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政经 > 小康
浙江治水的“速度”与“激情”
价值中国推荐 2017-07-07 19:34 小康2017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2017中国生态小康指数调查结果显示,地方政府存在利益驱动,执行不力;企业只顾自身经济利益,缺乏社会责任;公众环保意识不足,是我国环境治理工作的三大难题。而浙江治水行动上下同心,铁腕出击,不仅赢得了36.2%的受访者点赞,另有46.8%的受访者明确表示,希望其他省市也能向其看齐,为环境治理实干大干

  文|《小康》杂志中国全面小康研究中心周宇

  3月22日,世界水日。“20万!”浙江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夏宝龙报出了参加剿灭劣V类水体誓师大会的人数。通过视频形式,这场会议从省、市、区(县市)、乡镇(街道),一直开到了村里和社区,成为浙江史上参加人数最多、覆盖面最广的一个主题会议,目标相当明确——到2017年底,全省全面剿灭劣V类水体。


  对照全国“水十条”的任务和目标,浙江将提前三年完成相关消劣任务,决不把污泥浊水带入全面小康。

  浙江,这个从改革开放以来一直走在全国发展前列的经济大省,在2013年3月,却因一条来自民间的“悬赏20万元请环保局局长下河游泳”的微博,而感受到水环境的压力。2013年底,浙江省委、省政府及时“接招”,启动“五水共治”。四年艰苦治水,成绩斐然:消灭6500千米垃圾河,省控断面水质Ⅲ类以上逾七成,换来了浙江大地江河湖海新面貌。

  “全国黑臭河水体最少的省份是浙江,全国消灭黑臭水体进展最快的也是浙江。”在今年举行的城市地下综合管廊、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推进会上,住建部副部长倪虹曾经用这样的评价给浙江治水“点赞”。

  “点赞”的不止倪虹一人。据2017中国生态小康指数调查结果显示,针对浙江治水,36.2%的受访者认为行动铁腕出击,轰轰烈烈,为其点赞;46.8%的受访者表示,不只是浙江,希望其他省市也能向其看齐,为环境治理实干大干。

  剿劣是一场拼策略的“硬仗”

  一张河道分布图,一张剿劣进度表,神龙桥河边,正和工程承包方、施工方布局治水方案的拱墅区河道建设指挥中心工程部部长朱永宏仿佛在指挥一场“战役”。

  “神龙桥河第一段整治难点是两边的菜地,农用肥是污染源。再往前走是一段铁路生活区,要在整治前和铁路部门充分沟通,铁路桥下面管道建议用钢管。过了铁路,前面是一片民工宿舍,一定要截污纳管,防止污染源直排。再往前是一个老桥,这段非常特殊,旁边有部队,为了不影响他们,咱们看看是否可以把提升泵做在围墙外面。”较快的语速、笃定的判断、迅速的应变能力,不到十分钟,朱永宏就定下了“作战方案”。

  在被问及为何能像“活地图”一样精准描述其负责区域内每一条河时,他笑着说:“我们都是要么在治水现场,要么就是在去治水的路上。”

  千里运河杭州止,运河南端在拱墅。水,是杭州市拱墅区的优势,也是眼下剿灭劣V类的难题。41条河道、108个项目,拱墅区的剿劣任务体量大、问题复杂。怎么治才能又快又有效?

  “首先是划分片区。”拱墅区治水办副主任管建弟向《小康》记者介绍说,以往治水都是分段式进行,一条河一条河治理,拱墅区创新“片区化”模式,将水系划分为“祥符北片区、塘河片区、红旗河片区、上塘南片区、康桥片区、上塘东片区”6个片区,实行“河岸同治、上下同治”。

  片区划分后,剿劣方案也都是“私人订制”。朱永宏所在的上塘东片区多采用“清水入城”的方案:在进水源头设立过滤池,截住上游的污染,通俗地说,就是“洗水”。

  “入口有守门员,出口也有守门员。”朱永宏领着记者来到隽家塘河一处河道排出口预处理池,“已经实现了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零直排’,但是下雨天会有很多脏东西排入河道,这部分污染源也不能轻视”。

  在排出口,入河的水经过陶粒、挺水植物、人工飘带、生物坝组成的“过滤网”,分离水中的各类杂质,大幅度减少污染物的浓度。这个原理,很像人们家里常用的活性炭净水器。水质监测设备还会提示,什么时候应该换“过滤网”的滤芯了。

  在另一个红旗河片区,“清水入城”就当不了主角了,主打招数是“水下森林”,通过种植一些水生植物,实现水体自我修复功能。

  浙江省治水办常务副主任方敏介绍说,劣Ⅴ类小微水体的判定,相对比较复杂,以前也没有相应的标准规范,本着能够满足群众的感官体验、能够满足景观用水的标准要求,浙江采取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办法进行判定。定性指标包括,河底无明显淤泥或垃圾淤积,河道(湖)水体不黑不臭(无异味、颜色无明显异常),沿岸无污水直排口等。定量指标主要检测高锰酸盐指数、化学需氧量、pH值和透明度。

  事实上,每个治水工程都由若干个环节构成,大致分成截污纳管、河道清淤、配水、生态治理养护。多年来,这些环节都由不同的施工单位负责,截污的只管截污,种植水草的只负责水草,各自为政。但治水是一个需要配合的过程,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让效果打折扣。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管建弟介绍说,拱墅区大胆地采用了EPC总承包,把工程的设计、采购、施工全部委托给一家工程总承包商,总承包商对工程的安全、质量、进度和造价全面负责,业主对工程总承包项目进行整体的协调和控制。治水工程完成后,还要对治水后的18个月水质负责。

1 2
正在读取...
小康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