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创新领导者的五力模型

杨壮 原创 | 2019-11-18 17:1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领导者 

 

  当前的世界趋势极为复杂、多元、不确定——对今天的领军人物(Leaders)来讲,是个十分艰巨的现实。在这种现实状况之下,由于复杂、多元、不确定等种种因素,整个世界变得极为动荡不安。

  在过去年教过的学生中,我看到很多人对未来充满了恐惧,还有些人对未来充满了纠

  “我看不清未来怎么做……我很难给我的企业制定一个长远的发展规划”。

  这种竞争和挑战是多方面的。除了刚才提到的整个局势正在经历重大变革之外,经济在今年也开始下滑。我们清晰地看到一些企业正在面对很多国内和国际的挑战——企业出现营收下滑、技术发展添加的机遇和挑战等等。由此被颠覆的企业的数字、行业的数字,都在不断增加。其中,中美贸易摩擦以及不确定的国际形势给中国——特别是在国际经营上比较活跃的中国企业带来巨大挑战。我们目睹了国际的挑战转换到国内,目睹了组织面临该如何进行变革和创新,目睹了组织变革和创新的重要性正在超越“文化”和“战略”这两个重要课题。

  如何让组织具有灵活性,同时又保持高效,又让员工能够在变革情况下继续往前走?

  我个人觉得,这里最重大挑战是领导——是国际化的领导力和价值观的挑战。新时代领导者一定要有新时代的风范,特别是新时代创新领导者,必须具有定力。而这种定力和风范,由于环境不断变化,给我们也提出了更多的要求。因此,今天的领军人物和创新领导者的特质要从传统时代有所变化。

  创新领导力的模型

  五

  力

  一

  驱动力

  Driving Force / Motivation

  驱动力的核心是要有自己的梦想,过程中很重要的是价值观。

  在我演讲前会场弹奏的肖邦暖场曲对未来充满梦想,和今天讲的题目异曲同工。我们首先要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很强的驱动力、清晰的价值观、明白自己该做什么、更加明白自己不该做什么——这种驱动力能够让中国社会、中国经济持续往前走。

  最近去到日本,看到日本社会正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很多十岁的日本年轻人在互联网条件下变成宅男,哪儿都不去,无欲无求,对未来没有激情。而这与当下中国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呢,我自己从老师的角度,看到我们商学院的一些四五十岁的学员,已经有些成就,但面对挑战时,驱动力开始发生变化——整个人的激情和对未来信心降低了。因此,领军人物在变化时代的驱动力是第一要素。

  在领军(Leading)的过程中,价值观同样重要。我对“价值观”的定义是:行动的动机——你特别想干什么,也就是特别愿意去做的一件事情,背后是什么在推动你做这件特别渴望和梦想事情。其次,是选择的排序:你做这件事情,采用什么样的方式和方法?面对众多选择都可以实现目标的时候,你的方法和选择是不是对的?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我想成为世界最富有的人”,但我们的做法绝对不是去抢银行或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

  一个人有了价值观,才能有很大的梦想。

  三年前,我曾带着一组企业家学员到以色列游学,此行给我留下及其深刻的印象。92岁的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跟我们的学员谈了一个小时,其中一大半的时间都在讲同一件事情:梦想。

  管理学大师德鲁克曾提过三个经典问题:

  我们的事业是什么?

  我们的事业将是什么?

  我们的事业究竟是什么?

  如果驱动力有了,但在变化的环境下,面对这三连问产生任何思想动摇,我们也不可能在当下这个变革的时代一往无前。

  马丁·路德金的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想》发表于1964年,那时的美国社会种族歧视严重,但马丁的梦想很明确:希望有一天孩子们一起手拉手去上学,不论是白人、黑人、黄种人,大家对一个人的评价并非肤色,而是他的品格和个人价值。

  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是怎么认为的呢?他认为,我的一生,我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这是乔布斯的驱动力。如果我们的一生中,每个人都有乔布斯的这种思想和理念,我想中国的经济会持续不断的往前走。

  

  洞察力

  Insights / Judgement

  洞察力是什么?

  是战略的定位,是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

  洞察力另外一条是:深思熟虑,做出极为正确的判断。

  当我们有了伟大的驱动力、持续的驱动力之后,我们还必须有洞察力。在过去十几年中,我们很多中国优秀卓越企业家,他们在这方面做的相当之出色。

  另一方面呢,我们也有很多的创业者、企业人,他们在做事过程中对事物没有洞察力,因此他们的企业犹如昙花一现。而这样的企业,对自身、对员工、对社会带去极为负面的影响。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苏联、斯大林、罗斯福,包括英国的张伯伦都对希特勒本来面目看不清楚的时候,丘吉尔在英国发表讲话(如图),他在1940年的时候,让英国人跟希特勒抗击到底,绝不投降!因此,英国最终是少有的没有被希特勒占领的欧洲国家。没有丘吉尔这个伟大的领军人物,我觉得英国在当时就很难往前走,只因为丘吉尔看得清晰。

  拿坡仑也曾说:作为伟大的领导者。他的成就不在于他的勇敢,而在于《拿坡仑法典》,拿坡仑的洞察在于:建设一个社会,一定要有一个法律体系,那么建立好法律体系之后,对未来这个社会出现的问题就能够有一把很好地解决问题的钥匙。因此,《拿坡仑法典》至今为止,仍然是法兰西国家在民法运用中非常重要的依据。

  日本著名企业家稻盛和夫的成功方程式是这样的:

  思维模式 x 热情 x 能力 = 成功

  这是个不得了的公式!如果一个人的能力很强、很努力,但如果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思维模式是负面的,那他越努力,对社会和周边人的负面作用就越大。这一点离不开稻盛和夫对人性的深入洞察。

  巴菲特讲投资时也曾提到,正直、勤奋、活力很重要,但如果缺乏了正直,其他的一切都没有用。在这一点上,东西方的企业家——巴菲特和稻盛和夫,两个人的核心观点异曲同工,但很多人忽视了这一条。

  三

  创造力

  Creativity

  要有创造力就必须有原创力,必须敢想、敢说、敢问、敢讨论、敢思辨、敢越一步,这跟每个企业家和创新者都深刻相关。

  什么是创造力?“创造力”在某种意义上跟”创新力”(Innovation)不一样。创造力是对人类一切知识、物品、思想的一种原创能力。创新力常常可以从原来一个点进行创造,也就是美国企业家所讲的,中国人特别擅长“从一到十”这种变革和更新,但是“从零到一”比较差,这跟我们教育和历史有很大关联。

  德鲁克一直问一个问题:企业做一件事的目的是什么?企业的目的是创造客户——他这里讲的“创造客户”极为重要,它是要创造人。

  熊彼特讲企业,则特别强调“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实际上是创造性地破坏,是对传统组织文化行为的极大反抗与反叛,以此创造出新的思想和思维。

  我曾造访以色列海法大学,海法大学的教授总结了以色列的三条创造基因:

  勇于想象 (First to think)

  勇于行动(First to move)

  勇于做大(First to scale)

  这三个勇于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说十分艰难,这与跟文化和教育制度和水准也有着极大的关联。

  任正非在他的华为理念中讲到,企业价值观是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艰苦奋斗。我把这些都归类为创造力。

  四

  专注

  Focus

  有了创造力还不够。

  当下做的好的中国企业,没有一家不是专注的。

  专注力对于我们十分的重要。

  苏格拉底讲过,“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的人,最容易得到其他人的服从。” 苏格拉底论“专注主义精神”,实际在讲:专注力是选择的问题,选择的问题是哲学的问题。一个人,只有懂得放弃,才会专注;只有懂得聚焦,才能把一件事情做好否则任何事情都只能是昙花一现,毫无意义。

  专注力最核心的是工匠主义精神。

  中国一直说学习日本——日本的百年老店达到三千多家,更有一家拥有1400年的历史,这是值得中国企业认真思考的。没有专注精神,我们很难让中国企业长久。而当下,中国的百年老店大概是5到10家,这是很凄凉的一件事情。如果我们足够专注,我们的问题一定能得以解决。

  德鲁克在讲到《卓越有成效的领导者》五大要素中,专门讲到“专注”:

  时间上专注

  事情上专注

  选择上专注

  只有真正的专注、管理好自己之后,才能真正的管好企业,才能真正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做到“基业常青”。

  巴菲特也对工作极为专注。我不赘述他的价值投资方法论,他另有一句名言:“每天早上去办公室,我感觉我正要去教堂,去画壁画。”他喜欢他的工作,将其当做画壁画一般地专注。

  在今天的经济商业环境中,我真切地看到,商学院的学生毕业之后,在这一点上极其缺乏。有的人两个月换一个工作、两三年换一个工作,但对任何工作都没有很强的兴趣,也不是特别的热爱。

  如果你不喜欢你的工作,或者你做的你不喜欢,将来你是很难专注的。

  五

  自控力

  Self-control

  自控力不是自律。

  “自律” 和 “自控力” 很像,自控力是控制自己情绪,控制、把握、驾驭自己的命运、价值观、人生观以及性格特制的一种特殊的能力。

  在今天的中国、今天的互联网时代,中国和西方已经是完完全全线上沟通的一个时代。我们面对巨大的挑战,更面对众多的诱惑,能不能自己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控制住自己的想法,能够有自己驾驭自己的能力,变得尤为重要。

  斯坦福教授曾总结过 “第五级领导者”两大特质:

  谦逊的性格、坚韧的意志。

  这句话跟中国的古很像:

  外圆而内方,内圣而外王。

  *内圣而外王:意思是指内具有圣人的才德,对外施行王道,出自《庄子.天下篇》。是说君主内心圣明,有圣人之德,然后对外施行王道,将圣人之仁推广开来,是仁治的一种表现。

  中国的很多东西和西方是一样,因为人性是相通的。从这个点上,我们大概能够知道企业家应该专注什么,所以在自控的过程中,最关键的一条是“坚毅”。

  有位美籍华人教授安吉拉写了一本书叫《坚毅》(GRIT),中信出版社已翻译出版。她研究了所有成功人士主要成功因素,最后发现坚毅是最重要因素,并且没有可替代因素。

  一个人的坚毅 x 努力 = 技能

  一个人的技能 x 努力 = 成就

  没有努力——个人的天赋、人脉关系、社会资本、知识储备就都无法达成最终目标。因此,“坚毅” 本身极为重要。

  巴菲特也强调投资者情绪的自我控制:投资人有很多能力,有正常人的智商之后就要控制情绪,因为人极容易陷入被情绪左右的一种境地。

  卓越领导者身上特质是:始终如一,言行一致、可信任、诚信正直。从西点军校的方方面面,我们也不难看出:应该按自己心中最大的力量,去控制自己的人生和性格。然后,在实践过程中,像德胜洋楼一样:诚实、勤劳、有爱心、不走捷径,不玩小把戏,取得伟大成就。

  人若没有自控力,很难取得持久的成功。

  结

  语

  从个人领导力走到组织领导力,从组织领导力真正能够做到人治、法治、心治的完美结合。我们中国企业不仅能从规模上成为巨无霸企业,中国企业也能够让全世界的消费者对我们企的业表现出由衷的尊重。

个人简介
杨壮,博士,北大国际MBA美方院长,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兼职教授,美国福坦莫大学商学院副院长、终身教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硕士及管理学博士,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公共事务管理硕士(MPA),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北…
每日关注 更多
杨壮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