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就是做所有人都不看好的事才会成功

程维 原创 | 2021-03-04 17:5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创业智慧 

 程维是一个狠人,2012年滴滴网约车从只有16个司机使用,到攻下一座座城市,再到后来收购快的,将Uber中国所有的品牌、数据、人员等全部收入囊中,甚至在美团发起挑战时,程维也干脆利落:“尔要战,便战”。

 

据传,滴滴计划于今年上市,目标估值约为600-800亿美元,虽然滴滴没有给出明确回应,但这头用1200亿烧出来的超级独角兽,早已在出行领域占据了难以撼动的地位。
 
能够在荆棘丛中爬出来,大部分原因在于,程维身后有一个强大的团队,程维说:“我们是百度的技术、腾讯的产品、阿里的运营、高盛的战略和投资,这样一个联合国部队。”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程维的知人善任。
 
他曾在滴滴发展艰难的时候,招揽到当时的百度研发经理张博,后来他很有意思地说道:“我很少对一个男人有这种感觉,就是一眼就知道,他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更精彩的是,程维将中国“IT教父”柳传志之女柳青也收入到滴滴麾下,之后程维主管业务,柳青则在滴滴的资本、“外交”、人力和财务等方面配合,他们的组合也成了人们眼中“业务上的绝配”。
 
根据公开的访谈资料,整理了近年来在行业变化中程维在管理、战略、心智成长等方面的思考,他所说的“我心中无敌”,又如何在激烈竞争中演变?以下是程维演讲内容整理:
 

01  
创业就要去做大家都不看好的事
 
最后决定做滴滴,其实更多的是靠个人直觉的。
 
我之前在阿里工作,杭州北京两边跑,经常因为打不到车误机。我老家是江西的,有一次老家的亲戚来北京,定了在7点王府井附近吃饭,结果他们5点半来电话告诉我在打车了,等到8点又电话问我能不能去接他们。
 
有创业的想法后,我咨询了周围的人,所有的人都说不靠谱。但这是正常的,这就是创业的第一关,只有闯过这一关才可能成功。
 
一开始(2011年,对司机师傅来说,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所有的都跟我说,司机连智能手机都没有,做打车软件这种想法根本不靠谱。
 
但正是市场基础不成熟的情况下,创业才可能成功。现在,智能手机已经普及了,司机和乘客的用户习惯也教育好了,市场已经成熟了,但这时候,你再做打车软件,基本上没有机会了。
 
我也一直生活在巨头的阴影里,这是一个时代的背景。

早期,BAT创业的时候,当时的巨头是华为、万科,而且他们看不懂互联网。但今天,巨头都身处互联网行业,他们对创业公司也很紧张,也有自己的顾虑。

如果他们盯上了你,来找你谈,是一件好事,说明你做的事情已经引起了他们的重视。如果他们还没来找你,说明你做得还不够大,没引起他们的重视。

但在细分领域,如果做得最好,一定能够打败巨头。
 
你会听到很多质疑的声音。我每天都在问我自己这个事能不能做,反复衡量,不停的问自己,不停的磨砺自己。这就是创业的第一关。
 
从创业到现在,我的心境和心态有很大变化,中间起伏是很多的,那是各种过山车,所以我们有很多投资人,都说坐在副驾驶上都觉得心脏要跳出来。
 
但我觉得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面,你更要离得他远一点。在更长的时间纬度和地域纬度来看,其实很多变化也没有那么剧烈了,也没有那么不可接受,它是有它规律性的,甚至有必然性的,更多的还是要顺势而为,还是要做正确的事情。
 
我以前经常说,我是一个乐观的保守主义创新者。其实你是要理想主义还是要保守的,我是保守主义,不是创新者,但你必须是乐观的,因为不是乐观的人,早就自己被自己吓死了。


但如果今天问我,我也觉得应该鼓励所有人去走你没有走过的路,走向上的路,就是把这个门一推,那就漆黑一片,走出去,我发现这个竞争、资本、政策跟漩涡一样,但你已经出来了,你也没办法,你回不去。
 
没有一件事情是你预想到的,所以眼睛一闭一睁,就到今天了。

 

02
我从《水浒传》里学拉人入伙
叫柳青去拉萨是必然
 
市场是开放的,你不可能不让别人进来,巨头也是一样。本质上还因为行业处于发展早期,电商、搜索,都经历过这个阶段——无数人都想做。
 
你是因为短板少而活下来的。
 
人总要为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付出代价,创业没有侥幸。等到你真的痛的时候,你就会去补短板。

每一个你身上的薄弱点,你不了解的、不懂的、没有经验的,毫无意外都会成为公司的短板。甚至连你不懂知识产权,开始时因为不了解而不重视,都会犯错误。 
 
第一,要快速学习,付出了代价就会痛,痛了以后你就快速学习,补上短板;

第二,没有完美的个人,要建一个完美的团队。
 
互联网是分门派的:百度相信技术改变世界,腾讯相信产品改变世界,阿里运营、营销做得很好,高盛战略做得好,于是它们以技术和产品为重心去架构整个公司。就跟武林有各种门派一样,并没有对错。

必须要能够包容地去学习和整合,所以我们是百度的技术、腾讯的产品、阿里的运营、高盛的战略和投资,这样一个联合国部队。靠一个完美的团队去补上个人的短板。
 
要知道谁是做得最好的,找那个做得最好的公司,真正找到做得好的规律。做得好是因为它对整个事情的思考是最深刻的。它找到了这个问题最基本的规律,并且以它为重心去架构团队。
 
我40%的时间都用在了招聘上。你看《三国演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讲他们如何加盟的。我们早期工资只有5000块,一视同仁,但怎么样打动他们,怎么融合,这里占据了我工作的80%。我得不断地让团队越来越强大。
 
没有好的运营,没有融资,团队也是假的,所以我们的第一天条是:一切问题,都是管理者的问题。 
 
首先,你要敢想。看到柳青,我也紧张,不能论是能力还是人品,柳青都好的让人紧张。怎么去跟她谈,我也别紧张。


(程维,柳青)

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需求。迈出第一步最难的。柳青原来的工资是400万美元,我说跟她说,工资的一半都是你的,剩下的是我们的。
 
聊了一个星期,我说我们一起去一趟拉萨吧。说走就走,我们接着就订了机票,一共8个高管,一起飞到了西宁,租了两辆车,计划三天开到拉萨。
 
等开到了喜马拉雅山底下就哭了,我就想,这就是创业路,团队就需要信任,我是把命交给了司机,我就信任他们。
 
那天,柳青写了一个很长的短信说:决定了,上路了。 
 
很久以前我见关明生,第一个问题问他马云怎么组建团队。那是对我启发最大的事情之一。
 
我跟他说,《水浒传》三分之二都在讲一百单八将是怎么找到的,找到以后的故事基本上记不住了。真正精彩的是这一百单八将上山、入伙、结义的过程。
 
创业也是一样,怎么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真正优秀的有创造力的人,激发大家去为共同梦想努力,这是我工作的真正定义。
 
而不是让他们去执行我的某个想法,那个我觉得太粗俗了。

关明生2000年加入阿里。2000年阿里的团队班底包括马云、彭蕾、蔡崇信、吴炯、李琪,都是牛人。在后来十年电商浪潮里,这个团队是无人可及的。它抓住了C2C、B2C、支付,几乎所有的机会。移动出行系统无疑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但我们能不能有超级的团队?

如果要不辜负这个机会,背后就是要把找人这件事情做到极致。
 
我们做了很多业务,在我看来是顺其自然的事情。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慢慢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是一个结果而已。
 

03
被骂也捡有用的听
企业才能快速锤炼新业务
 
现在回过头来想,从创业到现在,其实是个不长不短的时间,如果说要讲做对的几件事情,我觉得有两件事情:
 
一个是保持危机感。第二个是要不断归零。
 
就是没有一招可以让你不断地去生存和赢得竞争。尤其是之前上一个竞争中赢下来,总结出来的你的制胜的一些路径,就是你未来最大的瓶颈,所以不断归零,这也是《创新者的窘境》要讲的这个精神。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个政府事务部的同事,被约谈了,被很严厉地批评、骂。回来的时候,我问他怎么样。他说,聊得挺好的。为什么好呢?
 
因为很激烈的话讲完以后,那个做记录的同事,把那些严厉的批评一个都没记上,讲得好的全都记上了。我的同事说,我也不认识他,但他一定内心是支持我们的,所以在力所能及的地方支持我们。他觉得看到了希望。
 
这是绝对的井冈山精神,充满了理想,充满了内心的激励。
 
我们不去判断有百分之多少的概率赢,对我们而言,99%的概率和1%的概率是一样的,我们都必须要勇往直前。99%的概率没抓住,不也输了嘛?
 
我们的团队是时刻都有危机感,并且很有韧性的。
 
我讲个例子:柳青为滴滴付出很多,她的孩子以前是读寄宿学校,周末回家。但公司周末要开会,见不到孩子,她就把孩子从寄宿学校转学到公立学校,每天晚上可以回家看到孩子。

但没想到,滴滴每天晚上开会也开到很晚,经常到十一二点。滴滴团队后来竟想出来这样一个“变态”的方案:每天晚上先让柳青晚上九点下班,回去哄孩子睡觉,十一点再在她家楼下开会。

这就是滴滴团队拼的程度,这就是滴滴能赢的原因。不仅是她,整个团队都很拼命。
 
做专车业务时,出租车团队一夜之间调了两百多人过去,没有怨言,也没有什么沟通成本,全部接受调动。做快车、做顺风车,都是一样,整个团队全力以赴帮忙和支持。这保证了每一个产品都能够迅速地做起来。
 
我们花很多时间去总结和沉淀。第一场仗打完,到底哪里打得不好,有什么可以总结的经验。
 
滴滴、快的是少有的在很短时间里面反复去锤炼怎么做新业务的公司,从架构到业务打法。
 
我每天把大家叫一起来吃饭。基本上都是跟同事。跟团队在一起,会让我安静下来。
 
所有的东西都可能在一些细节里面,最终形成了一种人的力量、一种愿景。
 

 

04
公司五年成长5000倍
军队和战争教我输赢的底层规律
 
创业就是在半夜推开一扇门,走一条看不见的夜路。只有走出去你才能知道有什么问题。心力脑力体力都是挑战。
 
今天看起来,心力第一,脑力第二,体力第三。
 
首先你要有心力鼓励自己、鼓励大家去面对挑战;脑力是你必须去学习,因为你没有那么多犯错的机会,第三是必须要有旺盛的意志和战斗的能力。战斗是没有停顿的。
 
你起步的时候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冲动,但你不能一直只凭直觉和冲动,你要在这个过程里边锻炼自己对商业模式的想法。 

滴滴早期太苦了,我们不知道怎么提高流量,连CTO张博都一起想办法提高流量。
 
我们的第一个对手是摇摇。当时摇摇做专车,2012年4月他们就拿到了红杉资本和真格基金的350万美元A轮融资,我们后来的天使才80万元。他们已经有用户基础,资金是我们的100倍,他们转型做打车。
 
当时,摇摇的第一个策略是在广播电台做了一个广告,介绍自己的软件,然后说2周后去一个地方开会。
 
当时流行电视购物节目,都会在结束后接一句:即刻起拨打电话xxx。我们负责后勤的同事就出主意,说我们接着摇摇后面做一个:现在拨打电话xxx即可下载安装,反正司机师傅也分不清摇摇还是滴滴。
 
结果等到两周后,摇摇开会的时候发现没人去。他们打电话问司机,司机说,我们已经安装好了啊,不是拨打电话xxx就可以安装了吗。
 
摇摇的第二招是租下了机场的一摊位。我们也找了各种资源,也认识机场的人,但是机场的摊位还是被摇摇租去了,摇摇当时比我们出的钱多的多。
 
你遇到这样的出手狠辣的对手,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去赢。
 
后来,我们一位同事谈到了西站一个摊位,工作人员穿着工服站在那里帮司机安装软件。那时候,司机们也不懂什么是智能机。我们的工作人员就挨个问,是不是诺基亚的(诺基亚是功能机),要不是,就拿过来,给他们装软件,然后给他们一张宣传单,让他们回去看怎么用。一分钟装一个。
 
所有的细节都要考虑到,在厕所旁边,我们要考虑是他进去的时候发传单,还是出来的时候发传单。
 
还是那一句话,努力到无能为力,上天就会帮你开一扇窗。
 
我们一直在激烈地竞争,PK摇摇,PK快的,然后合并,合并以后,立马PK  Uber,没有停顿,天天在坐过山车。我们都比较年轻,晚十年绝对扛不下来。
 
我朋友以前评价说,滴滴这家公司可以在五年之内成长5000倍,但一个人不可能在五年内成长5000倍,所以我内心一定会很痛苦。
 
在我看来,痛苦是因为你归罪于外,你才会痛苦。
 
而我很早就意识到不能只修炼一个赛道,你要修炼多个赛道。你要接纳这些痛苦,同时把成长放到信仰的高度。
 
2017年我有两个变化:一是不看战争史了,开始读物理和生物书;二是练习了一年拳击。
 
练拳击的时候,原来一拳打来我会躲,而现在一拳过来我眼睛都不会眨。
 
军队和战争教你最极致的输赢的手段。但生物系统、物理系统,它们的复杂性人类无法定义。
 
你能够理解它最底层的规律,就能够轻松,如果你不理解,它就会崩溃,各种崩溃就会让你很痛苦。
 
企业就像一艘船,船长是不能弃船的,船沉了船长要跟着一起死,企业的路大于人的一个寿命。
 
就像麦哲伦航海,他当年带了三艘船出去,碰到了无数的困难。人在没有希望的时侯,是会疯狂掉的,还有哗变,每天要面对无数的挑战。但他有坚定的信念,每天都清楚地知道自己要走哪条道路,所以他做到了。 
 
其实都是一样的,这就是人生的修炼。 在这个时代,不创业是会后悔的。
 

本文作者&首发:创业黑马学院
个人简介
小桔科技创始人兼CEO,该公司推出了网络智能叫车系统——滴滴打车 ,并成为打车软件领域的领导企业。程维曾在阿里巴巴履职八年,期间成为阿里巴巴最年轻的区域经理,后担任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2012年,程维从支付宝离职创…
每日关注 更多
程维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