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硬实力,提升软实力——中国持续发展必要的战略举措

杨壮 原创 | 2017-07-19 19:1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软实力 

  硬实力和软实力是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在90年代提出的概念。硬实力(Hard Power)是指一个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GDP),经济力量、科技力量、军事力量、资本力量、外汇储备、土地资源、人口资源、自然资源等等。软实力(SOFT POWER)的指标包括民族凝聚力、主流价值观、国民综合素质、政治外交领导力、发展模式吸引力、文化厚度和输出、法治程度、教育影响力、品牌影响力、媒体诚信率、创新能力。

  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经济迅猛发展,GDP平均年增长率7-8%,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2015年英国《经济学人》公布的世界GDP前十名国家排列是:美国、中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巴西、印度、俄罗斯、意大利。

  中国成为经济第二强国的另外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中国企业规模也在不断壮大。《财富》杂志近期发布了世界500强2016排行榜最新榜单,中国上榜公司数量继续增长到110家,占总数五分之一。沃尔玛排名第1、国家电网排名第2、中石油排名第3,中石化排名第4,苹果公司排名第9、工商银行排名第15、建设银行排名第22、中建总公司排名第27、中国农行排名第29、中国银行排名第35、中国平安保险排名第41、中国移动排名第45、上海汽车排名第46等等。

  如果说硬实力是国家、民族、企业崛起的支配和必要条件,软实力则应是保障国家、民族、企业持续发展的土壤和充分条件。软硬实力的完美结合就是强实力。

  英国《经济学人》在2015年公布了世界软实力前30名国家,第一到第十名国家排名次序是:英国、德国、美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士、日本、瑞典、荷兰。中国有幸入围,排在第30名。2016年排名榜中国位置提升两位,到第28位。

  英国软实力排位第一不是没有原因的。十月份带我学生到英国游学,时刻感受到这个曾经被称为“日不落帝国”文化软实力的魅力。

  首先,英语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人都使用的国际语言,英语在传播英国软实力影响力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过去1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英国人对现代经济、工业、文化、教育的奉献功不可没:从经济到法律,从文学到艺术,从教育到创新,英国人都参与了规则的制定:金融制度、保险体系、交通规则、法律体系、陪审团制度、公司治理制度等等。

  1215年制定的大宪章为英国人后来发展成型的君主立宪制体系奠定了根基。英国超级文豪莎士比亚的戏剧、培根、狄更斯、奥斯汀的小说、大英博物馆、国家美术馆的魅力、伦敦西区歌舞剧的诞生-歌剧魅影、悲惨世界、妈妈咪呀、音乐之声等曲目久经不衰、令人百看不厌,给世人带来了精神的愉悦。

  英国也是现代网球与高尔夫球的发源地。在教育理念与实践方面,伊顿中学、牛津、剑桥、帝国理工等学校创造了独特有效的寄宿制和独立学院制,培养了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和哲学家:牛顿、瓦特、达尔文、凯恩斯、霍金、罗素等。剑桥大学迄今为止有92位教授获得诺贝尔奖金,加上曾在剑桥本科毕业、今年在美国获奖的三位物理学者,剑桥大学已经有95位诺奖获得者。

  80年代后期我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撰写博士论文期间,正值日本经济实力迅速崛起,“日本第一”的口号响彻全球,日企制造竞争力所向披靡,日本企业在美国疯狂并购企业,购买大楼,建厂合资。

  日本国家和企业的软实力,特别是日语、历史、文化、饮食、日本管理模式也伴随日本经济实力在世界渗透其影响力。90年代国经济崛起之后,韩国政府成立了国家软实力办公室,把韩国精神、管理模式、文化艺术、国际人才推向世界。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世界不仅关注中国的资本力量(硬实力),也开始对中国的软实力表现出浓厚兴趣。中国的汉语教学、中医拔罐、针灸推拿、太极拳、武术气功、传统绘画、古典哲学思想如孙子兵法、道德经等精品国粹受到越来越多外国人的青睐和兴趣。今天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留学生前往的国家(美国第一),超过了英国。清华大学的苏世民学院、北京大学的燕京学堂、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承办的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学者,探索中国成功的秘诀。中华民族的崛起成为大势所趋。 

  但是,中国第二经济大国的地位迫切需要中国在世界上施加比现在更大的软实力影响力。特别是在中国进入WTO、企业走出国门与世界融为一体的今天,中国人的行为、品格和中国经理人的一举一动都会给世人带来正面或负面的影响。

  中国的“软实力”,特别是国民素质、文化修养、教育创新、艺术质量、社会共识、核心价值、诚信守法、制度变革等方面,还有待急剧发展提升。我尤其关注三个领域里中国社会和组织面临的软实力挑战: 

  第一,要建立共同的价值观。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有5000年的历史传承。但是今天中国社会在重大问题上缺乏共识,政府、学校、企业、医院缺失共享价值观。

  价值观基于人的基本常识和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比如:真诚、善良、美誉(真善美);敬天爱人,心灵纯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公正公平、阳光透明;诚信守则、反对欺诈。价值观是选择的排序。在中国,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是,政府、大学、医院、国企、央企、民营企业、跨国公司在重大价值观选择排序上十分不同,这在世界发展史上罕见。在中国已经纳入世界村、中国企业在世界并购浪潮风起雨涌的今天,要想在世界上获得更多的朋友,得到世人的尊重,国家、社会、企业必须弘扬正能量,宣传真善美、致良知,遵守承诺,知行合一。在变革时代,政府、学校、企业不仅要有效地做事,更要做正确的事情。 

  第二,国民素质与中国的教育质量有密切关系。为考试而学习的中考高考制度在互联网时代无法激发出年轻人的梦想和好奇心,很难培养年轻人独立的人格特质。中小学重点放在升学率,却忽视了学生的社会人文和品格教育。美国杜威和他的学生陶行知的教育思想十分重视孩子教育的道德属性,强调“儿童而不是老师”是教育的中心。陶行知结合中国国情,提出了“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等知行合一的教育理论。

  针对中国优秀人才缺失问题,科学家钱学森生前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钱老的问题给了中国的教育家出了一道深层次难题。大学教育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大学办学的理念应该是什么?我们的教育通常让大学生勇于解决问题,不善于提出问题;擅长记住公式,很难做出原创;近年来中国大学教育出现的行政化、政治化趋势,更让大学没有能力培育激发教授和学员独立思考、独立思辨的人文土壤。 

  第三,中国企业和企业家需要弘扬企业家精神,要有使命感,更要有全球视野,敢于创新,勇于创新,敢为天下先。企业家必须坚持“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在国外从事企业并购,要有法律意识,更有道德底线,诚实守信,不卖假货,团队凝聚,包容共赢。德国西门子创始人西门子在创办公司时说过一句名言:西门子绝对不为公司的短期利益牺牲公司的未来。中国企业国际化,不能为了短期的利益而失去公司的信誉。

  企业必须尊重契约精神,遵守当地法律,不能随意撕毁契约合同,造成当地人对中国企业的不信任。中国企业家要提升自身自我认知能力、国际视野和全球领导力。同时也要建立与时共进的公司治理体系、权力约束机制、奖惩激励机制。没有约束的权力势必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没有激励的组织,在互联网时代不可能激励优秀员工和经理为公司的最大和长远利益奋斗。特别是大型国有企业,在战略、文化、激励、架构和运营等领域都要尽快开展深层次的组织变革和管理创新。 

  期待中国企业在不断持续发展硬实力的同时,迅速增强软实力和影响力。在全球市场中,不仅把企业做大,更要做强;不仅盈利,更要持续发展;不仅满足股东的利益,更要对员工和社会文明做出奉献。对于已经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希望能够在质量上不断更新,持续进步,更希望看到更多的500强企业向华为学习,成为品牌企业,受到世人尊重。真正受到世人尊重的中国企业一定是既有硬实力,更有软实力。软硬实力构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盼望更多的持有世界级品牌的中国企业在全球竞争市场中诞生!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杨壮,博士,北大国际MBA美方院长,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兼职教授,美国福坦莫大学商学院副院长、终身教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硕士及管理学博士,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公共事务管理硕士(MPA),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北…
每日关注 更多
杨壮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