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光:把阿拉善写进墓志铭

刘琴 原创 | 2017-04-26 12:1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阿拉善 墓志铭 刘晓光 

  “等天气转暖,我们要去阿拉善种树,种一片‘晓光林’永远纪念他。”阿拉善SEE基金会秘书长张立告诉中外对话。这也许是对刚刚去世的阿拉善SEE生态保护保护协会创始人刘晓光最恰当的纪念方式。

  2017年1月16日晚,在距离62岁生日还差一个月时,刘晓光在北京因病去世。生于1955年的刘晓光,人生可谓精彩。他当过官,曾被认为是政坛上的一颗新星,候选北京市副市长;卸任公职来到企业后,他又把工资都发不出来的国有企业打造成2000亿元资产的国际集团——首创集团,旗下有5家上市公司;而在中国房地产行业刚刚开始起飞时,他再次开创出新的公益事业,和一帮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家朋友一起治理荒漠化,创办了一家独特的企业家会员制环保机构阿拉善SEE。

  “虽然晓光会长走了,但他的精神永远被我们铭记和继承,”张立说。这位生态学教授是阿拉善SEE基金会的现任秘书长。基金会由阿拉善SEE生态保护协会于2008年成立,于2014年获得公募资质,至今已资助过中国400多家环保公益组织或人士,其宗旨是建立一个平台,令企业家、公益组织和公众可以共同参与环境保护。

  企业家的集体觉醒

  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成立于2004年世界环境日(6月5日),是中国首家以社会(Society)责任为己任,以企业家(Entrepreneur)为主体,以保护地球生态(Ecology)为实践目标的公益机构。

  一次沙漠之旅开启了刘晓光的环保生涯。2003年10月,时任房地产巨头首创集团董事长的刘晓光,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内蒙古自治区最西部的阿拉善沙漠,那里被认为是北京沙尘暴的源头。漫天黄沙令这个北京房地产开发大亨思考,“当我们在向自然索取时,又该怎么来回馈自然。”刘晓光发起SEE的初衷,是汇聚当时刚刚富起来的一批企业家的财富力量,从源头解决以沙尘暴为代表的、困扰着中国发展的环境问题。他的这一号召开创了中国环境保护的一个独特的面向:企业家和商人主动投身环保。多年后,当雾霾首次成为中国社会的关注焦点时,这批企业家中的好几位成了公众在空气质量问题上的“意见领袖”。

  在一首《徒步穿沙漠》诗中,刘晓光写到:“中国的企业家们站出来吧,为母亲、为人类,献出我们的财富和才华”。这对和刘晓光一样经历过“知青上山下乡”的同代企业家来说,具有强大的召唤力量。

  从阿拉善回到北京后,刘晓光给他的企业家朋友们前后打了100多个电话,很快,60余位企业家响应了刘晓光的号召,每位企业家每年出资10万、连续10年在这里治理沙尘暴。

  2004年6月5日环境日,企业家们来到阿拉善沙漠,宣布成立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宣告联盟成立的《阿拉善宣言》也体现了刘晓光的思考,其中写到:“我们认识到在中国经济取得持续高速增长的同时,我们的一些对自然不友好的思想方式、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使我们日渐毁坏了与我们唇齿相依的自然环境……作为现代中国第一代企业家,……我们不能从我们手中将一个经济恶性循环、生态环境破败的中国交给下一代。”

  坚持公益行动的程序正义

  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会员中不乏任志强、王石、潘石屹这样的大亨名流,这些企业家人生经历各异:有习惯于海外自由空气的海归企业家,有希望平等参与的大陆民营企业家,也有风格接近政府官员的国企老总。如何让这群商界大佬齐心协力,成了阿拉善SEE成立后刘晓光面对的第一道难题。

  协会成立后要成立执行理事会,刘晓光原本拟定了一份15人的名单,但根本不被接受。这迫使筹备组开会,重新设计选票和选举流程。

  阿拉善SEE基金会资助对象,环保公益组织绿色江河创始人杨欣见证了这个场景。他告诉中外对话,那天晚上,一大帮企业家挤在月亮湖边一个蒙古包中,为选举争得面红耳赤。德高望重的刘晓光最后以民主选举的方式全票当选阿拉善SEE首任会长。

  2014年,刘晓光在阿拉善SEE十周年环保公益论坛上回顾说:“一个一个站起来反对我,闹到三更半夜。但这确实也让我很受教育,有了民主,议事的过程中大家才能齐心协力往下走。”

  据曾担任过阿拉善SEE生态保护协会秘书长的杨鹏介绍,SEE开会从不摆主席台,座位不分主次,进会场随便找个地方坐,“这里人人都是平等的”。

  也许是企业家对管理和决策程序的职业敏感使然,这种对程序正义的坚持,也贯彻在SEE基金会资助项目的投标选择过程中。杨欣拿出一张签有刘晓光名字的奖状告诉中外对话,这个关于青藏铁路长江源区生态保护的项目,就是通过评委会现场打分的方式得到了20万元的资金。项目评选的那天,他先上去演讲展示,下面坐着的评委当场打分。

  授人以渔

  阿拉善SEE起步于荒漠化治理,但发展至今,基金会工作的很大一块是对环保公益组织的扶助。张立告诉中外对话,阿拉善SEE之所以是一家资助型基金会,主要是源于在成立之初时,调研了中国环保公益组织的发展状况,发现他们成长得比较慢,无论是资金还是业务能力的培养,都需要获得帮助。随着阿拉善SEE基金会的成长,他们的工作也逐渐从单纯的资金援助扩展到能力建设。

  目前,阿拉善SEE除了资助支持环保公益组织成长壮大,还反过来让公益组织来督促企业做好环保。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创始人马军告诉中外对话,阿拉善SEE联合多家房地产企业开展的中国房地产行业绿色供应链行动,通过IPE的公开环境数据库来帮助筛选钢铁水泥的供应商,监督企业的环境表现。

  据阿拉善SEE官网介绍,截止到2016年12月,已经有71家地产企业加入该行动,这些企业在2015年销售额近1.3万亿人民币,约占行业总规模15%左右,涉及到产业链的相关企业达2000家以上。

  后继有人

  环保事业对于刘晓光很重要。张立说:“去年10月份,他参加了SEE会员大会、筹款晚会、理事会,坐在那明显看出来很疲劳,但他还是不断提着问题。SEE已经成为了刘晓光生命的一个部分。”那时,刘晓光已经只能依靠安眠药保证每天一两个小时的睡眠。

  刘晓光这样的“觉醒”的企业家对于环保事业也很重要。在全社会环保意识提高的同时,中国的总体生态环境依然在高速的经济发展下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值得庆幸的是,刘晓光创立的环保事业已经后继有人。张立告诉中外对话,刘病故后,反而有超过100位会员企业家要求成为SEE终身会员,承诺循着刘晓光的足迹终身支持环保事业。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编辑
每日关注 更多
刘琴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