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的战略转折点

吴晓波 原创 | 2018-11-26 14:0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战略 企业 

  英特尔公司四号雇员的名字,叫做安迪·格鲁夫。

  如今,他以“硅谷有名的偏执狂”“乔布斯的偶像”被世人膜拜,但在半个世纪前,他还是个刚毕业五年的“愣头青”。当时,他离开仙童半导体公司,加入了英特尔。

  两年后,英特尔就遇到了麻烦:核心业务存储器因产业合格率低,在仓库中挤压成山。与此同时,一种全新的、可能会带来革命性变革的技术出现了——微处理器。

  那时,英特尔面临两个抉择,要么全力拯救存储器业务,要么孤注一掷开拓微处理器业务。但英特尔选择了第三个答案:调动内部资源,既保证存储器的生产,也尽量腾出余力来进行微处理器的研发。

  这大概是很多企业在面对此类难题时,最喜欢的答案,它看上去温和而中庸,且容易实现。英特尔也的确借此度过了一段平和的发展期。

  直到1980年代,这种一直以来维持的平衡被彻底打破。日本存储器公司公司发起猛烈进攻,产品价格低且质量好,包括英特尔在内的美国公司根本无力招架。

  在存储器业绩不断滑坡的情况下,当时刚走马上任为公司总裁的格鲁夫做出了一个令人心惊的选择:裁掉7200个职位、关闭7座工厂,英特尔退出了存储器业务,从此成为了一家微处理器公司。

  现在我们从上帝的视角来看,格鲁夫的选择是万幸的,毕竟有了微处理器这件护身符,英特尔从此平步青云。

  但在做出选择的那一刻,英特尔就一定会成功吗?我看强大如格鲁夫,也未必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成功并不是一个唯一的选项,它只是你在过程中避开了那些可能的错误——因为你的胆怯、自大、无知而逃避的选择。实际上,格鲁夫也毫无退路,而关键是,他做出了一个迈步。

  多年以后,格鲁夫在《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中》留下这样一句话:“穿越战略转折点为我们设下的死亡之谷,是一个企业组织必须历经的最大磨难。”

  所以,问题的关键是,能不能意识到自己正处在战略转折点时刻,意识到此时此刻,已经到了不得不进行选择的时刻,是考验一个企业智慧和勇气的成长之路。

  1970-1980年,从危机初现到战略转折点来临的十年间,变化早已发生。所以后来我也一直在研究有关战略转折点的内涵。而分析了大量案例后,我还尝试着总结出了战略转折点出现的四个预兆性景象。

  一、第一个预兆性景象,大规模并购

  当行业中出现大规模并购,特别是头部企业进行大规模并购时,意味着转折点时刻到来了。

  因为当大规模并购发生时,说明这个行业在经历了一段时间靠技术和商业模式推动的变革之后,进入到了类寡头时期。大型企业的获利能力开始变得很弱,只能通过并购的方式来继续扩大规模、实现垄断。

  2015年,曾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的“合并之年”:

  1月,腾讯文学收购盛大文学;

  2月,滴滴与快的合并;

  4月,58同城与赶集网合并;

  10月,美团与大众点评网合并;

  10月,携程收购去哪儿;

  12月,世纪佳缘与百合网合并;

  12月,美丽说与蘑菇街合并。

  这些并购,都是源于技术变革效应递减,头部公司希望通过并购来巩固市场份额。

  也就在2015年,王兴曾提出过一个“下半场”的概念,他认为,互联网竞争的下半场开始了,“今后的竞争将是ARPU值(每用户平均价值)的体现,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突破,行业竞争模式从外部竞争升级到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

  所以对于2015年的互联网行业来说,它就是经历了一次转折点。

  二、第二个预兆性景象,新专利申请井喷。

  专利作为一种无形资产,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是提升企业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而当行业中突然涌入了层出不穷的新专利时,说明技术正在发生很大的革新,新的核心技术即将出现,这也是转折点到来的预兆之一。

  三、第三个预兆性景象,陌生人出现。

  当行业中突然闯入了一堆陌生人,比如当你去参加某个熟悉的行业会议时,发现参会的300人中有200个是完全陌生的面孔,就需要提高警惕了。因为陌生人带来的可能是陌生的工具和陌生的理念,而这些都有可能对原有行业的发展造成极大冲击,新的商业模式呼之欲出。

  德国人卡尔·佛里特立奇·奔驰是世界公认的汽车发明者,在他发明汽车后的较长时间里,汽车走的是高端定制路线,做的是贵族的生意。

  直到1908年,美国底特律的福特汽车公司生产出世界上第一辆T型车,并在5年后引入了全世界第一条汽车流水装配线。这样一来,汽车实现了大规模批量生产,且成本大大降低,逐渐成为了一种大众产品。

  后来,除了福特,克莱斯勒和通用汽车的总部也慢慢聚集到底特律,底特律成为了美国的汽车城,是美国汽车产业的重要支撑。

  2008年,正值福特公司推出T型车100周年。但就在底特律将要举城纪念这一伟大事件的时候,三家汽车厂商集体面临困境——通用破产、克莱斯勒破产、福特巨亏80亿美元,并将亏损的沃尔沃以15亿美元卖给了吉利。

  2013年,底特律这座曾经风光无限的汽车城正式宣告破产,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破产市政府。

  而那时,美国新任总统奥巴马为拯救汽车产业,没有去底特律反而去了硅谷。因为汽车行业出现了一个陌生人——马斯克。马斯克在做的特斯拉,对原有的汽车产业造成了跨界打击,那是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革命性转折时刻。

  四、第四个预兆性景象,风险投资涌入

  风险投资投的是风险,更是可能性。可能性的背后,是资本、技术、商业逻辑的支撑。所以当风险投资大量涌入时,意味着可能性即将发生。也就是说,产业进入边缘式创新的危机期,战略转折点到了。

  2014年~2018年,中国风险投资涌入五大传统领域:金融、K12教育、医疗、零售、文化。而这五个领域,因为不同的原因,正在一一进入它们的转折点时刻。

  21世纪产业迭代的速度,一定快于人衰老的速度。每一次产业革命发生的时候,原有生态中的既得利益者往往无法适应,他们的思维和运作体系已在原有的系统中形成惯性,改变则意味着砸烂一切。

  而在犹豫和恐惧中,新的竞争者已经刀逼颈部。所以当转折点到来时,非有大勇气者,不能背叛自己过去的成功,顺应时代的发展趋势。

个人简介
“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上海交通大学、暨南大学EMBA课程教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