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创业者,是敢于承认“我错了”

李善友 原创 | 2018-02-05 15:4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创业者 

 人类神奇的思维实验:笛卡尔——我思故我在

 

 

接受新观念与摆脱旧观念,哪个更难?

 

摆脱旧观念更难,而且是太难、太难、太难了。

 

我们经常讲「空杯心态」,但从哲学上、心理学上,这个根本不可能。

 

因为那些内隐的思想已经牢牢地跟你在一起,如果你把内隐的思想清除掉,你这个主体也就不存在了。

 

 

 内隐思想就像被植入硬盘的cookies。

——肯尼斯·霍博《清教徒的礼物》

 

 

该怎么办?

 

如果说我们每天都在为身体洗澡,我们可曾为我们的思想洗过澡?

 

哲学认识论的奠基者笛卡尔,为人类整个思想洗了一次澡,做了一个神奇的思维实验——我思故我在(你既然在思考、怀疑,肯定是有一个主的体存在的)

 

普遍怀疑

 

这是哲学上公认的,唯一的第一原理,只有我思故我在,除此之外的信念,你都可以怀疑,即普遍怀疑:

 

我绝不承认任何事情为真,除非我明明白白地检查了它,知道了它确实为真。


 洗苹果理论


比如,一筐苹果里,有几个苹果坏了,如果不把坏苹果弄出来,整筐苹果都会腐烂,那你怎么把坏苹果挑出来呢?

 

有两种方法,一是在筐里面翻到坏苹果,就扔出去。但笛卡尔选择的是第二种:

 

不管好苹果还是坏苹果,我全都倒出去,倒出去之后,一个一个再检查,把好苹果再捡回来。


这就是著名的洗苹果理论——所有的苹果都是坏苹果,倒出去,直到我检查它是好苹果之后,再捡回来,这种方法就叫普遍怀疑。

 

这种普遍怀疑到了何等程度?

 

几乎所有的东西都不能阻碍纯逻辑推演的边界,这是人类思维多么美丽、神奇的地方?

 

不可知论

 

我们往后退一步,合理的推理是精神的,而且的确是存在的,但精神以外的东西,包括我们的肉体,以至于这个世界是否存在,我们不知道。

 

切不可认为这句话是一个妄人讲的话,这句话写在《物演通论》里,我们精神以外的东西是否存在?不可知。

 

这就是伟大的不可知论。

 

也许,你会说这太扯淡、太虚无了吧,如果这样子,我们活下来的意义是什么?

 

请不要从这个角度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想,不可知论不但不会产生虚无,反而是进步的动力。

 

因为当你用不可知论的时候,所有你眼睛可见的东西构成的边界,对你而言,不存在,你完全可以打破它。

 

事实上,恰恰是不可知论,是科学革命的基本精神。

 

 

 科学革命不是我们想象当中或者字面意义上的知识的革命,而是一种无知的革命。

——《人类简史》

 

 

而且,不可知论告诉我们,你首先假设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这是最有效的抵抗所知障的武器。

 

傅盛有一句话讲得特别好:假设自己无知,是自我认知升级的唯一路径。

 

 

掌握这2个工具,给你的思想洗个澡

 

 

在这个认知基础之上,日常生活中,有2个小工具,可以帮我们给自己的思想洗个澡。

 

工具一:敢于说"我错了",破除所知障

 

哲学家卡尔·波普尔曾说过,如果一个理论总是被置于「不可被证伪」的保护之下,那么可以说它已经不再是科学了。能够认识到并承认自己错了,是证明一个科学家仍旧还是科学家的标志。

 

也就是说,科学家背后的标签就是,你要随时敢于承认,我错了。

 

同样,能够认识到并承认自己错了,也是证明一个创业者依然还是创业者的标准。

 

所以,假如你是投资人,我建议你千万不要投资什么样的人呢?

 

就是那些拒绝证伪性的人,我永远都没错,如果我错了,都是别人的错,有没有这样的老板?

 

你看,这就不具备可证伪性了,创业者变成了一个咨询公司了,因为咨询公司就是永远都没错。

 

而且,如果你有错误,后来又为了保护这个错误,继续增加投资,最终导致错误变得越来越大,这种愚蠢就叫承诺升级效应。


✦ 案例:英特尔如何干掉存储器业务?


英特尔早期是做存储器的,但存储器被日本打得稀里哗啦。

 

有一次,格鲁夫和摩尔两个人坐在小房间里谈话,格鲁夫说:公司可能会换董事会,把我们干掉,如果我们选新的总裁,你认为他会干什么?

 

摩尔犹豫了一下:他可能会放弃存储器的生意。

 

接着,格鲁夫盯着摩尔说:既然如此,我们自己干嘛不这么做呢?

 

然后这两个人就把存储器业务干掉了,转到了芯片业务。


这才是真正的创业者,拒绝承诺升级,承认自己错了。

 

所以,再强调一次,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三体》,刘慈欣)

 

工具二:反共识,破除从众效应

 

怪现象

 

心理学家摩尔在《批判性思维》里讲,从众效应是扭曲我们认知的最重要的罪魁祸首之一。

 

大家看,日常生活里面,是不是会经常出现这样的现象:

 

D公司的CEO经常对自己说,如果A、B、C公司在做同样的事情,那一定都是对的;

 

如果大家都去烧钱买用户、买流量,那说明这件事就是对的,如果我不烧钱,那我就错了。

 

中国每年出现上百万创业者,绝大多数是跟风型的创业者,有几个有独立判断的?只是看到别人也做什么,然后我也做了,千团大战、万团大战……

 

我们再看投资人,也有这样一个怪现象:

 

募集资金基本靠PR,判断风口基本靠媒体,项目获取基本靠抬价,尽职调查基本靠审计,风险控制基本靠对赌,投资勇气基本靠合投……

 

没错吧?

 

独立思考,好难

 

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做呢?

 

凯恩斯说过,世俗的智慧告诉我们,对于我们的名声来讲,遵循管理而失败要好过违背传管理而成功。

 

那些遵循风口失败的人和投资人,他也不觉得很羞耻,因为大家都这么做,如果你标新立异失败了,人家会说这是一个傻子。

 

所以,罗素讲过一句话:很多人宁愿死,也不愿意独立思考。

 

当所有人都往死里走得时候,你能不能走一个相反的方向?

 

好难。


✦ 地狱里的石油商(巴菲特的老师格雷厄姆的寓言)


有一个石油商人死了以后要去天堂。

 

天堂的看门人跟他说:我们天堂里面是有名额的,石油商人在天堂的名额已经满了,你别到天堂来了,你去别的地方吧。

 

这个石油商人说:你能不能让我跟其他的商人喊一句话?他说:没问题。

 

这个石油商人冲天堂里大喊了一声:兄弟们,地狱里有石油!

 

只见天堂里面的石油商就往下跳,跳完之后,看门人对石油商说:你快来吧,有你的位置了。

 

可这个石油商人却说:他们都往地狱里去,也许地狱里真的有石油,我也要去看一看。

 

谣言起于他本人,但最后他本人也跳进了地狱。


如何反从众效应?

 

如何破除从众效应—— 在他人犯错的时候,你要走相反的方向。

 

 

✦ 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们贪婪;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我们恐惧。

——巴菲特

 

 

比如芒格,就曾用各种粗鄙的话批评那些著名的机构:


对金融机构和衍生品的警告:衍生品的会计法就是这么恶心,它像阴沟那么臭。错了,说美国的衍生品像阴沟那么臭,是对阴沟的侮辱。

 

对企业管理层做假账的批评:如果你把葡萄干和大便搅在一起,你得到的依然是大便。

 

对基金公司的批评:如果共同基金的监事是独立的,那么我就是俄罗斯波尔修芭蕾舞团的首席男明星。

 

对华尔街的批评:华尔街的平均道德水平连中等水平都不到。华尔街是世界上唯一一处能看着开着劳斯莱斯的富人,向那些挤地铁的人们,讨教成功秘籍的地方。

 

对会计师事务所的批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为了钱居然可以明目张胆地做假账,谁给我面包吃,我就给谁唱赞歌。

 

对股票期权的批评:我宁愿在妓院里弹钢琴谋生,也不愿意靠股票期权来赚钱。

 

你看,芒格就是这样一个靠反从众效应,取得巨大财富和人们尊重的人。

 

所以,并不是说你反从众效应,你就一定会走向社会的批评者、loser、穷人,你一样可以成功。

 

最后,请大家一定要记住这样两句话:


 

✦ 这个世界的问题,不在于聪明人充满疑惑,而是傻子们坚信不疑。

—— 罗素

 

✦ 大多数人的共识一定是愚蠢的。但凡是常识的东西,都是行将抛弃的谬误。

—— 王东岳



 

✦ 推荐书单

1. 必读书——《机器人叛乱》

2. 选读书——《超越智商》

3. 如果你心情好一点的时候,可以读一读《乌合之众》:

  • 群体无智慧,一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的智力就会大大下降;

  • 群体无逻辑,群体只会形象思维;

  • 群体无意识,群体总是愿意听那些意志坚强的人;

  • 群体最渴望的不是自由,而是被奴役。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混沌大学创办人,中欧创业中心主任创业学兼任教授、酷6网创始人
每日关注 更多
李善友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