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未来的合作型组织

施炜 原创 | 2017-08-31 14:3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合作型组织 

  人工智能时代,大部分工作还是要由机器去完成,少数的,涉及到战略决策的,涉及到人类情感的一些工作可能还要人来做,组织里重要的关系仍然是合作。但问题是谁跟谁合作,以及合作的模式。

  未来的合作可能会是一个相互关联的高能量的“场”,以前总觉得这个“场”,我们是看不见的,实际上这个“场”是存在的。这个“场”就是一种联系,一种意识上的互通,我们也可以理解成是心理契约。不仅仅是心理契合,也包括认知框架、认知方式的相通。这样的话,未来合作的一个重点就是强调深层的、意识层面的契合。

  高能量个体之间的合作是既独立又融合的合作。这种合作方式可能意味着低能量个体就进不了这个“场”了,因为你在认知上和高能量个体不在一个层面了,就会被边缘化。从社会的角度来说,未来社会分层化可能会越来越明显。

  有一首诗能描述高能量个体之间既独立又彼此碰撞、彼此融合的合作状态,就是舒婷的《致橡树》。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吹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未来的合作是流动的合作,像水一样的合作。实际上是一种自组织形态,有各种中心,谁发起、驱动任务,谁就是中心。如果公司保洁员今天发动起一场资源节约活动,那她就是中心。所以未来组织的合作是流动式的、灵动式的,是多维度关联的。这种合作可以无限放大,也可以瞬间缩小。

  未来的合作强调价值共享。因为组织相比以往要平等,少了权威,无中心,又都是能创造高价值的高能量群体,这种情况下,任何人想独占这个价值(包括经济利益价值,社会声望的价值等),都是不可行的。独占了以后就没有高能量个体再来跟你碰撞、合作了。这个时候就可以真正变成利益的共创和共享机制,这既是量子时代组织的结果也是量子时代组织的前提。

  当然,共享并不是平均分配,这是新的劳动价值理论。这里又隐含了一个前提,就是评价机制,没有评价机制就没有分配。在这样一个由高能量人群组建的平台上,是一个高密度的场,在这里就必须要有一套很好的评价机制。这个评价机制需要参与者共同来制定一个标准。评价机制不透明、不合理,就可能有低能量的人混进来,假装成有能量的人,整天高呼口号,拍领导马屁,造成劣币驱良币。机制和评价实际上是共享型的组织前提。

  在高能量场上,必须坚持民主决策、科学决策,真正形成使命驱动的合伙人组织。为什么很多组织不能实形成民主决策、科学决策的机制?正是因为使命感不够,从个人利益出发的因素太多。

  高能量的人,必然同时是具有使命性的。因为有使命感,才能有高能量;高能量又迫使他们有使命。在一个高能量个体组成的组织中,没有使命感是待不住的。大家都是聪明人,玩儿技巧没用。大家一想,都不玩儿了,咱们定个规则吧,冲着更高的使命去吧,这就是高能量使命性合伙团队。

  在这样一个高能量的场里,要有一个基本的结构,基本的运行逻辑,等于说这个场要有一个基础算法。是什么呢? 一个是这个场里的价值结构,另一个是场里面的认知结构;心灵契合和认知契合。

  什么叫价值结构?就是有价值观角度的是非判断。同时有真伪判断,事情本身的真和伪,这个判断也包括推理性的判断。这个“真”不是一定是眼见为实的真,而是符合逻辑的、推理的真和思维的真,是未来可能出现的概率的真。概率就是一种分布,这种分布在运动中,将来会呈现一种随机分布态,只要根据大数据就有了规律。

  什么叫认知结构。这个东西是怎么形成的呢?是高能量的个体之间碰撞、交互、融合,沉淀成组织记忆。这个组织记忆里也会有一些带有个人痕迹的基因,比如华夏基石的组织记忆中,会有彭老师个人记忆,会有我的个人记忆,也会有其他十几年一起共事的合伙人的个人记忆。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人民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首席咨询师   中旭商学院(中旭文化网)高级讲师   企业战略和市场营销专家   中国可思管理顾问公司总经理
每日关注 更多
施炜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