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佩服任正非

叶檀 原创 | 2019-01-22 11:5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任正非 

  我佩服任正非,不是因为他成功,而是因为他清醒。

  从华为这家企业身上,从任正非身上,可以看到最具国际意识、最务实的企业和个人,怎么看待这个时代,怎么度过难关。

  我们可以学到,他们怎么利用国际通用语言,运用所在国的法律武器,走过狭窄的瓶颈。

  这些企业、这些人,是中国40年的丰硕成果。一批企业家,金融专家,法律专家,技术专家,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成果,是竞争的顶梁柱。

  我为什么佩服任正非?

  1.极度的克制,在最大的压力下,坚持常识。

  华为最近遭遇到一连串事件,任正非有理由牢骚满腹。但他的表现非常清醒,除了极少数时间流露出舐犊情深,他没有煽动情绪,而是压灭怒火。

  他绝不跳别人挖好的大坑,强调遵守当地法律的重要性。企业在任何国家都必须要遵守业务所在国所有适用的法律法规,包括联合国、美国和欧盟适用的出口管制和制裁法律法规。

  2.坚定地强调保护知识产权,哪怕曾经吃过亏。

  我听到过太多的人强调,在特殊发展阶段,不应该过度强调知识产权,否则,将事事掣肘。

  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我们没什么可保护的,现在,保护知识产权是在保护我们自己最可贵的创新大脑,不是被迫,而是必须。

  任正非说,如果我们把知识产权当成物权,可能国家的科技创新发展会更加好一点。就是知识产权法若是物权法的一部分,侵犯知识产权就是侵犯物权,这样的环境有利于原创发明。

  没有原创发明,哪有未来的“高通”呢?我们应该认识到,知识产权保护是有利于国家长远发展的,而不是西方拿来卡我们的借口。

  2002年以后,华为经历了几年困境,2002年时候遭遇思科全方位的知识产权官司,2002年12月,思科全球副总裁拜访华为,提出华为侵犯了其产品知识产权,要求华为承认侵权、赔偿,并停止销售产品。

  华为当时的做法是,停止销售有争议的产品,但不接受侵权的指责。任正非说:“敢打才能和,小输就是赢”,当年的艰难一役,华为走的是国际化法律与技术之路,他们已经回不到封闭时代。

  这一次更加棘手,相信华为能以国际一流的专业团队保护自己,也能够调动常人无法想像的资源。

  3.一家处于风口浪尖的企业,时刻觉得自己第二天就要倒下,把企业的倒闭作为永恒的哲学命题。

  这条霸王龙一直担心自己有朝一日会被灭。1月17日,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觉得除了困难,都是困难,没有不困难。

  这不是第一次说,肯定不是最后一次说。华为一直在否定,再否定,上升。

  现在华为还在强调作战,华为人力资源战略重心工作近期的规划是:一切向“作战”靠拢,努力让所有形式主义的不增值管理都消亡。

  未来几年,整个大形势应该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华为要有过苦日子的准备,对经济形势做出正确估计。

  华为过得不错,有博弈的筹码。

  5G时代来临之前,全球产业链重构之际,华为处于风口浪尖,就是因为华为是一个有实力夺冠的选手,否则,谁会花力气围追堵截?

  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华为营收893亿美元,位列第72位,思科营收480亿美元,位列212位。

  财富多并不稀奇,华为是世界最重视研发的企业之一。

  看看专利数量。从2013年到2015年,WIPO(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报告显示,前十中有8家来自中、日、韩国。其中,日本佳能以24006件专利数量夺得第一;其次是三星,专利数量为21836件;第三则是国家电网,专利数量21635件;华为以14605件排名第七。

  2016年,中国发明专利授权数量,第一,国家电网,总数为4146件,华为是2690件,排名第二;2017年,国家电网以3622件排名第一,华为第二,专利数量为3293件。

  行业内的对手,无不尊重华为的前瞻,华为对研发的投入,对市场的尊重。

  你如果以为任正非送的无非就是一碗鸡汤,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个送鸡汤的人有着雷霆手段,看看华为有多少前员工因为知识产权入狱,看看华为为了效率与成本,怎么样全员就地免职,看看华为是怎么样不用平庸员工的。

  这是一家务实到可怕的公司,用的就是实事求是这一招。

  任正非信奉的是灰度决策,运营没有非黑即白的事,看到过华为前员工的吐槽吗?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吐槽,才让我们感觉到商战的真实。彻底按照某一款理论运营是没有活路的,只有最合适,而没有最好。

  在商场,一说好,就是错。说合适,才是对。

  面对强大的对手,要做的是,正视他,学习他,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成功之路。每次看华为的资料,巨额研发,军事作风,严酷的管理方式,总是让我想到最艰难的战争年代。

  最可贵的感情,是饱含深情,还能克制和努力。

  没有低成本大规模的工程师,没有基础教育,弯道超车是不可能的。

  任正非一直在说基础教育,对一个国家来说,重心是要发展教育,而且主要是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的基础教育。

  我们国家要和西方竞技,唯有踏踏实实用五、六十年或者百年时间振兴教育。五十年以上的时间发展基础教育,让所有的孩子接受良好教育,极难。

  这五六十年作好自己的事,作好高端制造的转型,作好基础教育的均等化,培育出几十万家细分行业的龙头企业。

  有的环节,绕不过去。

个人简介
财经评论员,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从历史上的政治与经济转到当下,是希望看得更透彻。
每日关注 更多
叶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