,这是《心流》这本书里面的核心理念。他认为幸福就是内心的井然有序的流动,而它的反面是什么就是混沌、无序、混乱的非流动状态。

  就像我们想象一条河流和一个沼泽地水洼,我们的幸福感有些时候就是偶尔出现有点快乐,但很快就消失了。其实幸福感就是持续有序的流动,为什么我们会陷入幸福很少的一种状态,原因就是精神上你的混沌和无序,你的心智能量会被无意的弄散。

  古人用思君如流水,很确切地形容幸福的状态,幸福就是流动,持续地流动。

  负熵有一个概念。我们的房子住一天都要打扫,但是我们的内心从来没想过要扫除,经常像有些人这也舍不得扔,那也舍不得扔,各种的垃圾滞留在你的硬盘里头,你的内存里头,这是我们出现熵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就用代偿性的方法,一个是享乐,一个是刺激,享乐和刺激就像水洼一样,不可能形成流动性,不可能真正的幸福

  享乐和刺激这种东西就像音符,再不会弹钢琴的人,只要按键就能出来音符,但根本不表明你能弹钢琴,因为你没法把这些音符组成一个流动性的,具有像流水一样有连贯性的音符,我们的生活逐渐变成享乐和刺激的音符,而弹奏不成歌曲。乐音而是有节奏,有旋律,有流动性,从头到尾是像河流一样的,他是这样的一种状态。

  因此,我们要通过心智能量管理,避免心智的噪音化,而试图形成乐音,把一个个的音符和字词组合为歌曲。

  塔里木河这些年变的越来越好,但曾经断流很厉害,原因很简单,就是沿途的各种开发,各种分流灌溉,到下游就断流了,这些年来保护得很好,就是不让随便引流了,所以现在全线贯通了。

  我们的心智能量就那么多,但是我们经常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刺激,各种的享乐,把我们心智的水流到了无结果的一些地方,到最后我们就会出现断流,所以,我们要做心智能量管理。

  我们经常误解两个东西,幸福的能力和幸福的资源,我们常常把幸福的资源当成了幸福的能力,我要是拥有了什么我就幸福了。

  其实这叫条件,而且它的关联度并不强,就像你买来钢琴,一百万的钢琴,这个是条件是资源,并不表明你能够弹钢琴,弹钢琴叫能力。

  所以我们幸福是需要能力的,而不仅仅是有了资源,你要形成心流而不是那种坑坑洼洼,偶尔为之,像音符噪音一样的那一点点刺激和享乐,你要学会在驯养当中被驯养。

  当我们全身心地投入驯养一个东西的时候,我们反过来被那个东西所驯养。中国古代说的人磨墨,墨磨人,你在磨墨的时候,墨也在磨你,你在养花的时候花也在养你。

  我们现在的教育当中就是在持续的乏味的东西当中,能够保持一贯性,而不是被各种杂乱的刺激让自己开心,一旦那个刺激不存在你就不开心了,而中国古人特别强调这种琴棋书画,就是自己跟自己玩的持续的,别人看了一点都不刺激,不有趣,但你沉浸在那种状态,就像一个热恋中的姑娘在思念,别人看来很无聊。

  在中国儒家里面讲,利于礼,沉于乐,而不是沉于乐,中国的乐和乐是一个意思,音乐和快乐的乐是一个字,为什么呢?这就是乐曲和音符的差别,一个人幸福的能力就是能够形成一以贯之的,不是外在刺激而是自己主动的投入去关怀,去参与,在一种乏味当中一种很深层的,沉浸式的这种体验。所以现代人不幸福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们对乏味和没有刺激的东西,避之唯恐不及,从此我们就丧失了幸福的能力,沉于乐

  作为一个领导者回过头来,大家幸福有什么用,幸福没什么用,幸福是你人生的真正的目的

  同时,你不幸福就像我们身体,我们不知道它的价值,当你到了医院里头,就知道了它的价值和价格。只有它出问题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它有多重要。

  我们作为一个领导者,要避免成为一个负能量之源,成为公司的不良气味的气味源,成为整个公司的那种负面氛围和气场的制造者,我们要学会让自己成为一个打造自己心流的人,让自己幸福起来,像自己的一个路由器在发散好的信号,不要做没头脑和不高兴,两种领导或者二合一的领导,一个叫没头脑和不高兴,这是很多小朋友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现在好多公司尤其是创业公司里面,这两种领导特别多,失败的企业当中要不是没头脑,要不是不高兴,要不是既没头脑又不高兴的,他创业失败的概率要增加很多。

  不要成为一个没头脑,不高兴的领导者。这也是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初衷,谢谢大家!

个人简介
现任《21世纪商业评论》执行主编 1966年生,哲学硕士,“数字论坛”成员。 1997年起在研究哲学和基督教神学之余,开始从事网络文化研究和IT产业分析,著有《孤独的狂欢——数字时代的交往》一书。曾任《环球管理》杂志联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