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盛和夫与东方文明复兴

文武 原创 | 2018-08-13 14:41 | 收藏 | 投票

 

 

Larry Shiner在《经验研究中的世俗化概念》一文中,认为宗教世俗化具有六种含义。其中一种,表示宗教团体的价值取向从彼世向此世的变化,即宗教从内容到形式都变得适合现代社会的市场经济。

 

世界几大宗教,其核心教义,除基督教、犹太教外,至今为止,几乎都不具备与市场经济体制的融洽性与互益性。但是,稻盛和夫却对此作出了一种新的大胆尝试。稻盛和夫对于佛教的理解,正是基于这一层含义。也正是这一点,让稻盛和夫的思想上升到了前人所未达到的高度。从宗教世俗化的角度去理解,其实稻盛和夫的思想,所提供的是东方文明复兴的可能!稻盛和夫众所周知的人生实践,也为这种文明复兴提供了值得后人在精神和人生实践上始终追随的范本!

 

在稻盛和夫的理解中:

 

一、世俗成就,应当意味着真正的功德,积极的有益的贡献;而积极的有益的贡献,即意味着创造出真正的可用于布施并带来功德的财富。

 

财富有两种,一是物质财富,一是精神财富。两种财富都可用于布施。但其中的物质财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多数物质财富,实际并非由布施者自身创造出来。很多时候,当我们说一个人富有,实际这位富人的财富来源,只是一种对财富的巧取豪夺,对财富的霸占。比如已经过剩产出的房地产,实际就不是一种利润来源,不能带来人类总体财富的实际增长,而只为实现财富转移:从多数人不断的转移到极少数人。财富转移分为两种,一种是在可触及的自然与人之间转移,一种是在人与人之间转移。财富创造分为两种,一种是技术创造,一种是技术应用。劳动就是技术应用。只有对人类总体财富的增长作出贡献,才算是创造财富。倚权弄权多分多用、持权抢劫,绝不是创造财富,而只是霸占财富和抢劫财富。地球上的矿藏,就不是人类创造的财富,而只是人类所霸占并独享的财富。科学技术才是人类真正的唯一的利润来源,其他所谓利润不过是财富转移。当这些财富被布施出去,其布施,只能是一种赎罪,是对于自身罪孽的自觉减轻,只能缓冲、防止功德的减少,而不能增加功德。当一个人通过新技术创造出前所未有或前所未能享用的新财富,这样一种财富,才是真正的贡献,用这样的财富去布施,才能增加功德。追求世俗财富未必能够增加功德,而只有创造出新的世俗财富并将之用于布施,才能增加功德。

人工智能使之现在大部分人口作为生产工具的价值,已经消失。与人工智能同步发展的其他新兴技术也正使之现有人类的多种价值丧失殆尽。这个时代使之人类更加清醒的认识到:人类最大的资源,是脑力资源,每一个人都是脑力资源矿,其存在价值,也就是对此矿藏的开掘,而判断其矿藏之价值的唯一外部尺度,只能是所谓技术的核心价值:效用与效率。只有创造出效用与效率,才能创造出用以布施的财富。

人类史是技术发展史。也是技术更多的为精英所用,技术的好处更多的精英所享,而不平等的状况更其严重的历史。但是作为技术贡献者,作为做大蛋糕的人们,他们的功德是真实存在的。科学技术的功利性,就在于能够为人类群体带来更大的能力、新的能力和更多的财富。而技术贡献者,正是科技功利性的来源。稻盛和夫:成功之道在于利他之心。对科技的价值发掘,正是利他之心的体现和利他之实的实现的唯一途径!

布施即贡献。布施即功德。布施的多少与功德的多少是成正比的,有多少布施,就有多少功德。

布施,即利他。利己的能力实际也就是利他的能力。通过利他来利己,才是正确的思路和正确的道路。

 

二、世俗成就不再是目的,而追求世俗成就的过程,恰恰是实现目的的必要手段。

 

稻盛和夫:重要的是,我们要把人生中遭遇的各种各样的事,无论幸运也好,灾难也好,都看作上苍对我们的考验。

稻盛和夫:人生就是一个修炼场,唯一的目的是修炼灵魂。

稻盛和夫:什么是人生?人生是在感悟中不断完善自我的过程。

 

佛交给我们什么?

佛交给了我们一个机会,一个场所。生命即为磨练灵魂、锻造灵魂的机会,生命所生存于其间的世界,即为磨练灵魂、锻造灵魂的场所。多数人将空耗生命而一无所获,但许多人仍将领悟到佛的意志,并自觉磨练灵魂、锻造灵魂。

出生,是播种。死亡,是收割。生命的过程,即为灵魂果实成长的过程。

佛的存在,意味着一道进步的阶梯,伸展在了我们的前面。

每一个人,都是一颗成佛的种子。

灵魂依附于肉身而诞生、存在并成长,其成长的终极目的,即为佛。

生命,不过是灵魂成长的一个过程。

当生命结束,灵魂成长的过程也就结束。在这个过程中,人应当去经历更多的磨难和痛苦,使之灵魂更好的成长。生命并不是一无所获。生命的收获,就是成长的灵魂。有成长,才会有喜悦。

《心经》:心无挂碍。

《尚书》:烈风雷雨弗迷。

元稹:修身不言命,谋道不择时。

韩愈:“苟余行之不迷,虽颠沛其何伤?”

《增广贤文》: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生命,即修行。

 

三、世俗利益动机的个体行为模式,应转变为出于精神需求的终身自我管理的个体行为模式。

 

稻盛和夫所倡导的个人行为自驱力不再是物质利益,也不再是世俗成就,而完全是热诚的信仰所给予的精神动力。

 

稻盛和夫:当遇上难以克服的困难,认为”已经不行了”的时候,其实并不是终点,而恰是重新开始的起点。

稻盛和夫: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比任何人更多钻研,而且一心一意保持下去。如果有闲工夫抱怨不满,还不如努力前进、提高,即使只是一厘米。

稻盛和夫:摒弃感性所带来的烦恼。不要总是愤愤不平、杞人忧天、自寻烦恼。相反地,为了不致事后后悔,更应全身心地投入工作。

——这是六波罗蜜中的忍辱!

稻盛和夫:“持续就是力量”。这是至理名言。

稻盛和夫:坚持”愚直地、认真地、诚实地”工作。

稻盛和夫:请为自己的每一步小小的成功而感动,并把它当做动力,更加努力地工作。

稻盛和夫:成功的人往往都是那些沉醉于所为之中的人。

——这是六波罗蜜中的精进!

稻盛和夫:在人生中,与能力相比,热情和思维方式要重要得多。即使能力不强、但拼命努力、又具备为他人尽力的思想境界的人,比起那些能力优秀,但不肯努力、持有负面人生观的人,人生的结果会好许多。能力稍差不必灰心。坚持不懈的努力以及正面的思维方式,一定会将你培育成才,让你取得丰硕的成果。

稻盛和夫:人生最重要的事莫过于“内心描画什么”。所谓“内心描画”,是指你的“想法”、“观念”、“理想”、“希望”,或者说你内心所持有的“哲学”、“理念”、“思想”等等。这些决定了你的人生。

稻盛和夫:人生的道路都是由心来描绘的。所以,无论自己处于多么严酷的境遇之中,心头都不应为悲观的思想所萦绕。

——这是六波罗蜜中的智慧!

 

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无论是忍辱、精进还是智慧,都是儒教对于“志”的明悟与实践!

 

四、稻盛和夫的思想中,最了不起的一点!

 

这是一切伟大宗教的共通之处!人类最早的宗教泛灵论,对于人类所猎杀的动物,也会有一种感恩之心。儒教讲求孝义,佛教有佛恩浩荡的说法,基督教有饭前祷告,真诚感恩于上帝丰盛的馈赠!

稻盛和夫:活着,就要感恩!

所用所有,包括生命本身,必要珍惜。感恩,是一种自利,利于对幸福的生命感受的获取与体验,每日都能深化必要珍惜生命、珍惜所用所有的真诚感受。做事不可触怒鬼神;做人不可不懂感恩。宽恕所有,包括正恼怒的。感恩一切,包括正承受的。

感恩是基础。只有感恩,才会敬天爱人!生命就是最珍贵的礼物!活着就是必须回馈这个世界的给予,这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

儒教和佛教原本相通,在稻盛和夫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这种相通之处。

稻盛和夫:物质有”可燃物”、”不燃物”和”自燃物”,人也可以分成这三种。要做就做第三种。自燃性的人是指,最先对事物开始采取行动,将其活力和能量分给周围人的人。可燃性的人,是指受到自燃性的人或其他已活跃起来的人的影响,能够活跃起来的人。不燃性的人是指,即使从周围受到影响,但也不为所动,反而打击周围人热情或意愿的人。

《论语》:见贤思齐。今之贤者,古之贤者,皆为贤者。见贤思齐的人,就是可燃性的人,而自燃性的人,意味着自立为贤者,比肩于贤者,超越于贤者。

自燃性,必然是来自于真诚的感恩!

智慧意味着明了。

感恩才是正念。奋斗才是正途。用什么来感恩?当然是奋斗,是奋斗的行动和成果!智慧意味着奋发有为的人生选择。应当为不肯求真务实与生存能力低下而惭愧。应当为自作孽自作践颠倒堕落的生活而惭愧。智慧意味着发奋图强的行动和意志。人生之必要幸福乃利于遂愿与进步的坚忍力为。人生之本质意义乃自觉、自发、自动以求不断完善与提升的精神。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