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的制度条件

张鸣 原创 | 2017-03-29 14:3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创意 制度条件 

  各位下午好,我的话题是:创意的制度条件

  人类的历史是创意者推动的,创意的产生和发展,必须有一定的制度条件。

  首先,一定的自由度。

  我们都知道唐诗,1000多年了,到现在长盛不衰,最近还搞了《诗词大会》。但是,在离我们更近一点的时代,也有另外一种很流行的诗文,叫八股文。你们各位谁还记得八股文?恐怕1万个人里面连半个人都没有。

  我只记得一点游戏八股,比如说,三十而立这个题目,破题是:“无两当十五之年,虽有椅子、板凳不敢坐矣”,除此以外我都记不得了。但是,唐诗当年也是考试的文体,它为什么能够留存到今天,就是因为八股文有很严格的政治限制,必须按照朱熹《诗书注》的思路来答,如果谁敢逾出半步,轻者从此不能考试,重者掉脑袋。

  所以,尽管八股文流行,但它不过是人们的考试复习资料,是人们的敲门砖,用过就丢开了。但是,唐诗是人们喜闻乐见的,只要你不骂皇帝,爱怎么写就怎么写,写得越有创意,考官越欣赏你。

  所以说,尽管我们说科举制度并不好,但是唐朝绝大多数人才包括大多数诗人,都是科举出身。

  我们知道,清代是一个强大的王朝,疆域很广阔,在英国人到来之前国力也是很强盛的。但是清代的文化是衰落的,整体上衰落。学术上除了考据,文学上除了一些私下流传的像《红楼梦》这样的小说之外,一无可取。为什么?它有文字狱,它有非常严苛的、内行的文字狱。所以,文创就起不来了。

  第二,要有知识产权的保护。

  我们知道我们中国人很有创意,但是很多创意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不是夭折了,就是说不清楚了。比如,活字印刷术,我们都知道是毕昇发明的,但现在很多人跟我们抢,朝鲜人、韩国人跟我们抢,德国人也跟我们抢,到底是谁的呢?这个就是很麻烦的事情。我们中国很多工艺界的很多绝活都流失了,为什么?因为它采取了一种土办法来保护它的知识产权,就是只传子,不传女,如果后代子孙有不孝者,或者很笨,学不会,那么这个绝活就没了,很多稀世的工业品从此就做不出来了。

  不仅这样,我们过去讲中医不是不擅长手术的,中医就是号脉,给你针灸下药,其实我们中国当时有一个手术的绝活,就是阉割术,这个术很残忍,但是你必须得惊叹,我现在查资料才明白,一刀把一大块全割下来了,没有消毒,没有抗生素,没有止血钳,连个手术台都没有,居然死亡率极低,你们想象的到吗?那是大手术啊,那是绝活,当年北京小刀黄、小刀刘干这个的,离了他们家,谁都干不了,洪秀全找了那么多女人,想弄几个太监,割一个死一个,最后没办法只好放弃了,所以太平天国就没有太监,没有太监不是他不想有,是他没有办法有,这个绝活如果他们家的人不往下传就没有了。当然这个绝活不传下去也没关系,但你必须得佩服,今天你试试看,咱们截肢如果没有手术、没有消毒、没有止血、没有麻醉,可能动一个死一个,但是以前就有这样的绝活。

  好多好多这样的事情,非常多,为什么?没有知识产权保护。唱戏的谭鑫培先生,每次他看到余叔岩先生在底下看他的戏,就会偷工减料,为什么?因为如果你偷去了,我就没有办法玩了,教会了徒弟,师傅就饿死了。后来余叔岩没有办法,但是他们家有钱,好多古玩,拿一个稀世珍宝送给师傅,师傅就教给他一点。

  我们看到,往往很多的艺术上的绝活,比如说京剧绝活,一代不如一代,为什么梅兰芳先生可以?第一他是梨园世家,他祖父不会给他留一手,再者他得到了民国的文人帮助,把西洋的歌剧艺术引进来了。所以他有创意,也拥有将艺术传下去的可能,但其他的绝活往往没那么幸运,它们几乎面临着同一个问题——怎么传。

  这些文化的创造者,比如我们说码字的人,知识产权有时候就得不到保护,比如前段时间我的东西就经常被人抄,抄了之后发上去说这是佚名写的,但是我还是在写,没有放弃,因为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不给你钱你也会写,关键是你能不能让他写,你能不能给他一定的自由度,这个更加重要。

  当然还有人会说,应该有创意性的人才,而这个人才学校里应该提供,所以现在学校被骂得很惨,包括大学。我是大学教授,我想为大学说点儿话,大学是应该有创造性人才,没错,是应该的。但是大学是属于供给侧一方,我们讨论供给侧的问题,必须得考虑需求侧,需求侧不一定需要这样的创意性人才的时候,供给侧怎么可能给呢?需求侧天天在喊创意、叫创造性,但是实际上可能要的是乖乖的、听话的,唯唯诺诺的,你说这时候大学该提供什么样的人才呢?我想它肯定非常知趣,给大家提供一些乖乖的、听话的所谓的“人才”。

  所以我们不能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大学、归咎于我们的大学老师身上,我们做梦都想培养一些创造性人才,但如果社会、政府不需要,最后肯定结果不会是这样的。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浙江上虞人,1957年生,长在中国的“北极”北大荒。做过农工,兽医。初学农业机械,后涉历史,现在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书。在吃粉笔灰之余,喜欢写点不不伦不类的文字,有的被视为学术著作,有《武夫治国梦》、《乡土…
每日关注 更多
张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