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敢于向乞丐要营销

刘福民 原创 | 2017-08-21 08:49 | 收藏 | 投票

巧借各种名目行乞的专业人士,一度成为城市管理者头疼的问题。所以,各种收容对象中,有时也包括乞丐。

不过,乞丐的油水过于丰厚,所以公交车上,候车室里……时不时能见上。尽管衣冠不整之类的门槛限制,局限了一下活动的空间。

我和和乞丐很有渊源,不仅仅因为家庭的穷苦,而是乞丐的善良。有句话说:“叫花子,充贼相”,好像做贼的,比当乞丐的更有尊严一些。这完全就是一种有违背良心的说辞。

与其容忍无可奈何,不如直面有点讨嫌。

我上学的时候,有一位很善交际的同学,他凭借一张破嘴,当了班上的学生干部。一个周末,差不多就剩我一人在教室,他很友善地来搭讪了一下,顺便坐了会前桌的座位……就那么几下,周日晚自习开始,班上就炸开了锅,寝室行李箱和课桌全部遭遇洗劫,除了我的课桌。当然,我寝室行李箱的挂锁依然少了2粒弹子。

后来,我向班主任指证了那个人确实没有回家而留在学校。但我事先不知道是出了这样的状况。再一个周末,那位同学又没回去,借给室友20块钱周日去新华书店买图书。当天晚上,迷迷糊糊中感觉他在创造一个爬到窗户上撒尿的机会……第二天被印证:他跨越铁床顺手牵羊,把借给同学的20块钱偷偷地提前“收”了回去。

绝对称得上是高手。直到有一天,被人现场逮住照一面某同学锁在自己行李箱中的镜子,学校单独通过派出所提前送走了他……

无可否认,那样的人身手不凡。

有一天,我坐在公园里乘凉,一个乞丐来到了身边,他生怕我没有看到似的,敲了敲碗里的一个铜板,并且在眼前晃悠,像要把我从瞌睡中弄醒一样。

他的衣着还算洁净,乞丐的道具倒是齐备,立马我知道这位先生就是大家所说的乞丐了。我主动开口“老人家,坐下来,歇会儿……”乞丐摇了摇有点破旧的铁饭碗,我接着说:“老人家,一天工作多少个小时……” 乞丐没有很爽快地回答,但看起来,嘴角有一丝丝不轻易露出的笑容……继续开始了向下一个客户推广乞丐拥有的无形资产。

至今,我都没完全弄明白——乞丐到底拥有多少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但很多人说,乞丐是非常有生命力的摇钱树。

后来,一个不简单的日本商人出了个自传,以几个500强企业资产拥有者的身份,每年要行乞一段时间。简单地说,就是当几个月的乞丐。

有将近几年的时间,我也差点儿当起了乞丐,在“乞求”一份有身份距离的真实爱情,在漫长的过程中,并没有感觉乞丐就那么卑微,走向婚姻的每一步构画出的每一个细节,完全不带有强迫和交易的色彩,无论路途需要有多么久远……

真正的乞丐,是诚信的回归。行乞,在装饰人类的资产运动时,真心、善意、诚信,是最美的笔触。与其都去找痛点、当医生,不如重情面、做朋友。要能拯救世界、托起明天,更要能风雨同行、和舟共济。

乞丐,赋予了创新谦虚的情怀,无愧于是人类生活和工作的大师,营销更甚。很多创业者,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讨碗饭吃”。不提倡真做乞丐,但不能抛弃诚信和理性的回归。

正在读取...

刘福民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Reals企业健康经营指数
每日关注 更多
刘福民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