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偏了的企业家精神——评傅盛《弱小,正是优势》

杨鹏 原创 | 2018-01-02 15:1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企业家精神 傅盛 

  最近读到傅盛《弱小,正是优势》一文,觉得傅盛在宇宙观探索上走偏了,这样路可能会愈走愈死,决定写几句话,算是一个陌生人给傅盛的善意提醒,也算是给探索思想的创业者朋友们的一个提醒

  傅盛是猎豹移动公司CEO,他在《弱小,正是优势》一文中,谈到猎豹公司遇到的问题;谈到思想上的痛苦、困惑与寻求蜕变的渴望;谈到他到混沌大学重新学习理论后得到的生物学模型的四个启示,《弱小,正是优势》是他这次启发的结果。

  傅盛思考的问题,我们“重新理解中国历史”群曾经讨论过,我把讨论结果整理成了《“无常“背后的“确定性”之光》一文发表,这是我这次思考傅盛的思想探索的起点。

  中国经济进入全球化,企业成为社会生产中心,成为个人成就和国家竞争力的中心;企业家成为经济社会最重要的领导群体,这是中国社会结构数千年末有之大变局。

  中华传统文明史,是政治权力主导的历史,是君王士大夫和军人们主导的历史,这样的历史中并非没有工商业者,只是绝大多数人靠传统农业生存,工商业群体在政治上、道德和法律上,都被政治权力有意边缘化。管仲、子贡、范蠡、吕不韦等商人进入历史,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商业成就本身,而是因为他们的政治成就。中国企业家群体,并没有适合自己的现成可用的中国历史文化传统。

  有市场工商业者,就会有市场工商思想。以工商体验为基础的思想探索和升华,在中国思想史上并不是没有,如《管子》中的“侈靡”,以及《史记》的“货殖列传”等。但是总体来说,中国的工商思想的确非常零碎,并且从未成为主流。在改革开放前的几十年,自由工商业从阶层到思想,更是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几十年前起步的对外开放和市场经济改革,使中国企业家开始产生并逐渐上升为企业社会主导性阶层。企业家的利益和地位在获得历史性上升的同时,遇到的责任和压力也在上升,这使得企业家们缺少思想文化资源的状况越发凸显,他们不得不逼着自己思考,不得不艰难地探索思想家领域的问题。

  中国企业普遍重视企业文化,优秀的企业家几乎都成了企业的精神导师,与西方企业相比,这似乎成了中国当代企业的一大突出特色。为什么?大概是因为中国社会缺失共同信仰文化,个人内心缺少共同信仰的激励和约束;大概还因为中国社会缺少完善的法治保障,缺少可信赖的外部社会环境,企业家在一个内外都极不可靠的环境之中率队竞争。在不确定性中寻求确定性,于是必须在自己内部塑造出可靠的小环境,价值精神的共识就显得尤为重要,优秀的企业家自然而然就成了企业的精神导师

  企业家不仅成了企业内部的精神导师,而且本能地向企业外部延伸,要成为社会的精神导师,这是企业家寻求扩大社会确定性的自然的历史趋向。企业处于永恒的竞争之中,但企业竞争依靠的社会秩序平台应当是稳定的,这种稳定建立在共同的善恶是非价值观和法治规则之上。企业不断做大的过程,就是对社会的依靠不断加大的过程,也是企业的管理边界必然向社会管理领域延伸的过程。

  西方历史上的基督教权与世俗王权之争,实现了一种各自独立下的平衡,实现了“祭司+君王”的分离。中国历史上的王权与教权之争,王权取胜独大,以王权为中心的“君王祭司一体化”,就成了中国传统的特征,以至于到今天,“君王祭司一体化“的古老心理传统似乎仍是中国主流,大企业主几乎都有点“君王+祭司”一体化的特征。

  企业之间竞争,当然是不确定的,但是,如果个人道德和社会法治也不确定,企业交易成本就很高,企业主也就活得很累。西方企业家可以集中力量于技术和经营问题,中国企业家还得考虑内部道德、社会法治和黑箱般不确定的政治环境。

  在这种背景下,傅盛式的困惑和探索,许多企业家都有,大家都感到灵魂跟不上脚步。企业有困难,他有困惑,他对困难的思考,不是技术性的,不是策略性的,而是思想性的,他要寻求的是宇宙观层面的答案。他想通过宇宙观的新洞见,去重新整理自己的三观,然后再去解决企业面对的问题。企业问题的宇宙观解决,不仅傅盛个人如此,不少人也这样,中国企业家还真累。

  傅盛遇到的企业管理的问题,本是“君王”面对的问题,但傅盛关于宇宙观的思考,却是“祭司”的思考方向。无论喜欢不喜欢,这几乎是中国企业家的宿命,短期内改变不了。在这个意义上,我很喜欢读一些企业家的思想作品,不管他们在学术专业上是否深入成熟,但他们的困惑和思考是出于真实的生命需求

  在从前的皇权时代,知识分子多被朝廷豢养,普遍问权不问天,逐渐失去了问天的能力,所以中国缺少真正的“祭司”。企业家需要“祭司”,知识分子提供不了,企业家只好自己变成祭司,自觉不自觉要实现“祭司君王一体化”的整合,这是中国企业家重视企业文化的原因。

  思考“祭司”思考的问题,对企业家来说是“不得不”,只是许多企业家不了解,这其实也是一条高风险之路。知识分子的思考是个人化的,影响多限于个人自己。企业家是带团队的,思考的对错对团队命运影响巨大。傅盛的“祭司”思考,走上了一条对生命和创业可能极有危险的道路。要当“祭司”是正常的,但当谁的祭司?这正是我觉察到傅盛灵魂探索过程中的大问题。

  创业不易,我深感有必要紧急提醒。

  对傅盛“启示”的分析

  讲完背景,我们回到主题,分析傅盛的“启示”,看看这“启示”是谁发出来的。我讲五点。

  一.傅盛的“启示”,不是从上帝而来。傅盛在混沌大学的学习中,最有深刻体会的一句话是“进化论第一次把上帝拉下了中心位置”。这种否定上帝的“启示”,要把上帝拉下中心位置的“启示”,不会是从上帝发出来的吧?

  二.傅盛的“启示”,从死神而来。傅盛“启示”的第一条,是“混沌”。“混沌”是什么?就是一切温差、一切能量差、一切差别不存在的状态,就是物理学中所说的“熵”后的状态,就是宇宙热寂后的状态,就是寂灭的状态,死亡的状态。当然,也可以说,这是万物出现、差别出现、秩序出现、存在出现前的状态。总之,可称为死后的状态,也可称为生前的状态,无生无死的状态。

  傅盛认同《三体》里的一句话:“一切都会逝去,只有死神永生。”傅盛否定上帝,却肯定了死神。死神的启示,通过《三体》进入傅盛心中,又通过傅盛的《弱小,正是优势》进入傅盛读者的心中,向世界宣示死神的力量和死神的永恒,结果是试图 “把上帝拉下中心位置”,而“把死神抬上中心位置”,这是死神祭司的话语。

  否定上帝者,不一定是死神祭司,但宣扬“死神永生”者,即是死神祭司。

  三. 傅盛的“启示”:一个毁灭力量主导的宇宙。因为否认上帝,崇敬死神,傅盛被戴上一副死亡眼镜,看到的是一个毁灭力量主导的必死之宇宙。站在宇宙的观点看,毁灭是常态,不毁灭反而是非常态。这个世界不可理解,这个世界是有害的,这个世界危机重重。人类之所以还没有毁灭,生命系统之所以还没有灭绝,那是因为死神还要再利用一下生命的血祭?

  四.傅盛的“启示”:人的价值的毁灭。在一个死神永生、死神主宰、毁灭主导的的宇宙中,人有什么价值呢?人只是死神指尖上苟延残喘的可怜物种,随死神心愿,转瞬消毁,毫无意义。

  傅盛甚至错误地把老子“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本来是讲万物平等的话(见“掌上国学院”杨鹏讲《道德经》第五章,点击“阅读原文”可购买),解释为“大自然不关心个体,不关心种群”的冷漠的宇宙观,不理解老子传达的“天之道,利而不害”、“益生曰祥”的宇宙观。

  五. 傅盛“启示”成功就是具有让人死的力量。因为认定宇宙是有害的,宇宙是冷漠的,宇宙是被毁灭力量支配的,这样容易将伤害视为人际关系的根本。人与人的关系,当然就只能“优胜劣汰”。什么是优胜劣汰?成为死神使者,给他人带去死亡。

  这是理性吗?要看是谁的理性。上帝的理性和死神的理性,不是一个理性。

  在否定上帝存在以后,傅盛又强调:“创业者想要创业,首先要用上帝视角看事情。“

  但傅盛的这个“上帝”是谁?如果是那位创造宇宙万物和宇宙秩序的造物主,如果是那位带来存在和爱的主宰力量,那就对了。创业者就是要无中生有创造出有益生命的东西来,创业者就是要带出一个更美好的人间秩序

  但是,因为否定了上帝的存在,肯定了死神的主宰性,傅盛所说的“要用上帝的视角看事情”中的“上帝”,就是死神,是死神在窃取上帝的称号。果然,傅盛的“上帝视角”所强调的,并非创造与爱的秩序,而是对生死循环所谓“新陈代谢”的淡漠

  死神崇拜主导下的人生安排和公司治理,会走向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呢?会带来爱吗?死神无爱。会带来秩序吗?死神无序。会带来创生吗?死神是毁灭,不是创生。

  对傅盛和创业朋友的建议

  身为公司负责人,职责就是在竞争的世界中为公司求生存示发展,就是要在不确定的世界中给公司建立起一个相对稳定的“护城河”,这也是傅盛提到的。但是,把这样的追求放在一个死神主导的宇宙观中,就显出荒谬感来——如果世界是死神在主宰,人必死,公司必死,人是如何建立起不死之护城河的呢?逻辑不通。

  傅盛想传达的这种感受,其实在加缪的《西西弗斯》中已传达过,在法国存在主义哲学中也传达过:在无意义的世界中,自己创造出一点意义;在死的世界中,自己编造出一点价值。他人即地狱,不被人弄死,打败他人,就能体会一点自己的存在感。人就是自己的上帝,只有战胜人的一瞬间能找到这种一瞬间的感觉。傅盛以王阳明“此心光明”收尾,然而“此心光明”的前提,是“宇宙的本源即是光明,宇宙本质即是良知”——如果宇宙的背后是死神,又岂能“此心光明”?

  我很难想象,如何用这样的观点去激励公司团队积极努力工作。如果全体员工不认为世界是有意义的,工作还有什么意义?如果全体员工不认为这是一个需要用爱来服务的世界,如何去努力服务消费者?如果全体员工认为人生只是优胜劣汰,如何推动内部团队互助共同发展?从公司最根本的需要,从人人创造与人人协作的需要出发,怎么也不应该走到死神座位前去呀!

  在古希腊神话中,西西弗得罪了诸神,诸神罚他将巨石推到山顶。然而,每当他用尽全力,将巨石推近山顶时,巨石就会从他的手中滑落,滚到山底。西西弗只好走下去,重新将巨石向山顶奋力推去,日复一日,陷入了永无止息的苦役之中。

  无论是《圣经》中的God还是中国的上帝、上天概念,都来自终极造物力量的启示,因此都带着根本的创造精神和秩序精神。

  《圣经》开篇,就是“起初,上帝创造诸天和大地。”这是一个创造的力量。这是不是创造之神的启示,这是不是人类一切创造活动之源泉?做企业者,难道不以创造为本?

  《道德经》中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这是不是生的力量占胜死的力量的信息?这是不是秩序战胜了混沌的信息?做企业的,难道不是生万物创和谐吗?

  《论语》“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这难道不是上天创生和上天带来秩序的启示吗?做企业的,难道不是生百物行四时吗?

  上帝、天、道这些信息,正好是与死神信息相反的信息。我在《杨鹏讲解<道德经>》一书(千字君注:点击“阅读原文”可购买)中,专门分析过“创世论”与死神之熵的对立问题。

  不仅是古代宗教和哲学的启示,看看周围的人,看看周边的世界,光在照,雨在下,花在开,树在长,人们生儿育女,人们在努力工作,都希望有所创造有所成就,都希望人与人之间互助友爱。死亡毁灭存在,但人在努力战胜死亡。什么是公司?就是人的联合体,就是创生的联合体,就是创序的联合体,通过创造,去服务生命,去完善秩序,去一步步战胜死神的势力

  只有这种创造的启示、秩序的启示、生命之爱的启示,才是最符合人性和公司的最健康的精神。多数员工,他们是愿意创造还是毁灭呢?是愿意有序还是失序呢?是愿肯定自我价值还是否定自我价值呢?是带去幸福还是带去痛苦呢?说到底,是愿意跟着上帝的生的道路还是愿意跟着死神的死的道路走呢?

  在这样的背景下,就算是做防毒软件的,是不是也应该将自己的价值定位在战胜死神的力量,保护创造、协作和爱的秩序上呢?是不是应该将自己定位在上帝的祭司立场上,打败死神,保护生命秩序的扩展呢?岂能跪到死神的脚下,向死亡和混沌低头呢?

  傅盛讲的是“生物学模型的4个启示”,却忘了生物求生反熵的本质特征。迄今为止,人类还没有发现地球以外有生命系统,因此宇宙学上有“人择原理”,认为宇宙参数的选择,正好有利于生命的诞生和发展。

  生物的最大特征,正好是反熵,反对混沌,就是要从混沌中生成秩序。生物的最大特征,就是反对死神,就是用一切方式战胜死神。由人组成的公司,同样是寻求生长和发展,同样在用一切方式去战胜死神。

  作为公司带头人,最应该关心的问题是:反熵的力量从何而来?负熵的源头何在?这才是公司所有正能量的源头。傅盛从生物学模型中看到的本来应当是生,但因为戴着死亡眼镜,却只看到死。这真是一大错误。

  小心死神!这毁灭者。它很阴险很狡诈。当我们把对人心险恶和世界险恶的体验投射到宇宙中的时候,我们有可能照见黑暗之中的死神,它正是人间一切险恶之源。照见死神的心灵是危险的,因为容易被转变为死神祭司,向人间传达死神毁灭的咒语。不仅建议傅盛要小心死神,也建议使傅盛获得这些死神“启示”的混沌课堂,也要小心,要成为生之混沌而非死之混顿,不要一不小心成为死神之言的殿堂。

  老子在《道德经》七十六章中早讲过:“柔弱微细生之徒。”指的是上天之道,以无形精微的能量化生万物,服务生命。傅盛“弱小就是优势”的提法,其实应接口到老子《道德经》中去,接到了“天之道利而不害”中去,接口到“益生曰祥”中去,而不是接口到死神的嘴中去。

  我的建议很清楚,从死神、死神的理论、死神的小说、死神的艺术、死神的情绪中解放出来,成为死神的敌人。生命的本质,就是战胜死神,而不是成为死神的奴隶。

  什么是公司?创生万物的工具,服务生命的工具。以创生代替毁灭,以合作代替互伤,以秩序代替混沌,以服务代替战争。公司竞争,是向善的竞争,是向爱的竞争。根本上,是以上帝代替死神, 是成为上帝祭司而非死神祭司。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出生时间:1963年10月22日。 出生地:云南昆明 教育:北京大学西语系文学硕士,上海大学社会学博士。 出版书籍: 《成为上帝》(哲理散文) 《东亚新文化的兴起——东亚经济发展论》(经济类专著) 《老子详解——老子执政学研…
每日关注 更多
杨鹏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