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强大需要有“英雄主义”特质

陈春花 原创 | 2020-07-16 11:4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组织 英雄主义 

 

  7月13日,华为发布2020年上半年的年报,核心数据显示,公司实现销售收入4,54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1%, 净利润率9.2 %。其中,运营商业务收入为1,596亿元人民币,企业业务收入为363亿元人民币,消费者业务收入为2,558亿元人民币。相比较去年同期,华为的三大核心业务均保持增长态势。

  就在华为发布年报的时候,我收到田涛寄来他的两本新作《理念·制度·人:华为组织与文化的底层逻辑》《我们为什么要做企业家:企业家精神与组织兴亡率》,立即展书阅读。也许是一种明喻,一份令人钦佩的年报,一个令人敬畏的组织,就这样在2020年夏日的午后,充盈在雨后的晴朗之中。

  01

  从1992年我选择华为作为自己“中国企业成长模式”研究的五个主案例之一(另外四家企业分别是海尔、TCL、联想及宝钢)开始,持续30年去看一家企业的成长,华为给我最大的启示,就是贯穿始终的“英雄主义”情怀,并由此,让我总结出领先企业的领导者核心特征是“英雄领袖”。因为这个特征的总结,曾经被一些同仁质疑,认为过于强调了“个人英雄主义”,但是,这就是我对华为等五家企业领导者直接感受而得,它也是这些领导者的本质特征,我还是坚持这个观点。

  今天,我更感受到,拥有“英雄主义”特质的领导者和组织是多重要。疫情爆发带给每个企业的都是巨大挑战,而华为所遭遇的挑战和压力更是世所罕见的,除了疫情之外,更有一个超级大国的全方位、高强度、高密度的打压。美国制裁华为,是一个超级强国对一个企业的围剿,但是在华为自己看来却是一种检验,是对华为自身的组织、技术、产品、运营、文化、管理的全面检验,华为用自己坚实的增长来予以回应。

  近日来,我对与华为有关的两段文字印象极为深刻。一是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发的一条朋友圈:“两轮制裁下来,最受伤害的还是我们!但我们全力以赴,拼搏努力!总打胜仗的队伍,无论多大困难与挑战,打胜仗始终是我们的信仰,没有退路,就是胜利之路!”

  一是田涛写的一个他的观察:“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如此严重的危机,华为最高层参与危机应对的人数仅有几位,常务董事会的多数成员照样进行日常管理,除了2万左右从各个岗位(以研发为主)集合起来的‘补洞’员工不分昼夜加班加点,其他十几万员工似乎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依然按固有的节奏有序工作,几乎看不到躁动和不安。一切都是静悄悄的,静悄悄的背后是岩浆一般涌动的战斗力和凝聚力。”

  这两段文字,正可以诠释我对华为组织强大基因的理解。在外部对华为的理解中,显现出来的是华为的价值观“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坚苦奋斗,坚持自我批判,自我纠偏的自我反省之路 ”。但是,当我深入其内在的基本假设中时,发现更有一种“英雄主义”的价值取向。这种英雄主义的价值取向,可以从两个维度去看,一个是“危机意识”,一个是“优秀是一种习惯。”

  “危机意识”是任正非带领华为人,淬炼自身英雄主义气概的方式。无论是2001年的全球IT泡沫、2003年的思科诉讼案、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2019年的美国制裁,2020年的新冠疫情等外部带来的危机;还是1996年市场部集体大辞职、2007年华为集体大辞职,任正非写给华为的《华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华为的冬天》等内部危机意识的强化,华为无不是在为自己创造一次又一次变革、转型、跨越发展的重大机会,也无不在这些跨越中打下了一个又一个胜仗,从而持续激发内在的英雄气概。就在这篇《华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文中,任正非说:“我们不忌讳说‍‍公司处于不利的因素,‍‍我们公开公司当前存在的问题,是让员工习惯‍‍受到这种压力,‍‍激发员工拼命努力的热情。”

  “优秀是一种习惯”是亚里斯多德的观点,也是我理解“英雄主义”特征的来源,而在华为身上尤为明显。我还记得到华为去学习交流,任总很早在见面的地方等我们,自己驾车带我们去开会的地方,这些很小的细节,无不透着一个人优秀的习惯。这些习惯更体现在华为发展的全过程。中国企业都经历了向西方优秀企业学习的过程,为什么只有华为能够学习到位?中国企业都认为研发与技术创新非常重要,为什么只有华为能够真正拥有研发与技术创新的能力?

  我非常喜欢华为的几幅广告,如“美国摄影艺术家亨利·路特威勒的摄影作品《芭蕾脚》”,“非洲瓦格尼亚人在刚果博约马瀑布捕鱼的场景”等。不过,我深受震撼的一幅是“美国的著名短跑女运动员乔伊娜”配文“追求卓越,差一点都不行”;另一幅是“被打得像筛子一样的飞机”配文“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英雄自古多磨难。”华为除了被大家看到的艰苦奋斗精神之外,更有强大的英雄主义精神。

  02

  昨晚刚好看到田涛书中“文化暗示与相互助长”中一段文字:“每家企业也同样有文化暗示。比如,华为人都很奋斗,工作很卖命,经常加班加点,甚至地震了,海啸了,打仗了,他们还在那儿坚守,这固然与价值观有关系,与激进的激励制度有关系,但是不能不承认,华为的艰苦奋斗的文化,英雄主义的文化很强大,它们每时每刻都在影响着一群形形色色的人,影响着19万人。”

  这种“英雄主义”特质才是任正非和华为深深打动我的地方。过去近30年的中国企业成长研究中,总是让我感觉中国企业少了一点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色彩。一些创业者和企业热衷于赚钱,甚至为了赚钱违背道德伦理,不讲诚信,这样的企业也必然被淘汰出局。真正的英雄主义人格是“一颗伟大心灵的回声”,是一种使命与责任的担当,是一种推动进步的艰苦卓绝的努力。

  我总是被那些不断创造价值、创造奇迹的领导者和组织所吸引,其实静下来去感受内心,知道自己是被这些领导者和组织所具有的英雄主义特质所折服。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和组织,最振奋人心的,正是它接受残酷的现实,并战胜困境,给人以希望和力量,正如罗曼罗兰所言,“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拥有英雄主义特质的领导者,能够将每个组织成员内在的潜力极大限度地激发出来;拥有英雄主义特征的组织,能够将每个组织成员独特的创造力极大限度地释放出来。不是因为华为今天强大了,我们来探讨华为的组织创造力,而是因为“华为的艰苦奋斗的文化,英雄主义的文化”是华为的精神基因——这种毫不妥协、持续奋斗、要打胜仗的组织基因一直流淌在华为人的血液中,才是我们今天要探讨的根本原因。

  03

  2019年,任正非在誓师大会上发表了一个讲话,他说:“极端困难的外部条件,‍‍把我们‍‍逼向世界第一。敢战方有前途,‍‍善战才有胜利,面对困难要‍‍有心有惊雷而面不改色的定力。”

  一个强大的组织基因就是组织的文化基因或精神基因,也正因为有这样的英雄主义的精神基因,华为才能够以一场又一场的胜仗,书写着自己的历史,更创造着自己的未来。

  此时,不禁让我想到了2019年夏去希俄斯寻探荷马的旅程,传说这是《荷马史诗》的荷马生活的地方。荷马时代也被称为“英雄时代“,他们的英雄,不是具有神的血统,就是具有神所赋予的力量,使得他们在紧要关头往往就能够决定历史的变化方向,在他们的叙述中,奥林匹斯山上的神明,也不过是普通的一家人而已。

  在人类如此年轻的世界里,一切都那么自在与自然,一切又那么和谐,就如我看到的希俄斯岛一样,景色秀丽,悠闲安静。但是正是这些英雄,剥除了精神世界中的神秘恐惧,让希腊人有了属于自己的“历史“意识。

  对于任何一个领导者和组织而言,挑战与困境几乎是不可避免的,长期存在的。所以,让你自己和你的组织拥有“英雄主义“的特质,是极为重要的训练。当挑战与困境来临时,你和组织所具有的英雄主义特质,将会使你和你的组织力挽狂澜,战胜困境,超越挑战,获得胜利,从而拥有自我发展的主动权。

  对于任何一个领导者和组织而言,变化与不确定性是一种根本性的存在。如果你自己和你的组织拥有“英雄主义”的特质,对你和你的组织而言,变化与不确定性会成为难得的机遇,从而创造出不同寻常的成就。借用斯蒂芬·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一句话结束此文,“当强烈的个人意志与历史宿命碰撞之际,火花闪烁,那样的时刻从此照耀着人类文明的天空。”(本文完)

个人简介
现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管理学教授,主讲巨变时代的组织管理。
每日关注 更多
陈春花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