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四个方向是新蓝海, 传统商业模式正在被取代

毛大庆 原创 | 2017-03-27 23:2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商业模式 

  在今天我们谈论各种新产业、新经济和新领域时,都不可能脱离两个字,这两个字,一个是创一个是享。这也是我今天要讲的主题。

  首先是创,创是这个时代无可替代的主旋律,创里面当然包括我们国家强调的创新和创业,而且这些词已经慢慢变成大家挂在嘴边非常熟知的名词。

  在今天这个时代,创新已经不是中国特有的现象,相反,全球的组织、政府、机构以及年轻人,都已经开始大量的自觉或者不自觉的卷入到了人类社会一次巨大的创新洪流里。

  过去两年里,创业在中国有被过度文学化的倾向,其实创业代表了一个社会生生不息的力量,它并不以某一个固定形式去体现。

  第二个字就是享,即共享经济。在过去两年里,无论从国家政府看还是从创业圈看,共享经济都产生了无数的令人闪耀和夺目的成果。共享经济是人类技术进步的产物,没有技术进步,无法产生这么多,以及未来更多的共享经济的成果。

  今天我们看到的共享经济,大约集中在四个方面。一个是我们的不动产领域所产生的空间共享,空间内容的共享。第二是以Airbnb为代表的居住共享。第三是我们出行方式的共享,第四是知识的共享,知识共享是共享经济的最高阶段。

  共享经济的规模统计口径各一,结果不尽相同。但是各个研究机构都认为共享经济的复合增长率非常高,平均都在40%左右,这说明共享经济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经济增量。

  传统商业模式已死新经济必备三大特征

  传统企业的模式正在被精神商业模式所取代。

  如今大家都在谈新经济,在谈供给侧结构改革,谈消费升级,但我们为什么要谈这些?其实所有的这些东西的背后,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用户的变化,用户升级了,他们在呼唤新的商业模式。

  我们已经进入新中产领导世界的阶段,85后、90后,以及未来的00后会逐渐成为社会的主流,这批人跟我们所不一样,我们这代是伴随着经济匮乏、物质匮乏成长起来的,所以我们更关注的物质商业,更关注功能性商业。但今天以社群经济为主导的年轻人,他们更关注的是为什么掏钱,他们一定是为喜欢的东西,向往的东西,有吸引力的东西去消费,去花钱,而不是为一个功能。

  所以大家要注意,我们今天处在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裂变时代,我们正在从功能消费、物质消费,向精神消费快速的迈进。在精神消费时代里面,我们所有的商业模式都必须遵从如下三个原则,必须有个性化的特征,必须有定制化的能力,必须产生体验化的感受,这是三个非常重要的新经济的特征。你去检查一下,如果我是做新经济的,如果你不具备这些东西,你还是回家想想再干,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三大特征。

  IP化是未来商业竞争力的关键,能不能让自己的企业,能不能让自己的产品,能不能让自己的模式形成IP,是未来企业致胜的法宝。 IP在过去只是知识产权,只是一个发明创造,但是在未来,所有的企业无一例外都必须是创意企业,如果一个企业没有创意能力,你就不是未来企业,而所有的未来企业都必须具备一个能力,就是能够IP化。因为在未来,你的传播、推广、营销手段不再会被某一个媒体垄断,决定你竞争力强弱的,在于你自己是不是IP以及形成IP的能量场的大小。

  过去的企业家他们打造一个企业是多么的不容易,要30年,多少年,慢慢沉淀下来才能形成一个强大的品牌号召力。而今天一个摩拜,一个OFO,一个什么汽车,或者一个共享办公,可能两年就形成巨大的品牌,这就是新时代的特征。你也别说这些人很浮躁,这些人成不了,我们30年才能锻造一个品牌,你们两年叫什么品牌,你肯定会完蛋,他真不一定完蛋,因为这就是互联网时代带来新的变化。

  从新经济中我们可以发现很多的新蓝海,要找到新蓝海,最核心的一点还是要抓到人的需要。我们经常说人口红利不在了,但实际上我认为人口红利还在,只是那个红利已经不在你的传统行业。所以,洞察人,了解人,了解新中产,了解未来的这群人非常重要,这是我们创造新奇迹的真正源泉。

  ▌四大红利消失

  我们正在面临四个红利的消失。

  首先,全球化这个红利在未来是非常不确定的。黑天鹅远远不是特朗普一只,最近在欧洲还会出现几只黑天鹅。如果大量的黑天鹅集中出现,则标志着全球的政治在进行一次新的转向,去全球化会成为未来对我们重大的挑战。虽然说我们国家在扛起全球化的大旗,但是能不能扛得住,目前仍是未知。

  其次是中国制造红利的消失。低端制造业不再释放更多的能量,中国制造能不能再成为红利,就看科技创新能不能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

  第三,互联网去红利,这一点大家谈了很多,尤其是马云说过很多,我就不阐述了。

  第四是非均衡性带来的红利也在消失。随着互联网平台式,穿透式的影响以及共享经济的到来,非均衡红利在逐渐消失。

  ▌寻找新蓝海

  新蓝海在哪里?我认为有四个方向可以去追寻。

  首先我们要瞄准新中产。按照人口学统计,中国目前的新中产阶层大概有2亿人,这些人具备如下共同特征:他们都是物质丰富时代成长起来的一批人,他们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他们对未来有充分的向往,他们不再依赖物质,他们更向往品质的生活、有态度的生活,这批人去奢侈品化的趋势非常明显,他们不再比名包,不再比名车,他们更加比生活方式,他们会比游泳,他们会比铁人三项,他们会比登山,所以这会引发消费升级领域产生很多新的模式和蓝海。

  第二,新工匠。未来这个社会会出现很多的新工匠,这些新工匠是值得尊敬的也是值钱的人,很多人在推动新工匠的产生,我也看到盛景网联也投过一些跟新工匠有关的产品,我认为新工匠会是未来积木式创新非常有效的组成部分。

  第三个红利会来自于第四次技术浪潮,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新能源、新材料等,这里面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人工智能,基因技术,以及新能源的储能技术,这三项会颠覆人类未来的50年。

  今天有一个新的预测说,到2040年人工智能的智力水平会达到正常人的标准。人工智能不再只是一个科幻小说,不再是阅读理解,他已经变成了我们人类的必然宿命。在亚马逊的仓库里面大量的机器人在奔跑,富士康的生产线两边,大量的机器人已经挤走了买不起房的年轻人。

  第四是新居住。从超大城市到特色小镇、再到候鸟式居住,以及新型养老产业,这都是未来的蓝海。

  我们特别要关注养老产业。从1966年到1974年,中国产生了3亿的人口,这3亿人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受到文革的困扰,而是在文革之后进入工作岗位,有财富,有知识,有事业,我们可以预见,当这3亿人变成养老主力军的时候,中国养老产业将会出现非常大的升级和发展,因为我们要的养老产业绝非是原来谈的医养结合这么简单,我们要的是有品质,有态度,有尊严,有意思的养老。在未来,养老业有了不得的巨大增长空间。

  最后多说一句,去年我翻译了一本让我很骄傲的书,那就是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的《鞋狗》,这是一件让我觉得比创业还让人骄傲的事情。这本书里有一句话我特别喜欢,再次也送给大家:懦夫从不启程,弱者死于路上,只有我们勇敢前行。

  让我们一起启程,让我们勇敢前行,谢谢各位!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优客工场创始人、董事长。东南大学本科毕业,北京大学区域经济学博士后,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兼职教授,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客客座教授,东南大学建筑系特聘教授,中科院mba中心客座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校外辅导员。英国皇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