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人创造未来,普通的人等待未来

冯仑 原创 | 2019-08-12 12:1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 普通 伟大的人 创造未来 

  今天继续来聊一聊「未来」。未来,既包括我们已知的未来,也包括未知的未来。而这个「未知」,有相对性,你的未知,和全人类的未知,是不一样的。

  举例来说,四五年前,我去了一趟 NASA,体验他们的一些训练,然后参观太空博物馆,参观阿波罗登月计划,还有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看了以后,感觉非常震撼。我又认识了几个航天员,和他们聊天。我突然发现,关于去太空,原来在我们中国的教育体系里,是封闭的,是放在军工国防里面的,普通老百姓并不怎么接触,所以对我们普通老百姓而言,是未知的。因为未知,我们就不想这个事儿,也就失去了很多机会。

  换句话说,如果你被遮蔽,你获取信息的渠道越来越窄,你获取的信息越来越少的时候,你的未知领域就扩大了,你可能就面对着一个未知的领域。

  当你的未知领域扩大以后,你的决策、你的未来的可能性就变得很小。

  我们过去讲过,很多是非是变的。比如说,以前山里头的妇女,被人碰一下手就觉得遭到了侵犯,要跳井;城里夜总会的小姐,跟人拉着手欢声笑语,还得到一份小费。她们心目中的「未来」到底是怎么形成差别的?在山里头的,她不知道这个事儿,不知道拉手可以挣钱,不知道导致了她不决策;而城里的知道拉手可以挣钱,她就会在某些条件下去做那样一个决策。

  与之类似,去太空这件事情,以前我们不知道。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是未知领域,于是就放弃了与之有关的决策。

  我在 NASA 看完以后,对我而言,这个事儿就变成已知领域了。我觉得这事不太复杂。在美国,那么多小孩天天跟航天员聊天,对于他们来说,那都是已知领域。美国有人专门研究地外生命,地球以外的生命;有人研究怎么在月亮上采矿。

  所以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要带一百万人上火星的是马斯克,不是咱们,我们中国没有人想这个事儿。对咱们来说,这事属于未知。因为未知,所以迟钝。

  后来我在英国的福斯特设计公司看到了在月亮上设计的房屋,我被震撼到了。这个事儿原来离我们人类这么近,对他们来说就是常识,很多人可以做。

  最近我又看到在火星上的房子也设计好了。因为马斯克要把一百万人挪上去,他总得研究这个事儿。而且我在英国爱丁堡又看到在火星上工作的机器人也已经做好了。然后又发现,原来我们现在人类的火箭的速度已经这么快了。我们到月亮只需要两天半的时间,到火星需要六到八个月。大约一百年以前,从上海到美国坐船的时间要六到八个月,大体上就这样的,以前我们未知,我们的「未来」就被屏蔽,就到这儿止住了。所以,一定要学习,要打开想象,让未知的部分越来越少。

  知道了这个事儿,我就觉得我也应该试试,就去折腾。所以去年一月份,在酒泉发了国内第一颗私人卫星。接着又去折腾。对我来说,这个事已经变成已知了,不是那么复杂,所以我就想换一个方式,我想把我的基因放到太空去。去年十月,我们在太原又发射了一颗卫星。

  这个事成了以后,我找到一个朋友,我说我们设定一个新的使命,为人类的太空移民做一件事情。我说,我看马斯克的太空移民这件事情,我认为他技术上还是先进的,但是他有一些不靠谱的地方。

  第一,把一百万人挪到火星。你知道 100 万人有多重吗?假设一个人 100 斤,那么 100 万人就是 5 万吨重。现在的火箭载荷最大 60 吨,火箭从地球到火星要飞行 6 到 8 个月。现在的技术还不能做到每次都成功返回。且不说成本有多巨大,只说如何用 6 到 8 个月时间,把这 5 万吨活物,以及人们吃喝拉撒所要携带的食物及排泄物运送到火星,都是巨大的难题。所以说按照目前这些火箭的载荷与速度,送 100 万人到火星是不靠谱的。

  第二个,把哪些人挪到火星上去呢?中国人也好,美国人也好,欧洲人也好,日本人也好,中东人也好,如果这 100 万人到了火星之后,还是地球人的社会形态,他们见面吵架还在吵地球的事,我们有必要费这么大力气把他们挪上去吗?难道我们把他们运上去的目的是让他们把在地球没有吵完的架继续在火星上吵,把在地球上没有进行的战争跑到火星上真的进行一次吗?所以人跟人的关系,一定不是复制地球上的关系。

  第三个,人类对火星已知到什么程度?在 20 年前,已经有探测器到火星了。在火星上的探测器,工作时间最长的超过 3 年。我们对火星的了解已经很多了,它的地表温度、地貌特征,等等已经研究得很系统了。

  根据已经知道的这些信息,地球人上去,皮肤、肌肉、骨骼肯定适应不了。那就有两种解决办法。一种是弄一套特殊的衣服,就像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一样;另一种是,我们能不能通过基因编辑改造人?比如说,到了西藏,你的心跳、你的血液循环都会发生变化,你的皮肤也变得粗糙一点。如果基因编辑以后,你的皮变得厚一点,骨头硬一点,不就能适应火星环境了?

  所以我们就想怎么解决这三件事儿。首先是第一件事儿,如果大家想做火星计划的志愿者,自愿移民到火星做实验,你可以把你的基因交给我们这个公司,他在约定的时间,给你放到太空保存起来,将来条件成熟时再把这些基因在你同意的情况下,运送到火星,用基因编辑的方法把你造出来。

  这就相当于你把你的东西、钱存在银行,把你的宝贝放在保险箱一样,你交给我保管费,然后你成为人类去往火星的志愿者。等到未来的一个时间,你可以选择去火星。

  我要讲的是,在这个事情上,我由「未知」变成「已知」,我心目中的未来,开始有一个画面。刚开始说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相信。我说服了一个老板,然后我们俩一起投钱。当我把这个事的详情告诉大家的时候,慢慢地这个公司的人全部相信了,然后生物学家、火箭专家……慢慢地可能也信了,最后通过互联网,更多的人知道、接受并相信这个事可以做成。

  所以,同样的一个未来,为什么有些人会因为所谓的「短视」或者说「视野狭窄」而看不到,就是对某种知识的缺乏,或者因为所受到的教育,以及内心的局限给遮蔽了。一旦你打开了这些遮蔽,看到了这些早已存在的研究,你的未来就大了。

  就像日本人经常说,「男人创造幸福、女人等待幸福」,我们也常说,「伟大的人创造未来,普通的人等待未来」。企业家就是要创造未来。我们不是漫画家,随心所欲地画一个东西给大家,我们是要做出一个未来,是把想象中的未来变成真实的未来,最后能够给大家带来财富,满足某一方面的需要,改善某一个经济环境,同时也推送社会某一个方面的进步。

  所以我们围绕着「未来」,翻来覆去地讲,其实就是一件事情:通过学习、研究、交流,扩展我们的视野,使我们在基于「未来」做决策时,把不确定性的东西变得确定,让被遮蔽的东西打开,把狭窄的视野拓展开来。

个人简介
生于1959年。现任万通集团董事局主席,是万通集团董事及执行董事、北京万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万通国际集团高级董事。
每日关注 更多
冯仑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