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投资本质是概率博弈,赌得是这三件事!

王利杰 原创 | 2017-03-30 00:3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天使投资 

  坦白讲,天使投资真的没有那么多技巧,所以我可能给大家一些启发,能理解多少是多少,理解不了也不用去反复琢磨,可能明年就会理解,可能也会提出反对意见,因为天使投资随机性太大。

  ①

  离开趋势,我们将一事无成

  我们总是在想,那些成功的项目,底层的原因是什么?不要去看表象,一些失败的CEO身上,其实也具备那些成功CEO的特质,甚至某些方面做得更好。为什么还是失败了?为什么有一些项目就是成不了独角兽?

  “离开趋势,我们将一事无成!”这是我做了五年天使投资的第一个感悟。很多新兴互联网公司的市值短时间内就超越诺基亚,就是因为产业势能,比如小米,大家认可它的模式、团队。所以,关键的问题是要找到雷军口中的“风口”。

  我们做天使投资一定要强调势能,要关注两年后媒体会报道的那些内容,不是今天媒体大肆宣传的内容,所以我们要提前下注两年后会具备势能的领域,提前布局。有些B轮、C轮投资人的投资策略特别清晰,首先是产业势能(市场空间)足够大,另外只投第一名,不管草根还是高富帅。

  2013年我们投了蚁视科技,Oculus在CES上展示以后,我们看到新闻就觉得这个产品特别好,觉得国内有的话就太好了,过了半年国内就出来了一家,有朋友推荐我们就投了。投完不久,Oculus被Facebook收购,半年时间我们的估值大概翻了18倍。

  各位天使茶馆投资经理成长营的学员们,大家记住,看项目一定要看它是不是未来可能有大势,今天已经是大势的东西,对我们天使投资来说可能已经晚了,相等条件下,你比产业势能真正到来的时间晚一年布局,成功概率缩减一倍,晚两年就是四倍,呈指数级降低。

  ②

  天使投资要赌三件事情

  第一,赌趋势爆发的时机。Oculus这种VR技术在美国60年代就有了,为什么现在才开始火?因为周边有很多相关技术需要成熟,我们对势能的预判不太会错,问题在于不知道是两年还是五年?Timing非常重要。美国有一个孵化器教父研究了很多独角兽公司,得出一个结论:一家公司成功率的第一位要素是Timing,在恰当的时间做恰当的事。所以说天使投资人跟VC、PE极大的不同在于,我们是赌运气、拼运气。

  第二,赌团队进步的加速度。起点其实并不是很重要,履历一眼都能看到,我们要赌他未来进步的速度是不是同一个赛道上最快的,也就是学习能力和态度。

  第三,赌他的竞争对手。Timing差不多了,就会有很多强手一起做同样一件事情。摇摇招车刚出来的时候我就是忠实用户,后来我联系到了创始人,发现红杉已经抢先按照一个亿估值投过了,我觉得这事确实有意义,也有争议,我们没有看这么远,也没有想这么深,那时候确实没法判断,圈子里大家都认为把公共资源拿出来拍卖特别不道德。我的一位合伙人给我介绍滴滴创始人程维的时候,我都没有去拜访一下的动力。那时候他也做完A轮了,我看不到这一块未来谁家独大,而且我觉得摇摇招车当时已经做的很大了。滴滴进来的晚,但是Timing并不晚,这点很重要,因为格局还没定的时候进来的人都有机会,格局一定,基本上就没机会了,所以说要赌竞争对手进步的加速度。

  ③

  天使投资本质是概率博弈游戏

  天使投资的本质是概率博弈游戏,AngelList的一位合伙人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假设你看到一条赛道上有十家公司,发现前面九家都差不多,不知道该投给哪家公司,然后你遇到第十家公司,各方面都比别人好两倍,你肯定想把钱投给第十家公司,但是你必须知道,你投这家公司成为第一名的概率也就20%,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理解,也就是有80%的可能性那九家之一成为第一名。

  事实上我们在赌一个赛道的时候,市场上的玩家通常不只十家,如果市场上只有十个玩家的时候你还不敢下注,可能你觉得Timing有点太早了,但当你认为Timing差不多的时候,市场上通常会有上百家公司,我们在投亿航无人机的时候,已经有200家无人机公司了。

  概念上来讲,你投了一家你认为很好的公司,它成为第一名的概率也就2%,这就是我们的概率博弈,甚至很多时候很多人在天使轮都是摸着黑做,也就是千分之几的概率。所以说投了好公司也别太兴奋,心态一定要平和。

  ④

  天使投资的成功率不等于收益

  天使阶段和VC、PE还有一个本质的区别,就是成功率不等于收益率。不同的阶段追求不同,一般情况下VC和PE内部的投资决策都是在保证成功率,因为投资金额很大,评估项目是要把失败概率控制得非常低,没有利润的公司一般是不会看的。

  但是天使投资不一样。假设一支5亿的基金5年投资了100个项目,举个极端的案例,追求100%的成功率,每个项目都有10倍的回报,整支基金是10倍的回报。另外一个极端,100个项目只成功1个,这个项目是Facebook,有1.5万倍的回报,但整支基金回报150倍。这是一个比较简单的算法,因为你平时投的时候不会这么工整,有时候你会发现,某个项目发展特别好,但是当年投的特别少,那些失败的项目反而投的很多。

  天使投资成功率很低,但是成功的项目,回报都很高,覆盖了失败项目的成本,整个资金盘子还有很大的回报。阿米巴当年投了快的打车,退出金额让基金翻了20倍,其他项目可能也很普通,所以天使投资人一定要押到那个黑天鹅。

  ⑤

  优质企业上市后10年,估值会翻10~50倍

  腾讯2004年上市,之后的12年估值翻了200倍,但中间每次波动你心脏都会受不了,你就会想抛。最夸张的是亚马逊,上市后的19年翻了643倍,所以说折腾那么多都没用,老老实实等着就行了,这叫“迟来的满足感”。

  像巴菲特持有可口可乐的股份几十年,跟着它增长,是一样的道理。能让你赚钱的一定是极少数的项目,如果你在投资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这就是那极少数的项目,就应该给自己内心设定一个目标,上市后都别抛,因为很多企业上市后的10年,还会有10倍、20倍的增值,尤其是中国的股市。

  所以基金的周期可以达到20、30年,但大部分人民币天使基金都是7、8年,第一年投出来的项目到上市,8年差不多也该退了,后面的成长就跟你没关系了,但你可以把在这个项目上个人赚的钱,在二级市场上买它的股票,买了以后也别动,因为相对于所有股民和那些所谓的基金专家来讲,你比他们更了解这家公司和创始人,等十年再看看这家企业的发展,如果不小心正好投到了腾讯,个人成功就毋庸置疑,可以随便按照情怀去做投资了。

  ⑥

  千亿美金市值公司的共性

  我大概看了一些市值千亿美金的公司,我想从中总结出来一些经验,节约精力,得以聚焦,知道该对什么样的创业者说NO,该花时间帮助哪些创业者。五年前的创业者太少了,基本上所有来找我的创业者都有机会面对面谈一轮,但是今天根本没有这样的精力,全民创业,必须有一种筛选机制。

  从Airbnb、Uber、特斯拉这些千亿、百亿美金的公司,找出来几个共性:

  第一,一家企业能做大,90%是产业势能决定的,而不是CEO的能力决定的。一位优秀的CEO,会选择大的产业势能去做布局,马化腾、马云现在都很厉害,如果在1998、1999年他们去做另外一件事情,今天不一定是千亿美金的公司,之所以他们能成就千亿美金的公司,就是抓住了产业势能,也就是所谓时代的红利。如果三年前开始布局大数据,把这个领域优秀的人都投一遍,现在这些人已经做得非常好了,现在投大数据的都是大资金,今天有业绩的一定三年前就开始做了,甚至更早。

  第二,都是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1998年的时候雷军就已经是金山的总经理,马化腾刚毕业,李彦宏还在做工程师,马云刚刚开始做中国黄页……从雷军的角度来讲,当年做软件很酷,互联网是啥谁都不知道,雷军也看不到有多大机会。这三个小兄弟就这么在雷军的眼皮底下,成长成为雷军都够不上的大佬。所以雷军得出来一个结论:站到风口的猪也能飞,他错过了整个互联网的红利,本来他是有机会的。

  第三,全球化。我从今年开始投的每一家的公司都有全球化的可能性,如果一家公司没有做全球化已经是百亿美金估值,全球化至少是千亿美金。

  第四,优势突出。在先发优势下,有足够的努力和敏锐度,积累核心竞争力。

  第五,IT技术的极致应用。京东表面上是电商,但其实也是一家技术公司,所谓的高效率都是要靠技术实现的,让更少的人参与就能完善服务体系,而且机器参与比人的效率还高,很多软件算法和机器都能很大的提升效率。

  第六,人才策略和组织运转机制。

  第七,规模优势产生的良性循环,就是马太效应。创业的时候你要有先发优势,领跑能尝到很多甜头。

  第八,与时俱进的创新和进化。公司需要不断进化,很多公司进化失败市值就掉下来了,比如雅虎。

  第九,资本和金融工具的应用。华为在过去三十年基本上没有股权融资,都是全员持股和民间借贷。今天创业有各种各样的资本和金融工具,满地都是投资人。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王利杰(Leo Wang)是M2VENTURE移动互联网创业孵化器的创始合伙人,旗下的【移动2.0沙龙】及【移动2.0高端论坛】已经是移动应用行业内具有影响力的高层次沟通平台。他同时还担任多家互联网初创公司的顾问。 在创业之前,王利…
每日关注 更多
王利杰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