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个成功学骗子看中国企业家群体

肖乐义 原创 | 2017-05-15 08:4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投资 

  --------被众多企业界人士趋之若鹜的陈安之、翟鸿燊、刘一秒三位大师,继被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相继揭露后,又被辽宁卫视专题片公开称之为骗子。

  然而,象莎蔓莉莎等一批私营企业,为了盅惑员工的人心,达到所谓的“企业文化”效果,还经常鼓吹陈安之的一些经典话语,什么“要成功,先发疯,简简单单往前冲”等等。这样脍炙人口的语句还很多,不愧是成功学大师,心灵潜能导师,现在已经变身成了帮助一些私企愚昧员工的思想武器。

      翟鸿燊算是大师吗?号称国学应用大师,基本上是不学无术的,他讲课中连迦叶尊者中的“叶”字,连念she都不知道,还念ye。这是一个对传统文化深深刻研究过的大师?

  中国象这样的“大师” 为何层出不穷,是不是人们缺乏信仰,缺乏教导,内心脆弱不自信,需要一种神化的“大师”?

 

 

  @张徇齐:我不相信一个真正阅读过四书五经,看过西方经典哲学思辨的老板会真心认可翟鸿燊,翟鸿燊这样的讲师存在告诉我们不是讲师有文化,是学员真的没文化。一个网友如是说。确实不需要打到大师,需要的是启蒙愚民!

  @秋叶语录:他,崇拜者称为秒哥,自称拥有五项全国销售记录,师承安东尼罗宾和陈安之,一场培训可近万人参加,最新课程收费破100万,年培训收入破5亿,秒哥现象背后的秘密到底是什么?欢迎阅读:《刘一秒:一个中国式宗教教主是如何炼成的》全文:http://t.cn/SttBhn ,欢迎听过课的朋友吐槽!

  @秋叶语录:谢谢网友线索:思八达迅速扩张的背后,刘一秒只是一个被刻意神化的符号,其他讲师也不过是演员而已。真正背后的操盘手是个强大的温州女人--林姝宏。

  @卓弈刘俊: 刘一秒找到了大多数企业家的认知空白:宗教,跟当年有那么多高级干部和知识分子相信XX功一个道理。因为是认知空白,所以你怎么吹,这些人都会信以为真。借用多年以前看到某佛教高僧批驳XX功的话:XX功属于附佛外道,判断标准就是看他传道的时候是不是收钱。

  @陈海超非VIP :对于思八达以及刘一秒:1、与其说刘一秒是一个导师,不如说一个演员;2、中小企业家与其说是受教,不如说是酒醉;3、不可否认,思八达作为一个企业,刘一秒作为CEO是成功的;4、思八达式对于培训界,提前进行了透支,将这个行业彻底走向混乱;

  @当当网李国庆:思八达是个什么管理培训公司呢?刘一秒是怎么管理部下的?每天该公司3个员工短信打扰我,拉我去听课。可我看了短信实在只是些中学时看的人生格言。我明确回复短信请不要打扰。可这3人还是每天发短信。可笑的推销。不多说了,今天看到腾讯头条,曾经公司给我们发书,给我们反复看他们的光碟的成功学大师,居然是……多少年来崇拜的偶像咧,亲们,这个报道可靠么????

  陈安之:自然规律已经阻止不了我了

  陈安之弟子拜师大会

  曾在台湾欺骗学员数千万资金

  以下为《人民日报》2000年8月10日的一条新闻——号称心灵潜能大师的陈安之,两年前曾经以一本超级成功学,在台湾市场拿下畅销书第一名。不过今天却有一群债权人代表,出面指控陈安之非法吸金,恶性倒闭。债权人表示,陈安之先在心灵课程当中建立信赖感,再向四五十位学员吸取5000万资金,代理美国费尔滋饼干店。近一年多来,陈安之声称经营不善,分店一家一家倒闭。陈安之不但先前开立本票还钱的承诺没有实现,反而先报警控告投资的学员是黑道,涉嫌对他威胁恐吓,致使两名债权人被法院起诉。面临坐牢的命运,债权人拿出当初投资饼干店的合约书,心有不甘地说,他们原本是希望向陈安之学习成功之道,谁也没想到竟然先尝到失败的苦头,自己还被控告是黑道,遭起诉。他们说,钱要不回来没关系,事实真相一定要说清楚。 …[详细]

  赤脚通过火烧铁板不被烫伤指导学员训练量超过奥运选手在《纪实》和《新闻天地》等媒体上,刊载着一篇名为《陈安之的传奇人生》的文章。 文章中提到,陈安之通过了“走火”课程——“那是在夏威夷,17米长的地上铺着烧得旺旺的木炭,炭火上方铺着一块被火烤得很烫的铁板,参加考验的600多人全部脱掉鞋袜,每个人都必须赤着脚从铁板上走过去……他冲入火阵中,快速跑了过去,居然也没有受伤。” 就此,陈安之提出了他的著名口头禅:“要成功,先发疯,头脑简单往前冲!”

  而在陈安之所著的《把自己激励成“超人”》中曾这样描写到——他的一个叫杰克的、以前没有参加过任何体能训练的30岁的学生,在陈安之的帮助下达到了可以参加奥运马拉松比赛的水平。

  他们是这样训练的——“我的学生他现在做腿的重力训练,一次可以做二百五十下。更厉害的是他拉单杠,我想很多男士都拉过单杠,有人可以拉十下二十下,这个陆军的特种部队,一次可以连续拉一百下,我的学生杰克他一次可以连续拉一千两百下!我想你听到这个就已经吓一跳,但是他休息十五分钟之后,他立刻可以做伏体撑做五百下!再休息十五分钟,再做仰卧起坐六百下!再休息十五分钟,他可以跑步十五公里当训练!奥运金牌每天只练八公里,他一天练十五公里……”

  其实,以上这些故事是真是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故事反映了陈安之的成功学理念——“成功,靠的就是强烈的动机,充足的理由和坚定的信念,精神的力量简直是无穷大的。”

  转战大陆过程中遇到贵人以及贵人的贵人 2000年在台湾出事后,陈安之转战大陆,“2001年陈安之首次接受中国各大企业和社团的盛情邀请”。但他是如何迅速打开大陆市场的呢? 他遇到了自己的贵人,王阳。王阳原本是一个保健品经销商,主推太太口服液和排毒养颜胶囊。后来创业失败,在“偶然”中听到了陈安之的课,当王阳表示帮陈在大陆推广时,双方一拍即合。当时身无分文的王阳找同学借了10万元,在2001年时成立了“梦工厂”公司,这家公司的主要项目就是包装陈安之。(后来也包装疯狂英语的李阳) 据陈安之说,他“27岁(即1994年)就成了亿万富翁”。然而,事实是,成立于2001年的这家初始资金10万元的公司,却成为了陈安之人生真正辉煌的起点。而网络上两家“陈安之官方网站”也分别成立于2004年和2009年。 那么,原本卖排毒养颜胶囊的王阳,是怎样“偶然”知道陈安之的呢? 说到这里,不得不引出另一位成功学大师——刘一秒。刘一秒:采访我需要省文化厅的公函

  “秒哥”在授课中 “秒哥”说:陈安之不过是个“台湾小鬼” 说他是“神”也好,说他是“教父”也好,他就是刘一秒,江湖尊号“秒哥”,他讲课的门票动辄数万元,却总有近万名企业家蜂拥而至。听完之后,大部分人都会着魔般购买更多的课程。据说他年入几个亿(净利润)。

  “秒哥”年轻时也曾蹉跎,他25岁从哈尔滨艺术学校毕业后,南下深圳闯荡,在出租屋的阳台上迷上了成功学。 彼时,陈安之已经开始火爆,刘一秒负责对外推销陈安之的成功学课程。在他的“每天一个电话,课程开始前一天变为晚上6点开始,每个小时一个电话”的高频率攻势下,曾经的保健品商人王阳招架不住了,去听了陈安之的课,接下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而刘一秒也顺势加入了“梦工厂”公司,王阳回忆说“刘一秒每天给客户打一百个电话,不打完不回家”。后来,他和疯狂英语的李阳一起去美国“进修”,再后来,他就成了大师。

  如今的“秒哥”已经不愿再回顾这些往事,他在课堂上用“台湾小鬼”形容陈安之,他说:“小鬼就是不会像人一样好好说话”。…[详细] “秒哥”生财术:金字塔底的6000“战士”、金字塔中端的代理商、金字塔顶端的神刘一秒的公司名叫“思八达”,谐音正是“斯巴达”,而他的6000员工也被称为“战士”,这些年轻人被秒哥激发出了无穷战斗力。曾经有一位老板,在1小时内被“战士”连打了179个推销电话。 战士们分属各个军团——财富军团、燃烧军团、龙霸江湖……战士们每天早晨都要先跳舞,然后大声朗读《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接着自我激励一小时,“买车、买房,干干干!” 当然,战士们的报酬不错,这与整个公司的高现金流不无关系——“2010年,思八达战士的个人业绩第一名是818万元人民币,团队业绩第一名是2197万元人民币。” 比战士们更高一级的,是学员中的先知先觉者,他们已经发现,没有什么行业比“秒哥”的“智慧”更赚钱。所以干脆就加入思八达公司,担任讲师或者是代理商。这种找当地的民营企业家开拓当地市场的模式,已经成为思八达的成熟套路,亦是刘一秒的财富之门。

  当然,凌驾在他们之上的,还是“秒哥”,思八达公司流传这样一句话——“老师(刘一秒)是天上飞的一条龙,我们是地上跑的一群猪,怎么追也追不上。” “秒哥”与时俱进:逐步从“销售为王”走向“命灵双修”,甚至“政商结合” 别以为秒哥讲东西不动脑子,都是瞎编。他其实是个有“大智慧”的人。 在秒哥的职业生涯早期,他讲的课都是《攻心销售》之类的内容,但这些课程无法让他大红大紫。随后,他去马来西亚学习了“能量课程”后,全面转向了重视心灵和智慧修炼的课程。从2005-2010,他的培训内容是《佛祖如何吸引人心的五大法门》、《宗教智慧与三道》、《如何对接宇宙智慧》、《在企业如何落实三道》、《智慧系统-生出系统的系统》……

  这位脱口而出“别人照顾你老公,你就照顾别人的老公不就完了吗”的秒哥,越来越像“灵性大师”奥修。 此外,秒哥还打通了宗教圈和官员界,有人分析到思八达的未来,或许是“加盟运作模式+奥修心灵场修炼模式+宗教商业文化+文化论坛营销+企业家项目对接合作平台+政商互动商会”的整合。 此前有记者欲采访他时,思八达集团回复“要有省文化厅的公函才行”。一个神秘“教父”、5000疯狂“战士”,瞄准了一大群疲惫、迷茫却又有钱的中小企业老板。 无数类似思八达这样的公司,正在中国经营一门混杂着精神需求与实用主义的奇特生意。

  “我愿为秒哥终生倒水,无怨无悔。我公开承诺,绝不再偷喝秒哥的水。” 如此在台上郑重承诺的,是河北承德腾飞集团董事长高巍。这个倒水的人,拥有七个公司和一所中专学校,资产过亿。他在以前倒水时曾偷喝过,为了获得“秒哥的能量”。 他所说的“秒哥”是一名叫刘一秒的讲师——思八达教育集团董事局主席。思八达是一家为中小企业老板提供培训的公司。 这是2011年6月18日下午2点,在深圳东部华侨城黑森林酒店宴会厅,1000名学员在参加思八达的最新一期培训。两周之前的另一场培训在广州体育馆举行。当时,一张门票两万元,听课的老板接近一万人,挤满了整个馆。 参加培训的,大多是中小民营企业的老板和年轻的“富二代”。南方周末记者见到,每一场,都会有身家不菲的老板恭恭敬敬地倒水。据说,在一次思八达慈善大会上,刘一秒穿过的一件衣服被人花了300万拍走。 终于,音乐与掌声中,38岁的刘一秒在十几名男子的簇拥下走上舞台。他身高一米八,一身白衣,半侧着身,仰面45度环视全场,掌声更猛烈了。一分钟后,他把手抬到半空,示意学员们就坐。 “知道我为什么让那么丑的人倒水吗?为了衬托出我的帅。”“秒哥”说道。不过,“一般人我还不让他倒,得达到一定高度才行”。

  这时候,本期深圳培训班的学员们已经听了两天半的课。这三天课程费5万元。 38岁的“秒哥”正在上课。这些课的门票动辄数万元,却总有近万名企业家蜂拥而至。听完之后,大部分人都会着魔般购买更多的课程,但没有一个人能告诉南方周末,这些课程究竟“好”在哪里。 当老板遇到“战士” 这些无孔不入的“战士”,常常令企业家们无比抓狂。而那些难以攻克的老板,也常常会成为“战士”练兵的活“靶子”。

  33岁的崔军胜坐在新训的学员中间,他是北京东审会计师事务所的总经理。 2005年,他怀揣2000元在北京创业。公司现在年收入2700万,但崔军胜却觉得越来越疲惫。 两年前,他接到了思八达销售人员的电话,但没说三句他就挂了。不过思八达的人——在思八达,这些销售人员被称为“战士”——并未止步,而是展开了电话和短信攻势。 从2011年初开始,崔几乎每天接“战士”的电话。最后,他决定去交钱听课,看看这些疯狂的销售人员究竟出自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能不能让自己的员工也变成像“战士”一样。 “战士”,思八达有5000个,而且还在增加。 这些疯狂的“战士”们,常常令企业家们无比抓狂。而那些难以攻克的老板,也常常会成为“战士”们练兵的“靶子”。 最新的“靶子”之一,是浙江台州商人梁小恩——四年里,梁小恩已经被列入思八达的黑名单,谁要能让梁小恩来听课,谁简直就是“战神”。 最新的攻坚者是杭州分公司的运营总监,他告诉梁,我会打(电话)到您来上课为止。 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战士”——新来的销售员,如果没拉到单,就不算“战士”。 如果拉到单子,则提成不菲:思八达定期会有2500元的小课,每卖出去一堂,销售员提成1000元。而那些从1万元-30万元的大课,提成是课程费的10%。

  “战士”们分属各个军团:财富军团、燃烧军团、龙霸江湖……每当有课程要推广时,军团之间就要进行PK。 23岁的张超是这些“军团”的管理者之一。 他2008年加入思八达深圳分公司,此前是在超市卖大米。 那时候,思八达深圳公司还只有总经理和副总经理。如今,这里已经有一百五十多名“战士”,而开发了一百多个客户的张超,刚买了辆近百万的宝马。 他甚至把名字改叫张本源——本源是个思八达的课程术语,是指要回归万物的本源。 改名,改成课程术语,是思八达流行的做法。在深圳思八达的员工墙上,贴着李绽放、韩三弦、张连接…… 每天早上,张本源都要主持早会,潜在客户也在邀请之列。 早会从8点半开始,“战士”们先齐跳两遍《眉飞色舞》,随后大声朗读《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 然后,是邀请到场客户和上月销售冠军上台。战士们分别对他们鞠躬。 接着是一个多小时的以小组为单位的激励。战士们要轮流大喊三声:“我XXX,今天一定要拉到一个单。”“买车、买房,干干干!”如果喊得不够大声,则要重来。 河北保定复康大药房的总经理孙炜曾参观过思八达的早会,站在他身旁的“战士”小声说:“你不想让自己的员工也像思八达战士一样有干劲吗?”于是,孙当即把这套流程引进自己的公司。 “贷款也要上三弦” 一个星期的课程中,崔军胜认识了很多同学——前三天是1万人,后三天的另一门课,则是5000人。 他们都是中小民营企业的老板,彼此一肚子苦水,来这里寻找灵丹妙药,以及慰藉。

  “战士”的猛烈攻势,其实只是来到思八达的第一步。听完推广课的老板们,大多会心甘情愿地掏钱继续听“大课”——南方周末采访的上十位学员中,每个人都会很兴奋地说“好”,会着魔般购买更多课程,但没有一个人能说出究竟“好”在哪里。 崔军胜正是其中之一。2011年4月,他花了2500元,听了第一堂推广课,授课的是刘一秒的“弟子”。 小课有许多话说到了崔军胜的心里,他很想见见“秒哥”。于是,他花了4万元,报了《运营智慧》和《影响智慧》——思八达的课程中最便宜的两门。 思八达有四门课程,总价12万元,复训需缴纳课程费的10%。这个价格比两年前翻了一倍,而且当时是可以免费复训。 最高端的课程,涨价更快——那门课2008年开设之初课程费为3万元,2010年即涨到30万。学员称,不久就要涨到40万。 5月15日,崔军胜从北京飞到广州,听“秒哥”讲课。 一个星期的课程中,崔军胜认识了很多同学——前三天是1万人,后三天的另一门课,则是5000人。 他们都是中小民营企业的老板,彼此都是一肚子苦水,想来这里寻找灵丹妙药。 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多位学员,来上课的原因,要么是婚姻出现危机,要么生意越来越难做。 有同样感觉的是马泽中。马是北京大学燕园博思心理咨询中心的主任,这几年,去他那里做心理咨询的企业家,他的收费也涨到了500元/小时。 马泽中发现,需要心理辅导的企业家有50%是因为家庭情感问题,30%-40%是个人压力、情绪短时间无法排解导致的抑郁、失眠、酗酒等,剩下的10%则是一些相对隐私的心理变态。 正是在2009年后,思八达急速扩张,省级代理由几家发展到了25家,地市级代理也由十几个发展到114个。思八达河北省分公司,2009年的销售额还是3000万元,2010年翻了近两番,达1亿元。这一年,思八达总销售额5亿元。 最后一天上午,授课主题是人的动力和阻力。崔军胜主动要求上台,他要在“秒哥”引导下把阻力变成动力。 动力也就是目标,要公开承诺。“我崔军胜要在2013年,全年收入达到3500万,否则捐款100万。”台下嘘声一片,学员们对这个数字并不满意。崔军胜不好意思地笑了:“200万。” 上过两门课后,崔军胜精神振奋,恨不得马上去干一番大事业。于是,他把另外两门课也报了——90%的学员会在上完一两门课后,把其余的也报了。 学员中也有想借思八达的场子做生意的。崔军胜花了200元,从一个同学那买了一串刻有食、性、爱等授课术语的手链。同学是河北的手链加工商,每只手戴着五六条,一有机会就兜售,卖得还挺不错。 最高端的课程,叫做“三弦智慧”,由“秒哥”亲自授课,凡听过这门课的学员,被认为得到“真传”,在思八达的学员中都会令人无比“景仰”,每次上课,他们都会被安排坐得最靠近“秒哥”,椅子也区别于其他人。

  6月18日,午饭时间。崔军胜遇到了上过三弦课的马莉(化名)。 马莉来自河南郑州,是一家建材企业的总经理,她的工厂年产值上亿元。三年来,她也觉得“秒哥”就是她心里的神,刘一秒到哪里讲课,她就自己买机票追到哪里。 但课听得越多,她反倒生出莫名的恐惧。“他给我们描绘了一个美好的图景,但如何才能达到,却没有告诉我们。” 一次三弦课上,马莉坐在前排。她看见一位学员冲过去要给刘一秒磕头,“战士”拉犯人般把他拽起来。穿着白色长袍的“秒哥”没看他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那一刻,马莉觉得神崩塌了——“他嘴里讲人要有大爱,但这样算是有大爱的吗?” 整整一上午,马莉没有听课,她坐在课堂对面的酒店大厅里发呆。

  “教父”还是商人南方周末记者没能采访到刘一秒,思八达集团回复说要有省文化厅的公函才行。 在所有思八达人心里,刘一秒就是神。

  38岁的这位“神”,出生于黑龙江省绥化市一个村子。1999年,25岁的他南下闯深圳,住在出租屋的阳台上。 那时,他从哈尔滨艺术学校毕业没多久,并且迷上了演讲和成功学——当时,成功学从港台传入内地,陈安之等一批台湾成功学讲师红极一时。 为了把陈安之的课推销给深圳梦工场——一家规模不大的品牌策划公司,他每天给梦工厂老板王阳打一个电话。就在课程的前一天,刘一秒从晚上6点开始,每隔一个小时给王阳打一次电话,直到凌晨。 王阳去听了那堂课,并决定代理。刘一秒随之加入了梦工厂,推销光盘和图书。王阳回忆说:“刘一秒每天给客户打一百个电话,不打完不回家。” 不到两年,刘一秒赚了100万。现在,“秒哥”在课堂上用“台湾小鬼”形容陈安之,他说:“小鬼就是不会像人一样好好说话”。

  2002年,刘一秒和疯狂英语的李阳一起去美国听潜能激励大师的课。回来后,他也想当讲课的人,但梦工场不给机会,于是他选择离开,去二三线城市讲课。 同年,他结识了河北静远酒业的宁川(思八达集团现在的总裁),由此开启了新的财富之门——由当地的民营企业家来代理课程。 2003年初,刘一秒在河北邢台开了第一堂课,三十多个学员都是宁川利用在酒业多年的人脉拉来的朋友。 之后,这种找当地的民营企业家开拓当地市场的模式,被迅速复制。 河北沧州的刘永俊在听完课后,决定成为沧州的代理。刘在当地做房地产生意,开发过几个十几万平方米的项目。 2009年,刘永俊代理了5个月,销售额300万。2010年飙升到1000万,其中50%上交省公司,10%作为提成发给员工,除去租金和税收,刘永俊最后纯赚100万元。 一些代理商——往往是资深学员——也会被刘一秒“培养”成讲师。

  云南久泰药业的董事长朱少林就是一位,他是思八达云南省的总代理。今年四月,他在十几个城市讲课。 而无论他们的身份怎样变化,刘一秒,始终是不变的“神”——在思八达人中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老师(刘一秒)是天上飞的一条龙,我们是地上跑的一群猪,怎么追也追不上。 思八达是这样介绍刘一秒的:国民素质研究院培训总监、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曾受过中国首席策划大师王志纲的特别辅导。 不过,南方周末并未找到一家叫国民素质研究院的机构;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目前有50多个,均为会员企业的负责人;而王志纲的秘书则告诉记者“1998年或1999年,刘一秒曾来拜访过王志纲,进行了40分钟的谈话”。

  ------------------------历史上打着宗教的幌子骗钱的人,是没有一个好下场的!!李HONG志就是典型的例子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本人出售外汇精确交易图表,十万元一张,闲聊试探者免言!
每日关注 更多
肖乐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