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只是个代孕妈妈

吴海 原创 | 2017-02-28 14:5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桔子水晶酒店 

 

  早上朦朦胧胧醒来,就像母亲习惯性地给孩子换尿布一样,我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看同事给我发的邮件和各种报表,突然想到,这不是我的孩子了,我又流泪了,好几天了。

  其实,我早就应该明白这些,妈妈辛苦十个月憧憬着孩子的未来,而我们则是辛苦十年多的憧憬,只不过此刻我才想起我们只是一个代孕妈妈,我忘了孩子从怀孕的第一天其实就不是我的。

  我不知道孩子的母亲到底是谁,当最早的投资人把钱给我的时候,我知道他们是孩子的母亲,当早期投资人退出再卖给其他投资人的时候,我想原来他们才是孩子的母亲,当最后一个战略投资人华住酒店集团从他们收上接过来之后,我才知道他们可能是孩子的母亲。其实,孩子带这么多年,我形成了错觉,觉得这是我的孩子,其实我只是一个代孕妈妈。

  以前我也想过对公司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当人家说做公司就像养猪,养肥了就该卖了宰了赚钱,我真的不敢想象。我做了两家公司,可能你们都没听说过的小公司

  第一家是1997年,国内第一家也是当时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商之行”,我是很小的股东,后来我把股份卖了去了还在起步阶段的携程做了资深副总;

  第二家是2003年,叫“财富之旅”,我是大股东,我是孩子的母亲,后来卖给了新浪,最后又被艺龙收购。我一直觉得做公司就像养闺女,闺女大了总要嫁出去,找个好的婆家,男方嫁妆钱给得多当然好,但是闺女过得好更重要。

  可是这一次真的不一样,我们花了几乎全部的生命、全部的青春去孕育、养育一个孩子,可是我却忘了自己其实只是一个代孕妈妈,我产生了错觉,把自己当成了孩子的母亲。

  其实我本来是有机会把孩子留在身边,至少能多留几年

  当凯雷(Carlyle)的老大杨向东告诉我想要退出的时候,虽然我知道只要我强烈反对,他是不会逼我的。但是,我知道我的职业责任,我应该尊重投资人的意愿,没有他们,根本没有这个孩子,我同意了,我要履行一个代孕妈妈的职责 其实,即使这样,我还是有机会把孩子留在身边,凯雷的老杨很尊重我的意见,根本就是把汉庭这类战略投资人排除在外,直到有一天告诉我汉庭可能出价高很多问我是不是可以考虑的时候,我真的很挣扎,可是我知道我只是一个代孕妈妈,我有对真正母亲的责任- 对投资人的责任。老杨理解我的痛苦,他承诺我只要价格差距不是那么巨大,他一定会让我选择自己喜欢的财务投资人,让我把孩子还留在身边。

  直到最后一刻,我还是有希望把孩子留下来,几个老投资人知道我想留下孩子,他们说只要我愿意,就跟着我。Tony、Eric两位兄弟,OceanLink旅游基金的创始人;梁建章,我的挚友,携程的创人,他们在最后十分钟的时候还在挺我。可是,我放弃了,我把孩子放弃了,因为,我无法承担对孩子的真正的母亲– 老投资人的责任,因为或者回报差距太大,或者存在成交确定性风险,毕竟汉庭已经交了3.5亿的定金。

  我把自己的孩子忍心丢下了,我对不起那些一直在挺我的人,以及一起和我养孩子的战友和同事,Amy,俞萍,马晓冬。我对不起十年前第一天就跟我在一起的一帮兄弟,以及后来陆续加入的兄弟们,我对不起你们。尽管我知道做代孕母亲我们都会有不错的回报,但是钱解决不了我们对孩子的思念和愧疚。

  昨天晚上华住的CEO张敏给我通了个电话,正如事先商量的一样,公司还是独立运行,华住不干涉,争取独立上市的机会,华住倾斜资源,引进会员引进加盟商帮着把桔子水晶的品牌做大,她是想让我留下来。

  其实做为代孕妈妈我真的想迅速离开伤心之地,去养一个自己的孩子,老杨,hurst、张松毅,richard,eric,tony都想出钱让我养个自己的孩子,我自己也有能力出钱,这样有一个我们做大股东的孩子,他们给几亿美金都没问题,这样我可以和兄弟们一起养一个我们自己的孩子,我们这帮兄弟可以一起和我们的孩子相守到老,一起看着孩子长大。

  可是,今天早上起来看到兄弟们给我发的各种邮件和报表的时候,我又恍惚忘记了这本来就不是我的孩子,这么多年了,我知道孩子要几点喂奶,几点换尿布,咳嗽发烧了该吃什么药,发脾气了该怎么哄… …. 也许,我本来就应该记得自己是个代孕妈妈,也许,也许我现在应该选择留下来做孩子的奶妈,毕竟孩子还在身边,我愿意再早起给她喂奶,给她换尿布,我愿意为她整夜不眠… …

  至创业者:

  我知道你们可能大多数没有意识到自己只是个代孕妈妈,或者你觉得是养个猪,肥的时候该宰,赚钱走人。

  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一样太感性的人,最后钱对你当然很重要,但是可能有些感情会超越钱。不管怎样,不要忘记自己是个代孕妈妈,职业的去做事情,投资人的利益还是要放在首位,孩子舍不得也没办法。

  如果你想找好的投资人,一个愿意让你养孩子,并且愿意照顾你感受的人,我建议你找他们:

  1)林欣禾 (Hurst Lin),我的挚友,美籍华人,新浪创始人,DCM的General Partner,他投过唯品会,58同城,途牛等公司,非常成功的VC。他和我一起做起这家公司,公司最难的时候他对我不离不弃,直到最后一刻的时候还守在我身边,愿意不卖他的股份一直陪我走下去。

  2)张松毅,我的良师益友,原摩根斯坦利亚太区总裁,原新浪董事。低调超级富豪级投资人,低调到走到大街上都以为是一个瘦小的教语文的乡村老师,旗下基金之一叫Mantra,他在最后跟我说,“你去再做一件你喜欢的事情,你自己做大股东,我支持你”

  3)杨向东(X D Yang),我的师长,凯雷(Carlyle)的亚太区老大,凯雷可能大家没听说过,他们是跟黑石一个级别的基金,很多国家的主权基金都把钱给他们管理(包括中国政府),杨向东最著名的案例是太平洋保险,大概投了5亿美金,拿走了60亿美金左右。最近的麦当劳并购案就是他和中信做的。老杨讲道理,照顾管理团队感受,他做Deal时一定会考虑团队。人很好,本人做慈善,太太专业做慈善。缺陷就是他们太大,一般只做一亿美金以上的投资。

  4)江天一(Tony Jiang),我的兄弟,OceanLink的创始人,专注于旅游行业投资,基金成立一年多时间,但已经主导并参与了艺龙、去哪儿的退市,开元酒店集团的股权收购,欧洲Ruby Hotel股权收购等。此人宅心仁厚,他一直在帮我努力组成财团投资支持我自己收购,最后由于我的原因没有成功,他反倒一再抱歉。周五晚上我的团队都很难受,他在电话里一直在安慰他们,他打电话跟我说“我很抱歉,此时我不能在北京陪你们… …”

  5)梁建章(James Liang),携程董事局主席,我的挚友,携程时我的领导,携程也是OceanLink的LP。当我在周六最后一搏的时候,个别投资人对我组成的财团没有定金的情况下投反对票。此时,老杨正和马化腾等人在登山,老杨告诉我,他问了马化腾,他说梁建章只要说过的事情,肯定算数。我想一个人混到业界大佬们一致评价“他说话算数”这几个字就已经没白活了。

  6)张驰(Eric Zhang),我的好友,泛大西洋基金亚太地区的头儿,也是Ocean Link的LP,泛大西洋基金大概有200亿美金的规模。凯雷当年投我的时候就是他力推的,这次他和tony一起和我战斗到最后一刻。他不会说话,有时候挺伤人的,但是此人实际心地善良。

  还有这次支持我好多投资界好友在此不一一详细列出,他们包括高盛直投老大Stephanie和Tim,中信投资的韩磊,原Intel资本中国的头儿Richard,天使投资人Ker,从凯雷出来看的小Justin等等。

  这段对话,这就是我的投资人,如果创业者碰到他们这人人的投资,是你的幸运。

  以前在这个公众号里以前也写过一个篇文章,把创业和投资理解成小姐和嫖客(叫做“我只是个小姐”,大家可以翻翻看),我错了,我不是小姐,我没法做到没感情的商业,我是个代孕妈妈,我把她当成了我的孩子 致我的兄弟们: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此刻只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日日夜夜、所有的点点滴滴,我只记得看见你们还在为了我们的孩子在辛苦工作的时候却不知道我已经放弃了我们的孩子时我内心的愧疚。

  我努力了,直到汉庭独家谈判权到期的最后5分钟还在做着last-ditch effort。

  这两天我一直在自责,我是不是不够努力?是不是我真的该自私一点,我是不是该强硬一点,我真的觉得很抱歉。

  我真的很后悔当初我坚持不在美国上市,因为估值会太低。我也在怪自己专注于美国市场,我不知道四年前我们就具备A股主板上市的资格。

  其实,我希望大家能想开一点,无论我换了什么样的财务投资人,如果不上市最终还是逃不出这样的命运,如家、七天上了市最终还是退市被合并,我们一定要知道我们只是一个代孕妈妈,我们这次只是换了一个战略投资人,我们还是独立运作。我们应该自豪,我们能做出一个让人掏37亿来买的公司

  季崎也承诺我们新发期权,具备条件时可以独立上市,我会和老季确定和安排好这些事情,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确保落实,这样我们还是像过去一样的代孕妈妈,一样地去照顾我们的孩子,一个从第一天起就本来不是我们的孩子… …

  谢谢每位此刻还办公室、在建筑工地工作的同事,谢谢此时此刻还站在酒店前台为客人服务,在客房打扫房间的一些的同事,我会为了你们而奋斗。

  吴海2117年2月27日

  周六晚上我签完了交易文件,和老马一起喝了顿酒,酒量小,回去晕晕乎乎的。可惜老俞,amy,Hurst不在啊。

  昨天凌晨出去买烟,出门就看见了地上按摩房的字,"SPA",其实SPA也是股份购买协议的缩写(Share Purchase Agreement),呵呵,老子昨天刚签...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桔子酒店创始人
每日关注 更多
吴海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