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不到这4条的人,不配做老板!

曹德旺 原创 | 2018-05-09 13:4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企业家 管理 

  成功应该坚持因时因地因人因事,针对这些东西变化而变化,才能把企业发展起来。如果只坚持一个方向,待在那个地方不变,就等于死亡。

  通过反思和思考,我觉得企业家至少需要四个“自信”。

  文化自信 

  作为企业家,必须要有信仰,能够对中国古代文化,不说要像教授那样精通,但起码要熟悉。

  中国古代文化教会我们义跟利。

  义,就是责任感,即我们应该勇于承担责任,承担义务,并且一点都不能含糊。

  做任何事情都要以人为本,尊重天下所有人,包括你的供应商,你的员工干部等等。

  此外,国家与法律不允许的事情,坚决不做。

  从利的角度来讲,在不影响你发展,不影响你生活质量的情况下,也应该适当地做一些事情。

  国际上考评企业家的条件之一是可持续发展能力,你想做好事,但如果没有吃饱穿暖,那肯定不行。

  所以,从社会更大的利来说,一定要记住,你存活的时间越长,你越要能够负责任地做事情。

  我们做老板的,一定要记住承担责任,遵纪守法的同时,要赚到足够的钱,因为这是公众对你的回报,也是社会对你的回报。你也只有这样,才能够长久生存下去,才能够造福社会。

  行为自信 

  有些企业家,做事情总是急功近利,单单为了一己私利,最终落得被抓的田地。

  我是福建省最大的民营企业,至今已经捐了200多亿。我为什么会捐这么多?感恩国家的改革开放,感恩福建人民对我的理解。

  前段时间,在博鳌论坛上,我讲特朗普将会是美国最伟大的总统,被人家批判得半死。我是标准的生意人,自19岁起就跟爸爸学做生意,我们不断强调的是管不了别人,可以管得了自己。

  凡事多说好,多鼓掌,给人家信心,是积德;看得不顺眼的地方,不表态,这也是最起码的修养。

  什么叫贸易战?不就做生意嘛。我跟美国人讲,其实就两个情况,一是你会生产,二是中国人卖得太便宜。你们并不是因为中国人长得漂亮或者长得帅,才跟他们买,也不可能是因为近。这就是买卖,两个人只要有一个不同意,买卖就做不成,这是很现实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贸易逆差的问题。

  再来说说“税”。

  美国的税跟中国的税不一样,美国的税是怎么做的?特朗普上台要做分配,这次降税大概40%,1.4万亿美元,要知道联邦税才收3万亿美元,这个数量在美国还不够军舰的钱。

  除了税这部分,美国联邦的第二个工具是货币。

  美国联邦有储备金在手上,并且拥有货币印刷权限,因此特朗普的税改很成功。但这个方法中国人不能使用,现在我们的增值税是过度税,大概占据国家财政的40%左右,只能坚持下去。

  再看看日本,日本就是美国体制的照搬。我在跟日本企业家稻盛和夫的对话中提到,企业家必须要有信仰,企业家管的是一家企业,政府管的是一个国家,从宏观层面上看,有意见可以提,骂就不对了。

  企业家要有担当,不仅仅是做自己企业的事情,还必须要有家国情怀。多关心国家的事情,用心去关心,去爱,这就是企业家的一个行为自信的必备。

  能力自信 

  企业家在战略决策跟管理方面,必须具有能力,特别是在投资决策上,差之一毫,失之千里。

  经营是没有规矩的,完全是一种判断。我自己有自己的一套说法,我们会根据某个现象进行判断,现象总是会一环扣一环的。

  在市场经济里,需求是动态的,当你发现这个东西好卖的时候,其实已经晚了。

  比如说卖橘子,今年你准备运一千吨橘子到北京,去之前要先调研当地情况,还要了解柑橘产区今年的状态,然后再弄清楚近些年在北京做的比较成功的厂家、商家,最终确定你要什么时候进入市场,用什么办法进入这个市场,盲目跟风做,肯定不行。

  我从业办厂40年,很自豪地说,从没有一单失败过。我在9个国家和地区投资了数百亿,一旦我们意识到机会就到马上行动,等你弄清楚以后,我们差不多已经成功了。

  随着环境现象来做,这就是经营的决策。

  决策不能失误,管理也很关键。

  我是小微企业出身,在当初的政策环境下我招不到人,我就自学财务、生产管理、销售采购等等,学完回来后再教我的团队。

  福耀集团现在数万人,主要干部都是我培育的,他们既是我的管理团队,又是我的决策团队。毫不夸张的说,在福耀,最难做的会计和财务,我做得是最专业的,最好的,所以企业家必须具备足够的能力自信。

  政治自信 

  前段时间,有美国企业来福耀调研,与政商两界都做了深度的沟通与交流,他们一致认为,福耀是中美合作的最好典范。

  我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常常跟美国人讲,我是中国人,中国是我的祖国,我爱我的祖国。但是我来你们这边作客,我会很尊重你。

  不管是在外国人面前,还是在自己国家,我们做企业的都应身先士卒。我们是社会的一分子,接受国家的管理,对于一些问题,如果没有足够的了解与体验,我们就没有发言权。

  我很自觉地遵守着这样的原则,长期地跟政府保持一致,也受到他们的尊重,他们也很愿意接受我。

  问答环节:

  问:这么多年来,您一直都比较专注的做福耀,这跟很多企业不一样,有些企业一会做房地产,一会做金融,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曹德旺:福耀建厂初期,听说做汽车维修很赚钱,我们马上就争取去做这事。当时政府也鼓励我,福耀工业区给我开发,包括银行、地方政府、县政府都参与在里面,做了2、3年,没有东西出来,福耀差点倒掉。

  后来去跟香港一个总监请教,我说应该怎么做呢?他告诉我,你最喜欢做什么就留下什么,其他全部卖掉。  现在,福耀已经是全球第一大玻璃厂,全球至少90%做汽车的都是我的客户。

  我坚定相信,即使能力有限,只要上下游做清楚了,一样可以做几千亿。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早在1987年,曹德旺就开始生产汽车玻璃,是国内较早涉足这个行业的企业。1993年,福耀集团作为第一家民营的中外合资企业在上海证交所上市。今天,福耀不但占有国内大约一半的汽车玻璃市场,还占据了美国市场的大约10%份额,对美…
每日关注 更多
曹德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