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管理 > 法人
漫长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价值中国推荐 2014-11-12 16:00 法人2014年第11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为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充分发挥国有资产优势,国有企业始终在调整与改革,但这条路也走得异常艰辛

  

  ◎  文 《法人》见习记者 辛颖

  自改革开放以来,国有企业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始终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涵盖了我国众多经济支柱行业。另一方面,由于投资回报率低、现代企业制度不健全等因素,国企一直以来也饱受诟病。

  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国企改革的重要步骤,经过多年的发展,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影响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实质发展的重要因素涵盖了理念选择、管理导向、制度障碍、政策歧视、开放领域、方案设计、机会数量等,改革进程何其难。



  混合所有制改革20年

  很多人也许不曾想到,看似新生事物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在中国提出了20余年。

  1993年,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随着产权的流动和重组,财产混合所有的经济单位越来越多,将会形成新的财产所有结构。

  1997年,中共十五大《报告》提出:公有制实现形式可以而且应当多样化。要努力寻找能够极大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公有制实现形式。股份制是现代企业的一种资本组织形式,有利于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有利于提高企业和资本的运作效率,资本主义可以用,社会主义也可以用。

  1999年,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国有大中型企业尤其是优势企业,宜于实行股份制的,要通过规范上市、中外合资和企业互相参股等形式,改为股份制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重要的企业由国家控股。

  2002年,中共十六大报告进一步提出:除极少数必须由国家独资经营的企业外,积极推行股份制,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财政部财科所国有经济研究室主任文宗瑜向《法人》记者介绍,上一轮的国企改制政策,始于2003年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决定的国有企业全面改制,即国有企业的股份制改革产生多元化,多元化也就是混合所有制。

  2003至2007年形成了国有企业的改制的第一波高潮,但当时主要针对的是中小型国有企业的改制。

  “总的来说那一轮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还是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全国近十万家中小型国有企业完成了改制,其中主要都是地方国有企业。现在中小板、创业板的挂牌公司,相当多都是那个时候完成的。”文宗瑜说道。

  相应的,大型国有企业、特大型国有企业一直以来基本上没有进行混合所有制的改革。

  2005年左右,应国资委的要求,196家大型、特大型国有企业的主要任务是做大规模。“当时国资委的要求就是,任何一家国有企业规模做不到前三,就给你‘找婆家’,也就是面临被兼并收购的命运。”

  在2005年之后的国企扩张体现出三个特点:第一就是央地对接,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对接,联合做大;第二是无边界扩张,为了扩张规模进入到和主营业务无关的领域,比如78家央企都进入房地产领域;第三是国进民退,即国有企业收购很多民营企业,如中粮收购蒙牛等。

  步伐为何缓慢

  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经过多年的发展,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影响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实质发展的重要因素涵盖了理念选择、管理导向、制度障碍、政策歧视、开放领域、方案设计、机会数量等多个方面。

  新奥集团首席法务总监郜志新向《法人》记者系统地分析了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缓慢的原因。

  目前的混合所有制企业群体是“数量型”,而非“质量型”。从公开数据看,全国已有90%的国有企业进行了公司股份制改造,中央企业及其子公司引入非公资本的企业户数已占到总户数的52%;到2013年10月,全国混合所有制上市公司已占全部境内上市公司的80%以上。石油石化、民航、电信、建筑、建材等行业的中央企业主营业务资产已基本进入上市公司,从这个角度看,混合所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已经处于主要地位。但是,这些企业的管理质量、效率与国内、国际标杆企业相比,整体差距仍然很大。

  在混改理念与导向的选择上,往往偏重“帮国企解困”“一股独大”。国企上市的主要目的是资本性融资,帮国企解决发展资金需求,上市公司中的治理结构与机制,具备了合法合规的形式性要求,但很多企业是国有“一股独大”,仍用管理国企的理念机制来管理上市公司。一些混改后的企业,瓶子的外观是混合所有制,瓶里的酒是国有成分。

  很多上市公司高管都是组织部门或国资委任命的,并且带有行政级别,并没有严格遵循上市公司董事长等高级管理人员的产生机制,与规范的上市公司自然形成的约束机制有很大区别。受体制影响,董事会与经理层的职责分工也不很明确。

  在对待民间资本的态度上,偏重“钱进来,人别进来”“资本进来,管理别进来”。国企治理的问题之一是解决所有者“缺位”,引进民间资本就等于理论上有了“第三只眼”来看管企业资产,但是混改的很多实践案例,是平台欢迎民间资本参股,夹道排斥管理和人的进入。

  此外,在企业混改的开放层级上,往往只改下面,不改上面,让民间资本当“孙子”。目前国企推行混合所有制多数是在二三级企业层面,为了保持国有经济控制力,集团公司一般是国有独资或控股,由于在集团公司层面的股权资本不开放,下面企业的资本放大效应就受到很大制约,影响混合所有制的进一步深化。

    而国际惯例一般都是集团公司股权多元化,下级公司反而是独资的,而中国的情况却相反。民间资本参与国企混改,有“既出钱又认爷”的感觉。

    一些国企担心混改后失去政策性待遇。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在银行信贷、行业准入、行政审批等方面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别对待”,国有企业担心“混合”之后失去这些“待遇”,因而推动混改不积极。

    此外,一些国企还对民间资本“不放心”,混改方案“不放权”“不放手”。混改的大部分案例都是开放对民间资本的参股权,并不想放开控股权、控制权,让民间资本做国企的附庸和仆人,极大地影响了民间资本的积极性。

    缺少诱人的混改机会与项目则是阻碍改革的另一大因素。资本的天性是趋利的,能有好的回报,民资才愿意参股。只有拿出国有产业线中的优良企业、优良资产和优良业务,才能吸引民间资本的眼球。而市场推出的混改项目,未必对民间资本全是商业机会,有些项目是“馅饼”,有些项目则是“陷阱”。

    国企混改新契机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针对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深化改革,其指向首先是国有企业如何改变自身的经济成分,然后配合中国的市场化进程,深入到市场中去。

    其实,国企一直在市场之中,但是国家各种部门的管辖,政策支持,使得企业自己没有必要参与市场竞争,自然没有这种竞争的感受。所以往往是身在市场之中,但是观念和做法是游离于市场之外。

    新的改革,就是需要通过市场来配置资源,起到强化作用,并逐步实现政企分开,随着国家对企业的扶持性和支持性逐渐削弱,自然就真正在市场中参与竞争,生存和发展都转变为市场化的。

    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混改,社会各界对混改的未来方向与趋势形成了共识,一些大型央企正在筹划、或已经拿出了部分混改项目,这些项目有是国有产业链上的优质业务或优质资产,资产回报高,市场竞争力强,这对只追求回报率的财务投资人很有吸引力。

    目前,国家法治建设已逐步完善。对于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断深化中会遇到的各种问题,国家应保持口径稳定不变。法律最主要的特点是明确,其次是稳定。法律不稳定,就形成不了法治环境。

    “法律的合理预防是相对次要的,恶法对于经济法来说很少存在,因为站在不同的角度会永远存在不合理。”大连海事大学博士生导师张永坚对《法人》记者表示。只有法律稳定,企业才知道应该怎样去做,学会用法律规范自己的行为,并据此形成交易习惯和机制,更有利于经济实体的发展。

    同时,政府正在加大反腐力度,有效地打击和防止个人从中获利。这也为混合所有制改革提供了透明的交易平台,有效地防止暗箱操作。据相关人员介绍,对于严格遵守相关流程的企业,经过进场、评估、尽职调查、挂牌、竞标,企业可以进行自我评价并找出问题。反而是那些试图违规或想绕过程序的企业才会真的出现问题。

    国有企业的发展和地位,对于我国的经济发展举足轻重,它们的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市场化的进程,反过来也会促进市场化的积极进程。混合所有制改革并不是摒弃国有的东西,而是充分发挥国有的特点和优势。

责任编辑:Karen
法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