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传媒帝国太强大,还能撑多久?

彭小东 原创 | 2021-10-12 10:29 | 收藏 | 投票

 10月8日,发改委突然发布一份对《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征求意见公告,截止时间10月15日。这份看似不起眼的清单,实际上相当于一颗核炸弹。它到底有多少斤两?又有什么作用,我们赶紧来解读清单:

10月8日,国家发改委就《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到,非公有资本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该消息一出,阿里、网易、腾讯、搜狐、新浪、字节跳动等这些在传媒领域都有所涉足的互联网巨头也成为关注对象。这其中,又属以“买买买”著称的阿里巴巴布局最广。而随着禁令的推出,阿里巴巴的传媒帝国又将走向何方?

第一、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

第二、非公有资本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包括但不限于通讯社、报刊出版单位、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广播电视站以及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机构等;

第三、非公有资本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众账号等;

第四、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重大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以及其他关系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

第五、非公有资本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

第六、非公有资本不得举办新闻舆论领域论坛峰会和评奖评选活动。

以上六点,意味着私有资本在国家新闻业务中被除名,说白了,媒体必须姓社不姓资。 因此,这份清单一曝光,立即在资本界掀起轩然大波。 对那些控制新闻媒体的巨头来说,好日子到此为止。 比如说阿里巴巴。

我们知道 一直以来,阿里都想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媒体帝国。 据不完全统计,阿里系在国内累计投资了90多家媒体企业。 可以说,从传统报刊到新媒体、从图文媒介到视频网站、从科技、财经到娱乐、文化,阿里覆盖了中国媒体界小半壁江山。影视媒体 2016年,阿里45亿美元吞下优酷土豆。 在视频媒体方面,阿里拥有三家影视制作公司:阿里影视、光线传媒、华谊兄弟——这还不算阿里参股的万达影院。 经过多年布局,阿里打造了一个点、线、面全覆盖的媒体帝国,马云也因此被称为中国“默多克”。

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阿里巴巴通过投资与合作,已经构建起一个涵盖报纸、杂志、网站、视频、电视、户外、新媒体、以及新兴社交媒体的庞大传媒版图。 阿里巴巴对于传媒业的资本渗透,可以分为五个路径。

一、以投资入股的方式,布局了90多家传媒机构,从传统报刊到市场化媒体、从图文媒体到视频网站、从科技、财经、商业到娱乐、文化,阿里完成了对传媒行业的重点覆盖投资。比如,2017年6月,阿里巴巴与新华社合资成立新华智云科技有限公司,“阿里系”持股49%。近期,新华网挂牌转让新华智云6%股权,中文传媒最终以1.5亿元成功摘牌新华智云6%股权,据此计算,该公司估值25亿元。阿里还间接持有分众传媒2.34%股权。此外,对于一些重要的媒体机构,如博雅天下,阿里巴巴还曾经直接派驻人员到博雅天下担任媒体高管负责管理。

二、以合作、投放商业内容广告的方式实现良好的媒体关系。2014年9月阿里巴巴登陆纽交所,邀请了国内众多主流媒体和自媒体意见领袖赴美报道。在此次报道上,和阿里的亲疏远近已成为媒体衡量自身影响力的标准之一。

三、创办自有媒体。早在10年前,阿里巴巴就创办过淘宝天下和天下网商,前者有浙报集团参股,后者有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参股。这是马云正面承认过的两家“阿里系”自有媒体。

四、依托自营的内容资讯产品,实现移动互联网内容分发领域的布局。比较典型的,如通过持股90%的UC浏览器,运营“大鱼号”自媒体平台;以及通过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运营自媒体平台“财富号”,并与媒体分润等等。

五、布局报刊分发渠道。2012年阿里巴巴投资上海万象文化,后者控制的“万象物流”拥有晚报发行网络,并与新华书店和各地报纸有长期合作。而阿里赴美上市前后,是其传媒版图扩张的高峰期。从2012年迄今,通过直接、间接、关联公司、个人入股等多种方式,“阿里系”公司与公关团队高管,完成对超过90家传媒公司投资入股。

华东——华数传媒、阿里影业、第一财经拱卫着阿里腹地;华北——新浪微博、光线传媒、36氪、虎嗅、猎云网等媒体植根中国的文化心脏;华中——入股芒果超媒,接入国内顶级卫视资源。华西——在成都成立华栖云科技,承揽省市县级融媒体中心服务;华南——《南华早报》的收购一举填补这一区域的布局空白;海外——Tango、Snapchat和NewTV早已成为阿里征战海外文化传媒市场的前哨。

当然,地域上的分布,并不是阿里最看重的,全媒体形态和行业地位才是重点。36氪、虎嗅、猎云网占领科技媒体高地;财新、第一财经则领军财经媒体;微博、知乎、Snapchat、雪球、小红书、宝宝树、陌陌扎根社交媒体;豹变、刺猬公社、芝麻大事儿均为互联网类新媒体翘楚;优酷土豆、阿里影业、华谊兄弟、光线传媒、B站构造电影、视频的大文娱闭环…… 从投资主体来看,蚂蚁集团完成了对财新传媒、虎嗅、36氪的投资,契合金融+科技的定位。

杭州势能完成了对博雅天下(已退出)、中经未来、豹变、刺猬公社、花儿街参考(已退出)等新媒体的投资; 阿里创投负责对影视类上市公司的投资,比如华谊兄弟、芒果超媒和光线传媒; 阿里影业则完成了对淘票票、亭东影业、银河酷娱、耐飞影视等影视类非上市公司的投资。此外,与“阿里系”关联密切的元璟资本、米仓资本、凡创资本等作为补充,也有传媒投资。

此外,马云参股40%的云锋基金也在传媒文娱领域收获不少:收购并推动第一代经纪公司荣信达上市;投资了新媒体机构“二更”、电视剧《安家》制作方耀客传媒等;投资了一些资深媒体人的创业项目,比如“开始众筹”;参股了英才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英才》杂志社社长是该公司法人代表,并且是阿里影业现任独董。 IT桔子数据统计,阿里巴巴585起投资中,文娱传媒类公司数量为74起(注:与野马统计的93家公司大部分重叠),排名第二,仅次于企业服务类,高于金融类和电子商务类。

分众传媒发布公告称,阿里巴巴集团及其关联方将以约150亿元人民币战略入股分众,双方将共同探索新零售大趋势下数字营销的模式创新。

根据公告披露,阿里巴巴将从分众传媒的股东Power Star、Glossy City、Giovanna Cayman、Gio2 Cayman四家公司获得7.99%的分众传媒股份,共计交易金额约为116亿元。此外,阿里巴巴还将增资分众传媒江南春间接控股公司Media Management Holding Limited(MMHL),获得该公司10%的股份,进而获得分众传媒2.33%的股份,此项交易金额为5.1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4.2亿元。本次增资交割完成后,阿里将持有MMHL10%的股权,江南春将间接持有MMHL90%的股权。而MMHL间接持有公司23.34%的股权,阿里则间接持有分众传媒2.34%股权。

阿里为什么投资媒体?

控制负面舆论范围

蒋凡事件令人印象深刻。 彼时,天猫总裁蒋凡老婆“花花董花花”在微博手撕网红张大奕,让她离自己老公远一点。登上热搜。但该微博很快无法转发、评论,热搜也突然消失。跟进该事件的众多微博亦被删除。 依据新浪微博财报,阿里巴巴集团为其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30%。 如此反常的现象,引起了监管层的重视,国家网信办约谈新浪微博,因其“在蒋某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对微博进行处罚。 大V“走马财经”曾提到,在雪球专栏上发表阿里双11销售额下滑和蒋凡的文章要么无法查看,要么被删除。

与微博情况类似。2018年7月,蚂蚁金服豪掷1.2亿美金领投了财经社交媒体雪球的D轮融资。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阿里的公关和引导舆论的能力很强,是众人皆知的事情,特别是蒋凡张大奕绯闻事件当中,展现出来的公关(删帖)力量,令人感到震惊。目前来看,阿里的媒体版图,对其发展反而产生了负面作用。”

“舆论动员能力”

“易简财经”曾报道,自媒体“金角财经”报道“相互宝”存在理赔难问题后,被蚂蚁起诉,并索赔200万。在广州互联网法院通过立案后的几分钟,网络上迅速出现了数百篇稿件报道相互宝起诉了“金角财经”。其中不乏只有原告与被告方才看得到的法院后台的截图。而且这些媒体均称“金角财经”的稿件为“失实报道”。但3月8日,广州互联网法院判决,蚂蚁一审败诉,“金角财经”报道并未失实。(来源:易简财经《刚刚!蚂蚁集团败诉,在相互宝问题上彻底认输》)此外,《理财周报》封面文章《马云帝国内幕》援引内部人士言论提到,阿里巴巴几乎能动用全国几乎所有主流媒体,中型活动请媒体通常上百家,大型活动譬如网商大会通常达到300家规模。

“中国默多克”向何处去?

正是在阿里巴巴在媒体行业不断布局下,促成了阿里巴巴如今闻名的公关“天团”。可以说,阿里公关为维护阿里巴巴的形象做出了不少贡献。但是,如果力使错了地方,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了。随着近年来新闻舆论战线不断发展,2019年阿里在香港二次上市之时,舆论风向已经变动。2020年,蒋某出轨一事炒得沸沸扬扬,但在发源地微博这里连个热搜都没有,网友吃惊不已。外界媒体纷纷猜测,这或是阿里的公关“天团”在左右。

“公关天团”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在阿里和媒体之间,庞大的“阿里公关天团”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们大部分是媒体精英出身,深谙传播之道。行业资深人士做的自媒体“一口老炮”写过,阿里巴巴公关团队至少有600多人,重新定义了PR在企业中的存在意义,也改变了行业的游戏规则。十年前,阿里的PR就已经按照性格划分渠道,杭州PR维护北京媒体老师很正常,进行“精细化”运营。 很多互联网大厂开始模仿阿里,从媒体中挖人,自建PR团队。但同样是10余万人的公司,华为有19.7万人,国内公关却仅有20人,与阿里对比鲜明。正如一口老炮所说,今天的时代,是回归产品、平台竞争的时代。在PR上过多投入,只会跑偏。

但最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新浪微博负责人,针对微博在蒋某舆论事件中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责令其立即整改,暂停更新微博热搜榜一周,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同时,要求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对新浪微博依法从严予以罚款的行政处罚。

此次约谈处罚也证明监管层对于社会资本,尤其是巨头控股媒体的认识产生了根本转变。今年三月,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国内监管机构自今年初审查阿里巴巴旗下的媒体清单,并对它的媒体版图扩张感到震惊。因此,已经要求该公司制定一个能显著削减其媒体资产的计划。而随着《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中明确非公有资本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阿里巴巴的传媒帝国究竟该怎么办?路在何方?还能撑多久?

个人简介
中国企业管理培训十大名师, 中国广告传媒培训第一人, 全球华人总裁卓越行销力培训导师, 品牌竞合力暨切割领导力艺术创始人及总教练;
每日关注 更多
彭小东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