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同样超发,别样滋味
价值中国推荐 2017-06-26 17:05 英大金融2017年第4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一位首相,一位皇帝,在政治动乱中,都没有抵挡住诱惑,动用权力,超额发行纸币,但因缘际会之下,效果迥异。

  文  |  李弘

  政府直接发钞,弥补赤字财政,又不承担兑现责任,其实是一种滥用权力的行为。引入银行中介,以政府信誉为发钞数量做担保,是否就能把权力关在门外?那要看政府是不是能够抵挡诱惑,约束自己。大英帝国的首相小威廉· 皮特与大清的咸丰皇帝,曾经分别面对着同样的诱惑,进了一回主题为“量化宽松”的考场。


  小威廉· 皮特曾在1783~1801 年及1804~1806 年两次主政内阁。他第一次成为首相时才24 岁,年轻权重为英国历史上绝无仅有。而他在位期间,大英帝国的内政外交动乱不已,先是美国独立留下的后患,后是加拿大行政权的分割,还有东印度公司的贪腐引起的一场公诉,最后是跟着法国大革命的动乱,咄咄逼人的拿破仑对欧洲其他国家的侵犯。他最为人称道的,就是动员了全英国的力量,包括扩大债务、引进所得税、迫使英格兰银行增发纸币大搞通货膨胀,打赢了英国对抗拿破仑法国的第一仗。但也因为如此,他也留下为人诟病的口实——不少是通过惟妙惟肖的漫画——滥用权力,个人意志凌驾于体制之上。

  咸丰皇帝即位时只有20 岁,比皮特首相还要年轻。他赶上的内政外交动乱也有一比。首先,他赶上了朝廷和太平天国激战的岁月,又在1860 年被英法联军的第二次与第三次鸦片战争赶出了京城。战争掏空国库,情急之下,咸丰第一次发行了纸币,以纸钱为单位的叫“宝钞”,以银两为单位的叫“官票”,但很快以贬值收场,为后人留下的是一件具有收藏价值的文物和一个人见人爱的词:“钞票”。一位首相,一位皇帝,在政治动乱中,都没有抵挡住诱惑,动用权力,发行或超额发行了纸币。所差的就在于二者手中握有的发行机制不同的,达到的目的,产生的效果也就迥异。

  皮特首相被人称为“金融的天才”,1783 年他当选为首相之初,就宣布一定会严格遵守沿袭了近百年的银行法律,政府如发债,必先得到国会批准,因此在英格兰银行建立了不错的口碑。

  1790 年英法之间暴发冲突。1793~1797 年,为支付军费,政府财政支出增加一倍,除了税收,这些钱都是来自英行的新增贷款,总额达1 000 万英镑,而英行成立以来,政府累积的借款余额仅为1 100 万英镑。但皮特的战争借款,缺口才刚刚撕开,为此,他要求修改法律,允许不受国会约束,增加政府负债。更厉害的是,1797 年,在皮特的主持下,议会通过了《银行管制法案》,停兑成了法律!英行银行券由此可自由增加发行数量!

  本来,皮特首相的“货币大餐”——疯狂借贷和纸币发行应当造成英镑大幅贬值,甚至恶性通货膨胀,但是历史的偶然性刚好在此时发力,带来好运气。18 世纪末19 世纪初的英国,帝国经济踩下加速油门,不论是国内的工业革命,还是殖民地贸易,货币需求都出现跳跃式增长。同时,英行好运中最难预料的好运,是威灵顿公爵在滑铁卢打败了拿破仑,为英国打开了畅行无阻的大门。即便是战争债务也成了伦敦城金融投机赢利的新宠,首相享受“货币大餐”的同时,商人们赚得盆满钵满。在皮特执政期间,英国在海外的金融信誉坚挺,进出口贸易空前高涨,工业革命的能量辐射全球市场。更令人惊诧的是,1800 年,也就是停兑三年后,英格兰银行的黄金储备又恢复到700 万英镑。

   皮特首相的通货膨胀“大餐”,似乎把五味儿都占全了。但是咸丰皇帝的宝钞官票,留下的味道可是又酸又苦。

  虽然大清王朝做事不用经过议会审批或修改法律,咸丰皇帝决定印发纸币,也并不容易。大臣们很清楚地知道“大明宝钞”最终贬为一张废纸的老皇历。大清朝除顺治八年搞过一次“钱贯”,康雍乾三代近200 年的繁荣,从未发行过纸币。咸丰要这么干,是违背了祖宗成例。但是,年轻的皇帝登基刚几年,家里就揭不开锅,天灾人祸,加上太平天国闹事,国库拮据,不想点办法,祖宗的江山都难以坐下去。1853 年,即咸丰三年,朝廷下了决心,由左都御史会同户部堂官,机构上设置了官票所、宝钞局,主导改革银钱货币。但大清宝钞一出笼就引起市场货币流通的混乱,没几个月,就贬值百分之二三十。

  极力奏行钞法与参与拟定钞法的左都御史貌似看出了其中的问题,建议朝廷出面,向商人们保证,官票、宝钞都可以兑现。据说,皇帝看了他的奏折怒火冲天,传旨申饬:“只知以专利商贾之词率词渎奏,竟置国事于不问,殊不知大体。”皇上此言一出,想在中国看到像英国金融城那样政商同心同德保护纸币的景象,无疑是异想天开。

  到1861 年停止发行之日,只有很少比例的宝钞被兑现,60%以上的纸币都烂在老百姓手中。只有税局恩准接收宝钞官票代替实银交税,这些纸张才有机会回到户部,但一出一进,身价却已是今非昔比。

  皮特首相和咸丰皇帝的故事说明一个事实:政府操纵货币发行,结果不一定都是噩梦,除了运气,还要看天时、地利和人和是否相助。在这一点上,皮特首相无疑成了最后的赢家。

    (作者系资深投行人士,著有《图说金融史》)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