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任正非讲了一句话,然后……

包政 原创 | 2018-05-15 21:3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任正非 

  01

  华为是怎么成功的?我现在想来,可能我有一句话起作用了。

  1995年年底,某一天早晨,任正非请我吃早饭,我的一句戏言引起了他的注意,我对他说:

  “工业革命之初,土地是财富的源泉,所以有圈地运动;

  二战以后,资本的积聚和集中,是财富的源泉,所以有圈钱运动;

  九十年代是知识经济时代,我认为,人是财富的源泉,能不能把最优秀的人聚集起来,并让他们发挥作用,以团队的方式发挥出他们的能动性和创造性,那这个公司将一定成为这个时代一流的公司。”

  这话说完以后,任正非心动了。

  任正非也学过亚当·斯密的理论。亚当·斯密讲了整个生产的三要素:土地、资本、人。他确有体会,以往的很多社会上的名流企业都是以土地和资本来挣钱的。有什么样的企业真正能够依靠人这个资源的创造力和能动力来挣钱呢?

  因此他马上把最重要的一个手下,负责人力资源管理的张建国找来,说:“跟深圳市政府要400个名额,把四大邮电学院的学生一网打尽。”

  张建国当时愣了,任正非说:“你还不去啊,快去办吧!我用不了,其他公司也别想用!”直接垄断人才。

  02

  当时这个行业里的四大企业叫“巨大中华“,巨龙、大唐、中兴、华为。

  给多少钱?这是大问题。这迫使华为走上了股权激励的道路。

  当华为员工上上下下的钱,都变成了股票,或被圈进华为银行后,你们想想看,结果会如何?形成了强大的约束机制,把所有人都约束到一个体系之中,这就是所谓的共同体。

  感兴趣的可以看看任正非写的《一江春水向东流》这篇文章。

  等到万门机研发出来之后,任正非哭了,这之前没有,之后也没有,那天他哭了,说了一句话,我们终于活下来了。

  但凡有一点良知,如果华为做不成,任正非无颜面对江东父老。到了那一天,楚霸王也只能自刎于乌江边上。员工就更不用说了,所有的股票将成为一堆废纸。

  所以我经常跟老板们说,不要老谈激励,要谈约束,如果没有约束,共同体是不可能形成的。

  有很多咨询公司搞什么一九分成二八分成,那是激励杠杆对吧。但他们建立的是共同体吗?

  激励和约束必须对等,我们不能片面地讲激励,不能单方面讲共享,必须是共享利益、共担风险,才能强化员工的维权意识,才能够激活员工的公民意识,才能形成共同体。

个人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和君创业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裁。一直致力于战略管理、市场营销、组织变革,以及人力资源管理等领域的研究与咨询。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