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说“我们不具备制定大战略上上策的基础”

边蜀原 原创 | 2017-09-14 10:0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战略 

 我为什么说“我们不具备制定大战略上上策的基础”

 

边蜀原

 

一、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首先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至今还“无定论”,错把对手(敌人)当朋友,错把朋友当成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设想在这样一种基础上,怎么能够制定出上策、上上策?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利益集团(更确切地讲是西方垄断财阀金融寡头家族霸权),从意识形态到政治取向、价值观取向方面都格格不入,只是在历史的某一阶段存在其经济利益的一致性而已,在共同发展当中建立了一些暂时的朋友关系即假朋友的“友好”关系。但这种关系是脆弱的、是随时都可能崩塌的,错把这样的对手当朋友,给国民灌输了一种错误认识,中美如何如何友好,在这样的背景下、基础上,如何能制定出正确的国策?对手一手搞麻痹欺诈,一手搞战争突袭准备,而你则准备不足且没有真朋友,在很多时候把俄罗斯对中国的友好“边缘化”应该是一种失误,当局势变化时这条大船需要转向时,如何去转?如何去应对?到时候西方美国的无信会使你极为被动!没有结盟联手的朋友,到时有受孤军作战之苦的可能,所以上策与你无缘。

     真正大战略的上上策机遇应该是在2009年。08年奥运会前夕,即2007年西方美国头一次真实地看到、感受到了中国自2001年正式加入WTO后的发展冲力,在改革开放二十年的基础上,进入快车道,以惊天地泣鬼神的速度发展起来,世界上至今没有任何人预料到中国发展的如此神速,因此0711月前后,美国放弃了攻打伊朗的打算,开始向亚太转移,开始合围中国。08年中国奥运期间,就在奥运开幕式当晚,西方美国搞了格鲁吉亚战乱,目的就是破坏中国奥运,搞乱俄罗斯。奥运结束后,又按计划提前发生了美国的次贷危机、金融海啸,矛头主要也是针对中国,而我们并不觉悟,未能及时调整战略。09年、10年、11年经济惯性发展持续了三、四年之久,2011年高铁连受“冲击”,2012年开始减速直至今日,实际上我们本应在2009年就该及时调头转向。

    07年西方美国已经发出了明确信号,要阻止中国的发展,破坏中国的发展,利用WTO逼着中国全面放开,我们此时应从国际大战略的高度重新布局。应以中、俄、伊联手为主轴,同时联手并维护巩固其它盟友如叙利亚、巴基斯坦、中亚五国等等国家关系,要逐步改造改变原来西方美国为首的国际秩序,如果当时那么做,我们今天就不会是这样的如此被动。中俄伊的联手就意味着中东局势的重组,而且必以中俄伊取胜,整个中亚、中东将全面改观,都会成为中俄伊的势力范围,东西方的绞力点会集中在中东、中亚,而美国将无力挑起南海事端、东北亚事端,乌克兰危机也不会发生,即使发生也会很快被平息。

    这种上上策,至少在美国危机四伏的时候,我们是主动的,就中、俄、伊三国的合力来说,全世界还没有哪一种力量可以与之抗衡,退一步讲,若在2012年普京上台后施行还算不晚,还是走在上策、上上策范围内。但我们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反而搞什么“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愚蠢至极的笑话,敌友不分的战略,何以谈得到上策?所以这种做法、这种战略基础绝对出不来大战略上的上策,更谈不上上上策。如果2007年就“先知先觉”(实际上我们已多次提醒)转变策略,调整大战略重心,不继续与美国金融贸易投资捆绑得那么紧,也就不会造成中国金融经济企业在国家关系紧张时深陷危机之中。

现在好多人,对“上策伐谋”有错误理解,认为“伐谋不战”是最高境界,好像“伐谋”是万能的,结果使“上策伐谋”庸俗化,一大堆小聪明天天在玩“伐谋”游戏。实际上伐谋是指对智谋的运用,是要用足够的智谋去做事,但实力是主要的,最后的较量是不可避免的,一定是靠实力!由于毛泽东的伐谋,策反了很多国民党军队,瓦解了蒋介石军队的很多战斗力,但最终的武力较量还是不可避免,伐谋并不是远离武力,历史上没有一例是通过伐谋而使对手接受你的统治的案例,而只是弱者暂时争取到了生存机会或称暂时的安宁,只是为一种缓解缓冲矛盾赢得了些时间,但从未有过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先例!苏联解体是其极端政治崩塌的结果,并非主要是因美国的伐谋,俄罗斯至今仍然存在、仍然强大,所以美国伐谋一说并不能自圆。

    在我看来,是我们错误理解和使用了“上策伐谋”,因此不但不去加强防备还与对手加深实质性交往,扩大金融贸易的往来,增加贸易额度等等,使其相互依赖、不可分割,并大量购买其国债、期货,宣传中美无战事,不与西方美国争国家、争地盘等等都是战略上的严重失误,只能使你远离国际大战略的上策。中、俄、伊、叙、巴、中亚等国联盟联手的统一战略才是真正中国所需的大战略的基础。

    二、中策的基础是在方向对头的情况下,在执行“上上策”的过程中方向不变,但在具体的方略实施中,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使之无形中、无奈中走到了中策,在执行上策时失误,导致行走在中策中。人们在制定自己未来大目标的时候,尤其是一个国家、一个有影响力的大组织,没有一家从一开始就想制定一个下下策,他们连制定中策、中上策都不会满足,都在力求制定一个大战略的上策、上上策,都自认为自己制定的方针政策、所走的路线是上策、上上策中的上上策,而事实上并非如此。主观与客观往往是相背离的,不谦虚地讲:非大智慧者制定不出上上策。

由于有些人敌友不分只知投机,而投机只能是短期行为,随后一定是要承受失信的后果,你的价值观是“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种误导、这种短视定会使你没有朋友。强国尚能维持,因为强大能使别人害怕你,但一般的国家是不行的,中国能行吗?由于你对外敌友不分,则势必导致在国内问题上也会敌友不分,亲美、亲西方对手的国内汉奸比比皆是,致使好多你的方针政策贯彻不下去,因为阻力太大,亲敌人亲对手的利益集团就在你眼皮底下公开维护他们的利益即美国西方资本主义垄断财阀的利益,你则毫无办法。在很多时候,你还得认真考虑他们的利益,因为你怕得罪你的对手,所以你连走自己的中庸之道、战略中的中策,也做不到,因此剩下的“道路”使你只能在下策、下下策里游走。

由于你敌友不分,上策与你无缘,中策也走不下去(但你可能还把中策当上策),如;你还想继续默默发展、韬光养晦,实际上你的发展已引起西方美国敌对势力对你的监视,他们不可能再让你顺利发展下去。你想与之“共同发展”而对手却要拆你的台,背后捣你的乱、釜底抽薪。比如去年发生在中国股市中的暴跌砸空,打击破坏你的金融证券市场(由于你敌友不分,对手已悄然在你内部培养扶持了大量汉奸为他们服务),于是里应外合在证券市场、股票市场大下杀手,并且已经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当然至今你还不这样认为),但至少是对中国股市、中国金融证券、中国经济造成巨大损伤,如果我们走的是大战略的上上策,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中俄伊联盟联手首先认定了我们的朋友,而美国利益与我们完全相反,是对手、是潜在的敌人,这个定位决定了我们对美国的防范,从而使我们预先对其代理人在国内的各种汉奸力量早已加强了监控,尤其是在金融、证券、银行、股票市场、国家安全等方面,去年67月份西方美国勾结汉奸打击破坏中国金融,进而损毁中国经济的问题就会早有预防和治理措施,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蒙受不可逆转的巨大损失。下一步他们还会在人民币汇率上、贸易出口方面继续捣乱,在军事安全方面包围你、围堵你等等此类事件会越来越多,你的中策能行得通吗?所以说中策你也走不下去,退而求其次也不可能!因此我们现在是在下策里转圈子,就是这个道理。

三、我们现在走的是下策、下下策,尽管不好听,想否认它,但事实上确实乐观不起来,在下下策里找方案,你根本没有跳出下策的圈子,现在是在下策里找上策,在下策范围内求上策,被动的很。对手随时敲打你,你哪方面发展快就打你哪方面,反倾销大棒随时舞,自己的领海还要别人去仲裁,因为你没有魄力去打烂西方美国霸权下的国际秩序,按理谁敢无理挑衅受理仲裁,就应该打掉它、消灭它!你的理论跟不上,又不去联盟联手友好兄弟,所以很被动,因为基调没定对、基础没打好,指望西方美国“文明”对你开恩,可能吗?答案肯定是不可能的!

诸如此类的事情很多,比如,由于我们在大战略上把美国当朋友,当成战略盟友,当成利益互惠方,对其敌对势力的本质,对西方美国没有足够的防范,必然会使我们的很多企业深陷美国市场,其实早应在2009年就开始压缩这些投资出口商品,减少对美国的严重依赖,因为在未来中美交恶的时候(这种发展趋势是必然的),你看不到、预测不到就是战略失误,就是当初在制定大战略上存在着严重问题,是失败的战略。试问这样的战略能称得起是上策吗?因此中方会变得很被动,甚至会遭到美国的摧毁性打击,因为你是供方,他是需方,他有选择的余地,而你没有,这种交恶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如果考虑不到这一点,那就不是一个战略家。

      由于我方敌友不分,致使西方信仰、价值观长驱直入我国多年,由于敌友不分,致使我国国民无法分辨好坏,受西方美国利用,为其服务也是必然的事。致使汉奸、卖国贼充斥到国内各个部门,问题已十分严重、非常严重,国内不锄汉奸,各种方针政策贯彻不下去,汉奸阳奉阴违,继续干坏事,下拨多少钱都不会放心,工程款敢贪、扶贫款敢贪。即使你的政策正确,而下面不执行,你想会成什么样?试问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会产生大战略的上上策?又怎么能退守住国际大战略的中策,而且眼看着目前在国际形势趋紧,西方美国渐显公开敌视中国、俄罗斯的情况下,又该如何处置?如何才能使这艘几亿吨的大船调头转身?

中国战略的问题主要出在200711月之后,美国对中国战略从彻底地 “放任”到敌视到遏制的转变,而此后我们的战略却丝毫未变,美国对中国的欺骗是成功的,占据了战略上的优越,致使我们形成今天各方面的被动。在这方面,本作者始终是清醒的。2006年的文章《日本“民族情绪”——继续燃烧的军国主义思想》、《走上霸权的美国民主》、07年《中俄战略伙伴的世界意义》、08年《要实现欧亚一体化中俄需先行》、《布雷顿森林协定成就了美国而害了全世界》、09年《中俄联手是一次战略机遇一定要珍惜》、《中俄战略互补可使美国对世界各国的强势攻势褪变为守势》、2010年《只有对美国定位准确中国才能少走弯路》、2011年《国家战略与国家兴衰》、《再谈“国家利益是对外关系的基础》、2012年《普京精神给世界带来希望》、《中美假朋友坚持演下去结果是什么》、《美国构筑世界大战的雏形已基本形成》、《邪恶美国统治下的邪恶日本》、《启动中俄基轴转动整个世界》等等,都是为中华民族制定国际大战略而提供参考的文章。但贪官、腐官把作者的研究成果当成老百姓的闲言,“他有什么资格谈论国家战略”“国家战略是他研究的事吗”?一副无赖嘴脸!这些人掌控的部门越多,国家越倒霉!他们认为别人都是白痴,而实际上他们才是真正的白痴。自以为是、排挤诋毁别人的人才是最无能的人,他们是一群只会看人脸色、玩弄权术、只懂嫉妒恨的人。别人认为卑鄙无耻的事,他们干得最得心应手,结果倒好,现在这些人有的被判刑,有的被带到“庙封山”,这是一切无耻之徒的最终必然下场!

      由于在制定大战略上的失误,国内一直不敢与俄罗斯、伊朗等这些被西方美国敌视的国家联手,更不敢公开联盟,联合统一战线是我们的致胜法宝,而我们却弃之不用,如果说过去俄罗斯几百年一直是中国的对手,那现在已经是天地变化、时空转换,从现在起俄罗斯将永远会是中国人民的兄弟!本人“原子原八卦”已经无误地从天时地利上论述了这一问题(参考《象变新八卦——原子原八卦》)。在国际上应以中、俄、伊及一切真心对待中国的国家组成一个核心,在国内应以“打汉奸震慑腐败”为重要工作内容,全面展开以高铁、军工两大龙头,大搞一带一路经济建设、科技创新并逐步进行结构性调整改革,应该是比较好的一条道路。

      中国、俄罗斯、美国是未来世界最有可能统一全球的国家,本人认为目前俄罗斯在普京主导下制定的目标大战略属上策里的中策,待什么时候与中国及伊朗等国铁臂联盟形成,则进入上上策(俄罗斯对抗美国,虽在经济上受到打压,但却走上了一条独立自主的正确道路)。美国目前战略思维已经开始混乱,自美国911之后,从上上策下滑到中策,2013年又企图武力占领叙利亚,因奥巴马阻扰而失败,美国战略出现了很大的问题,现在其大战略已滑落到中下策,政治、经济、军事都是在强撑,近乎无可奈何。而中国目前(本人认为)仍在下中策里徘徊,但有迹象显示正在向“上好”方向发展(近期出现了中、俄、伊三家联合一致的迹象)。日本则国家战略显然是失败的,最终是充当美国炮灰,以失败而结束(属下策),英国在自保中支持美国(无奈但不死心)。我们理应志存高远,中、俄、伊联手合成一家共筑辉煌,是历史的必然,不要再耽误时间了,耽误不起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协力改变一切旧秩序,为建立一个崭新的全球国际新秩序而努力奋斗!

 

                                                            边蜀原

                            天下公道责任社

                            中国法治新闻网          

              凯德智库战略委员会

                            二〇一六丙申年五月端午

正在读取...
每日关注 更多
边蜀原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