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导向,不要做上级愚蠢的殉葬品

孙陶然 原创 | 2018-09-18 14:0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组织 

  工作中,相信每个人都会遇到你认为上级的做法是错误的,是不可能达成结果的时候,应该怎么办?

  有人认为,我只是执行者,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上级的指示对错与我无关;有人认为,我需要向上级反映我的意见,至于上级听不听不是我能决定的,反映了我就没有责任了;也有人认为,我必须向上级反映,如果上级不听我就向上级的上级反映,甚至不惜抗命以达成正确的结果。

  显然,第三种做法是正确的。

  一个组织就像是一支行军的队列,上级是走在最前面带路的人,如果路带错了,跟着走只会一起掉到沟里,成为上级愚蠢的殉葬品,发现路错了当然应该高声示警,甚至越级反映,甚至“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以达成结果。

  这是标准的“结果导向”。

  实际上,很多好莱坞大片的主题都是如此,在组织战斗乃至世界人类遇到危机时,不起眼的小人物奋起抗命,依照普世价值、基本逻辑和常识行动,最终挽救了结局。

  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没有遵从上级撤退突围的命令,而是根据战场情况从正面突出重围并击毙日军高级将领,也是同样的道理。虽然上级以战场抗命处分了李云龙,但是与胜利相比,处分是相当值的,并且从长远来看,上级终究是欣赏和认可李云龙的。

  在我们的组织中,我鼓励这样的行为,如果一个组织的成员都成了只会对上级决策“唯命是从”的人,这个组织是没有活力,是很危险的。

  遗憾的是,近期搬家的事以及征信的事,责任人的下属中并没有这种结果导向思维和行为的人,所以,只能集体成为上级愚蠢的殉葬品。

  00

  当然,上级如果错了,可能有两种情况:战略上错了和战术上错了。

  战略性错误是方向错了,是没有做正确的事儿。

  说实话,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战略是一个职务行为,只有站在足够的高度,才能够制定和理解相应的战略。夏虫不可语于冰,井蛙不可语于海,站在山顶上的人永远不要和站在山脚下的人争论风景。

  上级是比你级别高的人,因此他一定比你更了解方向,一般情况下不要轻易质疑上级对方向的把握。但有一种情况不在此列,就是上级在态度上和能力上不胜任时,这时候上级的错误往往就是方向性错误。

  上级的方向性错误是最可怕的,必然达不成目标,必然将团队带向沟里,这时候团队之中的有识之士以结果为导向的思维和行动尤为有价值,尤为重要。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判断上级在态度上和能力上不胜任呢?很简单,靠逻辑和常识,相信逻辑和常识:凡事不合逻辑必有问题,超越常识就是骗局。

  战术性错误是方法问题,是没有把事儿做对。

  譬如,前方出现了危险,上级没有看到,被你看到了,或者是你认为现在的做法达不成结果而你有更好的方法,毫无疑问,这个时候,你必须大声讲出来,告知上级,如果上级不理会不接受,你要反复讲,同时要告知上级的上级,如果还是没有反映,就告知更上级直至最高级别。

  00

  管理上,指挥序列上,我认同逐级指挥,我的上级的上级不是我的上级,但信息传递的系列不是如此,组织内应该最大限度保证信息沟通的通畅。

  拉卡拉五行文化中《12条令》有一条“亲撰周报”,明确要求每周一中午12点每个人必须亲自撰写一份周报,发送给自己的上级,抄送给上级的上级,就是给大家提供一个跨级信息传递沟通的机制。

  实际上,日常工作中很难遇到上级战略性的错误,99%以上都是战术性的错误,所以如果你认为上级的安排是有问题的,一定要第一时间提出来,如果上级不理睬而你又认为非常重要,一定要反映到上级的上级甚至最高层,这是一个“天壤之别”的时刻。如果上级真错了,你力挽狂澜了,不但团队达成了结果,你也同时脱颖而出了;如果上级真错了,你意识到了但没做努力改变,团队达不成结果,上级失败的同时,你也成了上级愚蠢的殉葬品。

个人简介
199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1991年—1998年任北京四达集团副总裁、北京四达广告公司总经理、中国福利集团总公司副总裁等;1998年—2000年,任北京恒基伟业常务副总裁、深圳恒基伟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等。2003年起任…
每日关注 更多
孙陶然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