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等级制与边缘计算式管理

陈学南 原创 | 2021-02-20 18:41 | 收藏 | 投票

官僚组织现在看来是一个贬义词,在一百年前,它是一个被称为管理革命的关键词,它促进了大型企业的运作。所谓时世变,法亦变,“时不与法俱至。法虽今而至,犹若不可法。”(文自“察今”)如今是一个强调迭代创新、敏捷开发,柔性生产的年代,交易成本的场景变了,以往的官僚等级制度严重降低了企业的竞争力。于是企业开始流程再造、组织扁平化,技术手段有信息化和数字化。那么这其中有哪些可以借鉴的理论?

官僚等级制的高光时代

大规模工业生产需要借助官僚专业化和等级制度的优势,或者如马克斯·韦伯所说,需要精确、速度、明确,熟悉管理文件明确性,判断力,严格服从,减少摩擦和人力物力成本。韦伯写到:“一般来说,大型的现代资本主义企业本身就是无与伦比的严格的官僚组织的模型。” 

20世纪全球各国在大规模工业的发展需求技术和新规范的推动下,小公司让位于1840年后才出现的大企业,这些大企业由多个部门组成,实行等级制管理,在1895~1904年的十年间,美国至少有1800家大型公司消失在企业合并的浪潮中,学者将此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革命运动。我们所熟悉的许多著名品牌都是在那一时期诞生的,通用电器和可口可乐诞生于1892年,百事可乐诞生于1902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前身成立于1885年西屋电器公司,创建于1886年通用汽车公司成立于1908年到1904年,78家企业的总产量达到其所在行业总产量的一半以上,二十八家企业总产值超过所在行业总产量的五分之四。韦伯在评价职业新星的巨变时,表示托拉斯和大企业代表了1840年后出现的大部分新权力组织,他们能量充沛,不择手段,令人厌恶,他们改天换地就像远洋弃船的螺旋桨,必然会搅扰鱼群一样,撼动着一切旧有的习俗和价值观。企业历史学家埃尔弗雷德·钱德勒,把这场剧变称为管理革命。

边缘计算式管理

经济学家科斯认为,现代企业如果把某些职能引入企业内部,而不是依靠其他企业来完成,那么其余诸多成本都将降低。起草和执行销售合同的成本也包括在内,可是最初将其称为营销成本,后来又改为交易成本,交易成本明确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企业通过纵向合并及收购其他供应商或经销商得以壮大,而有些企业则没有。例如大型石油生产商,一般都拥有自己的维修厂,因为相比自己依赖于自己无法控制的独立的一个厂商业关系,更加可靠,效率更高。相反像ZARA一样的大型服装零售和苹果、戴尔的计算机公司,却不不那么需要拥有自己的产品制造工厂,他们把产品制造分包给别的公司,自己则专注于产品的研发,设计,营销和零售。是否需要纵向合并取决于产业发展,不同时期买卖双方构成的市场结构和进入某个产业所需的投资,总之交易成本决定了企业的形式和发展模式,并最终决定企业的性质。

财富500强中有一个制造企业,它在企业内部将一个生产单位重新组织成几个自我管理的团队,在一年之内他们都实施了流程改造技术,将生产一线产品所需要的工作流程数量从387个减少到了4个,同时也提高了质量,这种裁减是由自我管理的雇员团队设计和执行的,他们减少了错误的数量,虚假的产量,几乎完全消灭了残次品。

383个被削减的职能和程序大多数可以分为三个大类:

一、    以控制为导向的程序或行政管理程序可以交由计算机处理或

二、    由完全对结果负责,自我管理的工作团队出执行。

三、    为确保质量,但同时增加了瓶颈问题的重叠和重复的程序。

这种大幅消减工作流程的背后就是把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的路径缩到最短,类似于边缘计算。

 

在下一篇将探讨:逆向分工与全能人才,分工过度造成沟通成本过高,最好的沟通是不需要沟通,全能人才成为必然,激励和控制风险是核心。

 

个人简介
美国林肯大学MBA,现任上海玻璃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总经理。 公司官网:www.boliwu.info 。微信号:c18621655760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