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财经 > 小康财智
打通公立医院薪酬改革“最后一公里”
价值中国推荐 2017-06-15 16:45 小康财智2017年第4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近日《关于开展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的发布,让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成为了各方议论的热点。《小康》记者记录下了奋战在医疗第一线的全国政协委员们对于医院薪酬改革“下一步”的真实心声

  文|《小康》记者洪治

  公立医院薪酬改革牵动着每一个身在其中的医务工作者的心,也牵动着广大患者的神经。特别是近日《关于开展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的发布,更让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成为了各方议论的热点。公立医院薪酬改革在医改中有什么样的定位和作用?目前面临的主要挑战和问题是什么?提高医务人员待遇会不会增加医药费?医师多点执业如何规范?《指导意见》如何有效落地?


  为此,《小康》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周梁,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全国政协委员、厦门大学附属福州第二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林绍彬,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大外科主任、北大国际医院院长陈仲强,全国政协委员、何氏眼科医院院长何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癌症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原院长赵平以及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陈育德。

  医务人员主动参与医改才能成功

  《小康》:您觉得公立医院薪酬改革在建立现代医院管理体系中处于什么定位?

  陈育德:人力资源管理是医院的关键要素,因为人对一个机构是起决定作用的,医院所有业务活动都要靠包括医生、护士、后勤、管理人员等不同职能人员去运行,医院必须充分发挥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因此,我觉得这是要放在首位去考虑的。

  现在我们遇到一个问题,作为医改主力军的医生没有积极性,为什么会这样?薪酬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因此,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迫在眉睫,也是推进现代医院管理体系的重要内容。

  《小康》:这一改革对推进医改有何战略意义?

  周梁:医务人员和医院是医疗服务的提供方,他们是医改的主力军,医改需要医务人员的参与。如果医务人员有激情、有热情,主动配合、主动参与,那么医改的成功性就很大。如果医改人员没有获得感,没有积极性,甚至觉得这件事情和自己没关系,那推动医改就会很困难。

  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涉及到医生收入。调动医生积极性,除了实现其事业发展的愿景、人生目标等等,收入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实际上,医务人员不仅工作辛苦,还要承担很大风险,如果拿不到相应的报酬,积极性自然很难调动。

  另外,作为医务人员,我们也希望得到的收入是在阳光下透明的,而不是通过其他灰色渠道获得的,所以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确实是医改的重要部分。

  温建民: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既是供给侧改革的一大方面,也是提高医务人员积极性的重要途径。目前,关于改革的实施细则还没有出台,下一步针对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我希望能有一个科学的定位。

  何伟:我个人认为,医疗改革要放在卫生健康体系大改革之下来考察。从某种意义上说,真正想要提升医生的收入,要对医院整体收入进行全方位调研。不是哪个科的收入就归在哪个科,一家医院也不应对其所有收入拥有全部分配权,而是要在医院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指导下进行科学合理的分配。比如大医院的医生收入少,但医院的收入并不少,那就要研究下这些资金去哪了?比如盖大楼、买设备、做科研,究竟花了多少钱?是不是真的有需求?有没有效率?

  赵平:医疗不单单是学术问题,也是社会问题,其中薪酬待遇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薪酬改革的导向取决于重点发展的领域是什么,如果要加强基层,那薪酬制度改革就要向基层倾斜,因此,要抓住主要矛盾,实现我们努力的目标。

  结构性调整已经在路上

  《小康》:取消药品差价、提高技术服务价格是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的重要内容,这个结构调整应该如何推进呢?

  温建民:在结构调整过程中,取消以药养医之后,医疗技术服务价格一定要提升,而且政府的补贴一定要到位,两者缺一不可。

  陈育德:结构调整不能修修补补,比如大家说护理费、手术费低了,就提高这两项费用而不管整体结构,这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比如去年我因为腰的问题去医院针灸,结果发现医生针灸的服务费仍很低,也就几元钱,但如果他用些药,照一种红外线的灯,那收费就变成了几十元,实际上,针灸才是医生最核心的技术。见微知著,如果医生长期的教育、长期的训练、长时间劳动的技术价值没有体现出来,积极性能提高吗?

  此外,在取消药品加成后,要合理调医疗机构的检验、检查费与医疗服务费,要防止“两头翘”。

  《小康》:相对于大城市大医院的医务人员,基层医院的医务人员待遇普遍偏低,对于他们,特别是基层全科医生,如何提高他们的待遇?

  陈育德:在我看来,基层医务人员的薪酬问题主要是不平衡。因此,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不能一视同仁,而要分别对待,首先要考虑的是现在水平比较低的那一部分人,特别要关注年轻医生的实际问题。

  一名医生的成才之路很长,往往要七八年,乃至十年,这期间在其他行业可能收入要高很多,因此,年轻医生承担的风险和压力很大,面对的诱惑也很多。对基层卫生机构来说,在普遍提高卫生人员的薪酬时,还要特别关注预防保健人员。所以我觉得薪酬制度改革要区分不同对象,分门别类地研究,并制定相应政策措施逐步解决这个问题。

1 2
正在读取...
小康财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