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的病根子》连载七十

赵伯平 原创 | 2020-03-24 21:1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国企业 病根子 

 (说明:本书先后成为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芝加哥大学、密歇根大学、悉尼大学、墨尔本大学、南洋理工大学、香港大学等世界一流学府的图书馆藏。)

下篇:中国企业的病根子

21、我家我族主义

我家我族主义

在漫长的中国农耕社会中,国与家是紧密相连的,天下是一家一姓之天下,国是家的扩张,家是国的雏形。大男人们只要修好身,齐好家,就有希望去治国平天下。但既然如此,为何中国人深厚的家族情结没有进一步扩展成为深厚的国家情结呢?这正是我为什么要将惯常的家族主义,改为我家我族主义的原因。

它不是一个哗众的的噱头,加上两个“我”字,答案就简单明了。我是一家之长,家的核心,家的灵魂,妻子儿女都是我的附属品。我在则家在,四世同堂,五世同堂;我亡则家亡,子女各奔前程,兄弟分道扬镳;家是扩大了的自我,家族主义说白了就是以家长、族长为中心的个人主义,自私自利主义。我爱我家,因为家是我的小王国,我在家中享有绝对权威,我当然会极力维护家的稳定,致力于家的兴旺。西方人的家庭观之所以相对淡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比较平等,不存在谁服从谁。要说服从、占有那也是相互的、对等的,西方人如果家庭观念重,大多是基于情爱,而不是象中国人基于权威。

官家虽然也是一种家,但对于普通的一员来说,他不是这个家的主体,他对这个家的感情不会象对自己的小家那样强烈。对官家最热心,最关注的人一定是在官家中居于核心地位的官长。官长的个人利益与官家的兴衰息息相关,官长是官家的家长,享有绝对的威权。

国家固然是扩大了的小家,但国家对他的子民来说又太抽象,太神秘。他不如小家对子民来得具体实在,每天的开门七件事自己能掰着指头算出来,妻子儿女一睁眼就能看到。再说我作为一介草民,在国家中微不足道,国家的好坏与我个人的利益并无多大关系,关心国家的只能是君父和他的臣子们,他们的切身利益才和国家发生直接的,有形的联系。所以我那深厚的家族情结也不会向前扩展为同样深厚的国家情结。

我家我族主义要求个人服从家族,个人的一言一行必须符合家族的愿望,符合身份角色的要求。当个人的爱好与追求与家族的利益发生冲突时,个人须无条件按家族的意志行事,儿子虽擅长于医学,但家族是书香门弟,官宦世家,做儿子的只好忍痛割爱,去读书做官。

我家我族主义不允许任何人包括家长、族长做出有损于家族声誉的事,谁犯禁谁就要受到家法族规的严厉惩罚。家法族规的严酷往往不亚于国法。当然家长、族长在家族中的特殊地位,他们犯了禁,容易被掩盖。

强烈的我家我族主义,使中国人产生了鲜明的亲疏¬倾向,一方面对家族内的人亲情大于法,胳膊朝里弯不朝外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任人唯亲;大家之内有小家,亲一点好一点;上阵要靠父子兵,打虎要靠亲兄弟,有危险的地方,只有父子兵亲兄弟才可信;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朋友之间虽无血缘关系,但离家出门就是一家人;朋友关系,同乡关系乃是我家我族主义的外延。另一方面对家族外的人一百二十个不放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非我家类,其心必异。

敬请关注赵伯平的微信公众号:zbpglzx2016

赵伯平(管理咨询专业,擅长领域:企业文化、战略规划、组织设计、人力资源,zbp079@163.com

赵伯平的四本管理“鸣”著:

最早发现《中国企业的病根子》;

于是提出《三阶梯管理》(已出版);

然后主张《以权威破除权威》(已出版);

进而呼吁《从狼性文化到磁性文化》(已完稿,待出版,有意向的出版机构请邮件联系)

个人简介
赵伯平:zbp079@163.com 先后出版过的著作和培训光盘有《中国企业的病根子》(名列“2006年影响中国企业管理的十本团购图书”之一)、《三阶梯管理》、《以权威破除权威》、《从狼性文化到磁性文化》。
每日关注 更多
赵伯平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