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课堂】橘迁北为枳:地标品牌种植基地扩规滥情现象的思考

周涧 原创 | 2024-02-02 11:16 | 收藏 | 投票

 

关于洪山菜薹地标品牌宣传内容的媒体报道网络截图 

文/周涧

  在网上看到一则关于武汉洪山菜薹品牌宣传活动的媒体报道,标题为《“金殿御菜,文化洪山”第八届洪山菜薹文化节成功举办》(2023年12月22 日发布)。

  该报道文中有这样一段表述:“目前,洪山菜薹主要种植区域分布在宝通寺发源地、洪山区石牌岭原产地、洪山区先建村、老桥村和天兴洲等地,目前也已逐步推广到新洲区、江夏区、蔡甸区等地。协会会员企业也尝试在恩施高山地区、甘肃、内蒙古等其他省份开展种植试验……”。

  请注意:“协会会员企业也尝试在恩施高山地区、甘肃、内蒙古等其他省份开展种植试验”的做法,与《商标法》的有关规定是相悖离的。

  《商标法》第十六条规定,地理标志商品,“是指标示某商品来源于某地区,该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该地区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决定的标志。”

  从《商标法》知识产权确权角度,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有以下几个重要特征:

  1.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是限于某一个特定区域的地产农品的共享资源符号。

  2.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产品与特定区域的自然因素(地理经纬度、海拔、土壤、气候、光照、雨量、水质等)或者人文因素(历史典故、民俗风情)相关联。

  3.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产品范围只能产自特定的自然区域。

  茎秆硕壮的洪山菜薹

  据公开资料显示,“洪山菜薹”是以原产地武汉洪山区的区域地名命名的。“洪山菜薹”被农业农村部认定为农产品地理标志保护产品。2023年2月,洪山菜苔产业协会在国家知识产权局成功注册了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洪山菜薹,俗称红菜薹。色紫红、花金黄,是武汉武昌洪山一带的特产,也是武汉人冬春两季最喜爱的家常菜之一,其声誉同武昌鱼并称。

  武汉市文联主席、著名女作家池莉,在一篇《假如你没有吃过菜薹》的散文中描述道:

  “武汉有一种蔬菜,名叫菜薹。如果需要摆明菜薹的正宗血统,就叫洪山菜薹。武汉三镇,都有菜薹,同一个城,价格却完全不同。汉口人家卖菜薹,只要说是武昌过来的就行了,价格就可以很坦然地高于汉口汉阳。过生活的人家,都不会买错。菜薹的品相绝对不一样: 肤色深紫且油亮的,薹芯致密且碧绿的,个头健壮且脆嫩的,香味浓郁且持久的,自然就是武昌过来的。”

  作家池莉关于“正宗血统”洪山菜薹的这段描述,实际上就是从食材消费者的角度表达地标品牌的区域意义。

  “南橘北枳”是中国的一句成语。该成语最早出自于《晏子春秋·内篇杂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意思是说,南方之橘移植到淮河以北就会变成枳,主要是同一物种因水土环境条件不同而发生变异。

  那么,橘迁北为枳的客观现象,对于在现代经营活动中将地标品牌授权随意扩大区域范围的做法,是具有警示意义的。

  在经济行为中,某个知名品牌拥有者,希望通过扩大地域布局、增加产能谋求经营效益最大化,并无可厚非。

  但是,这种做法并不适合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品牌。

  以“洪山菜薹”地标品牌为例:

  从地理环境上讲,作为最佳生长环境的武汉长江以南种植的洪山菜薹,其种植基地由洪山区域扩展到同处江南且土地毗连的武汉江夏区域,在地理上并无违和之感。但扩展到地处长江以北的新洲、蔡甸等区域,就难免有些牵强。当然不是说新洲、蔡甸不适宜种植菜薹,而是从商标法规角度,不适宜标示“洪山菜薹”地理标志品牌。因为菜薹售卖者不可能理直气壮地吆喝这是“武昌过来的”。

  而至于将洪山菜薹种植基地“尝试”扩展到恩施高山地区、甘肃、内蒙古等其他省份,就更是严重不靠谱了。虽然在这些区域可以试验种植洪山菜薹的原种,但生长的菜薹却一定是带有当地土壤气候环境因素的“异化洪山菜薹”。

  一旦消费者吃出口味不同的“异化洪山菜薹”,这便是地标品牌授权者自砸“洪山菜薹”的金字招牌!

  如果“异化洪山菜薹”的口味确实不错,在菜薹产品宣传上也只能标示“洪山菜薹原种”,而不能标示“洪山菜薹”地标商标。因为《商标法》关于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法律红线不能逾越。

  从价值学角度看,地理标志品牌的农产品的实质价值,就在于特定气候环境的原产地。虽然区域种植面积仅限于一域,但这一个“限域”却创造了“稀缺”价值。

  划重点:物以稀为贵。正是原产地“画地为圣”限域的“稀缺”价值,决定了地理标志农产品品牌,只适宜做强(在有限的区域内优种优育提高产量、提升质量),而不适宜做大(扩展异地区域种植规模增加产能)。

  对地标品牌的喜爱情感,不能用滥情的方式追求规模效益。实际上,种植基地漫无边际地扩规,是以产量效益稀释品质价值。这不仅不是对地标品牌的爱护,反而是对地标品牌的伤害,同时也违反了《商标法》对地理标志商标的定义原则。

  看来,作为市场主体,“洪山菜薹”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品牌持有者,对《商标法》的学习认知还有欠缺。

  而从另一个角度看,作为公共媒体从业人员,也应该补一补《商标法》的学习课程。否则在宣传报道上仅按照经营者的意图照本宣科,将明显违反《商标法》的文字内容在社会上公开报道出来,就会对广大读者造成“地标品牌可以任意扩域授权”的误导,而这种误导对于社会的负面影响是不应低估的。

  所以,无论是企业经营者还是媒体从业者,对于《商标法》的知法、懂法、守法,都是一道绕不过的严肃课题。

  「注:本文作者周涧长期专注商标法务研究,系《商标实用策略》(知识产权出版社2023年3月出版)实际写作人」

个人简介
周涧,中华和文化牌创意发明人,中华节气文化牌创意发明人。公开出版有《中华和牌创意研究》(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其他专著:《第二传播——广告策划与实施的再传播策略》(武汉大学出版社2005年8月出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