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行业 > 能源评论
张北:千年秀场数风流
价值中国推荐 2017-08-22 22:20 能源评论2017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文·宋炳玲

  车行入张北。在这片“海洋”的底部,是像水波一样起伏的草场,和黑飘带一样随风荡漾的草原天路,花儿随风而舞,马儿追风而行。就如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更换舞台布景,本来柔和的风骤然加了力度,不过是片刻的云飞云聚,天空变得浓重阴郁起来,草场在疾风中躁动,万物呼啸鼓舞,仿佛原始热情爆棚的草原音乐节已然开幕,在场的一切,都摇曳战栗起来,一片暴风雨将临的景象。

   瑰丽多变的不只是天气。距繁华京畿只半日路程,这片仿佛世外的草原其实难以平静。风云际会间,一幕幕与政治、经济、文化密切相关的活剧登场。它更像一处以草原为背景的影院,一个以自然为名义的舞台,煽情的音乐剧,激烈的战争片,旖旎的公路片,烧脑的科幻片轮番上演,影响着不远处的都城和辽阔的中国。


  风云多变,游牧民族的肌肉秀场

  在张北旅行,当地的朋友会讲述许多战争的掌故。从地图上看,张北地处漠北与中原间的交通要道,因此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游牧民族南下即可入居庸关,剑指北京。辽、金、元三代,均从这里南下问鼎。中原政权则严防死守,赵、秦、燕、汉、北魏、明等王朝在两千多年的时间里,先后在这里修筑长城,夯土、土石混杂、干砌毛石等各种建筑形制的长城并行而立,因此有六道长城并行的奇观。

  历史上,张北战事频仍,和平年代也多是“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的场景。1123年,辽天祚皇帝仓皇逃至张北鸳鸯泺避难,大金都统杲追击辽主于此,迫使辽主再次亡命逃奔。仅88年后,风水轮流转,大金军队在这里又遭遇成吉思汗痛击,爆发了扭转双方实力格局的野狐岭一战。在野狐岭,笔者参观了这处塞外南下北京的第一要隘。据说,负责抵抗成吉思汗进攻的金将完颜承裕见这里“涧生叵测,梯纡百旋,岭入云表,地势险要”,遂决定据险驻守。但这一战术致命的缺点被战争天才成吉思汗一眼识破:据守在各个山头上的部队分散了对方本来强势的兵力,而且传令不畅,难以互援,于是成吉思汗组织敢死队直捣完颜承裕所据山头,然后分头歼灭了群龙无首的金国十万精锐部队,以能征善战闻名的女真人从此元气大伤,很快灭国。此役后,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阻止蒙古铁骑南下,因此,这场恶战也改变了中国的历史格局。1307年,元武宗海山在白骨未朽的战场边筑城,建立中都,同大都北京、上都兰旗并称,并常到此狩猎巡游。但这处都城仅存续51年,即被起义军刘福通部将烧毁。各个民族的军队,在这里你方唱罢我登场,也成就了许多军旅故事和恐怖传说。至今,元中都遗址附近的居民,还常风传在月明之夜,听到了战马的嘶鸣、械斗的声音及战士的惨叫,战争余音,千年不绝,成了张北人集体的恐怖记忆。

  “俘”光“掠”影,色友驴客的美片秀场

  在外来游客的眼里,张北坝上却只是一个美的地标。它雄踞坝首,骤然提升的海拔,将暑气和雾霾拦在了不远处的华北平原,也吸引了急于逃离这两样的人们。我亦是其中之一。从北京出发向西北,百公里前后,完全是两种景象:这边是现代都市、汉人民居,那边则是高原草甸及蒙古包。旅行的途中,当地朋友翻着相册,向笔者介绍这里的四时风光,春季花草萌动,万物苏醒,牛羊撒欢,燕雀啾鸣,一汪汪春水像少女的眼波流传;夏季天蓝欲滴,草碧如流,白云摩肩,鲜花绕膝;金秋时节最美,万山红遍,百果香透,野鹭流连湖边,大雁成行南飞,饱满绚烂的色彩令人目不暇接;冬季则白雪皑皑,玉树琼花。元清两代皇族,就常到此处避暑、狩猎、接见外域使臣,保持马背民族的野性。而今长居京津、淹没在水泥森林里的都市人,也常在周末假日,到这里休闲,寻找难得的辽阔感,享受碧云天、黄花地给他们带来的轻松。京津冀游客晒出的美图以其强大的传播平台,俘虏了最早的一批“色”友“驴”客,因此,张北这片坝上草原在摄影界和驴友群中早已声名显赫。随着传播效应的扩大,一座座度假村、观景台拔地而起,旅游业成为张北经济的一大支柱。

   笔者曾先后两次来到这片降落人间的花海。除了草原、音乐节及古战场,张北还有一处地质奇迹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台路沟乡,我们一行人去看了一处玄武岩石柱群,据说,这片石柱群由前来采石的农民偶然发现,地表下石柱群面积多大、深度几许,尚且成谜。露出地面的石柱均呈多边形,它们直插入地,像砸进地里的楔子,上下叠置,排列紧密,整齐有序,如人工雕琢一般,又像是外星人的奇迹。据考证,这里是两千万年前的一处熔岩通道,地底的炽热岩浆向地面管涌,并逐渐冷却而成,这一类的地质奇观,国内仅此一处,全世界也仅北爱尔兰的“巨人堤”可比。想想大自然激烈的行为艺术,一行人皆惊惧敬畏,过后,则调侃此处土地神一派摇滚风,音乐节的大咖们也该来此处致敬。

  “驯”电“留”光,绿色能源的科技秀场

  面对自然的伟力,有人不明觉厉,有人却能降龙伏虎、为我所用。仿佛这里的“原居民”马、牛、羊及树、草、花,悠然旋转的风力发电机早已与张北草原浑然一体,是出镜率极高的动态风景。

   其实,风电这种清洁绿色的能源在业内的画风并不像摄影照片中那样优雅,它的随机性、波动性、反时性等特点对于需高度平稳可控的电网来说,都极难驾驭。与风电类似的,是张北同样丰富的太阳能资源。但再好的光源也会在夜间休息、偶尔偷懒、冬春乏力,虽然全年平均日照时数近2900小时,但依然是一种不稳定的能源。

    坐落在张北的国家风光储输示范工程,通过多项技术攻关与实验,将“会偷懒”的光与“桀骜不驯”的风“配对”,实现了良好的互补效能,辅以大容量的化学储能做补充,利用智能输电技术,多组态灵活切换,获得了接近常规能源的平滑稳定出力,破解了清洁能源开发的世界性难题。这处世界上规模最大,集风能、太阳能、储能及输电工程四位一体的可再生能源项目,正以开创性的运行实践,向世界输出新能源大规模集中开发的“中国方案”。

    在张北这片千年秀场上,清洁绿色的风、光能源,无疑已成为今朝的风流人物。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能源评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