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国际融资
创新企业实现产业融资要过几道关?(6)
价值中国推荐 2017-08-22 22:27 国际融资2017年第7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估值?

    余发强在回答笔者的提问时说:“估值一般测算的是未来五年的收益,融资完成后投产的是两条年产10万吨制浆造纸标准生产线,共计20万吨,以瓦楞纸的市场价每吨3000元计算,20万吨就是六亿,毛利润50%,即三亿;除此之外,丹东技改项目由于是国力源以租赁的方式投资的年产10万吨标准生产线,去除很少的租赁费外,每年利润也在1.5亿左右,这几项未来利润加起来是4.5亿。如果我们把目前已经签约的MOU技改项目和有合作意向的技改项目都加在一起的话,按照我们技改的条款:技改产出后,我们连续10年拿年利润的1/3(依据不同的技改服务条款,分红会有差异),10万吨浆的市场价格为两个亿,我们三年内可以做到250万吨,大约可以获得75亿。这些加在一起的话,可以达到100亿估值。”

    但是,余发强并没有把已签约的MOU技改项目和有合作意向的技改项目纳入估值范畴,在他看来,如果把这些加进来的话,会把投资人吓走。而他把环评验收完成后即将开展的技改项目展示给投资人,只是为了向投资人说明一个可预期的国力源的真实实力,使投资人对自己的投资决定充满信心。


    更为重要的是,尽管国力源还没有正式投产,但是,该公司的天使投资人、负责国力源产品市场营销的首席市场长朱湘君已经与包括创维、TCL、阿里巴巴物流公司等进行了深入的合作洽谈,并准备签署预售协议,一万吨的生活用纸和十万吨包装用纸的买家全部搞定。

    经过两个月的谈判,虽然有投资人认可30亿的估值,愿意出资2.5-3.5亿换取10%的股份。但是新的问题出现了:由于A轮投资人是中长线投资人,而且对项目非常有信心,因此,并不愿意以增资扩股稀释股份的方式融资。这就面临着一个非常现实而严峻的问题,创始人不得不出卖股份换取资金。但如果真的选择这条路的话,创始人的大股东地位就会丧失,接着,未来的经营有可能出现失控的风险,致使产业链断链。这是所有投资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从控制经营风险的周密考虑出发,国力源董事会做出两项重大决定:第一,出于对大股东地位的保护,国力源的B轮融资将选择新疆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的项目扶持融资,细节谈判将在环评验收后启动。第二,出于做大做强中国制浆造纸产业的考虑,国力源将借中国政府支持新疆高科技企业优先上市发展的政策之东风,将中国国内上市目的地的选择定在A股主板。

    第六关,是否能借力产业基金整合产业链

    在余发强看来,国力源的项目不仅是一个可以做大的项目,也是一个可以做强的项目。单说中国目前关停并转的造纸企业就有1.2万余家,而中国物流业的快速发展又给这个市场带来了巨大的机会空间。无论是从技术的成本角度,还是从市场的需求角度,传统纸业公司希望通过技改分享市场大蛋糕的愿望都很迫切。

    此时的余发强却看到了更远的未来。他说:“国力源研发的第二代、第三代生物质萃取产品都已经搞出来了。第二代技术是从生物氧化法循环利用水处理中提取低聚木糖和阿拉伯糖,在20万吨生产线实现量化的前提下,就可以提取低聚木糖和阿拉伯糖卖给药剂公司。而它的市场销售价是50万/吨,价格是造纸的160多倍。而第三代产品是另外一个跨界产品——不需要蒸煮的制浆设备。”

    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链,而且是高科技引领下的朝阳产业。国力源因为有天使投资人与风险投资人的进入,跨过了创新企业创业的“死亡”期,实现了“一”的飞跃。进入发展期时,余发强认为,在投资人不愿意稀释股份而又需确保创始人大股东地位的情况下,选择设立一个产业整合基金来撬动接下来要做的250万吨生物氧化法制浆造纸技改项目,不仅可以保护国力源在行业创新中的领先地位,还可以救活更多100%想做技改但又100%缺少资金的关停纸业公司,让他们分享高科技创新带来的转型红利。

    用他的话讲,这是“借鸡下蛋”。“设计产业整合基金的整个模式,就是想吸引那些私募股权基金放弃他们持有国力源股权的想法,参与对这些关停企业的投资,基金负责投资关停企业技改所需的3000万到一个亿的资金,包括技改企业需给国力源提供的技改服务费,以投资换取被技改企业的股份。而国力源只享受被技改企业1/3的分红,不占股份,销售由国力源负责,以加盟方式打破传统经营思路,维护、增强我们设立的食品级包装物料的品牌定位。这样,品牌的未来估值就会更高。等到国力源实现IPO上市时,就可以通过资本市场的融资,将产业整合基金投资的技改企业并购过来,为基金的退出提供最好的机制。”他说。

    他认为,中国至今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产业风投,在这个领域,中国与国外差距太大。“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行业还有一个不太好的趋势是喜好分散投资或者跟投,缺乏对项目的研究、判断和担当,结果导致有些互联网项目投资偏离估值曲线,像共享单车;而又有很多国内国际领先的高科技实业项目难以融到产业化的资金,无法完成从零到一的死亡界跨越。我觉得这不是正常的生态投资圈。”他一针见血地说。

    最后的赘语

    一个具有领先技术的创新企业能否获得实现产业化的资金,能否实现零到一的突破,更大程度上取决于这家企业的创始人是否找到了一位有能力、有道德并且能够看清企业未来价值的投融资家,或者一家靠谱的投资银行;取决于这家企业的创始人是否承认投融资家的融资能力,是否能给予他股东地位并给予他应有的权力。如果能做到,这样的专业人士就能以他丰富的从业经验,随时为企业策略纠偏,随时为创始人把控风险,随时调和创始人与投资人的矛盾。只有做到这些,企业才能少走冤枉路,真正实现从一到二、到三乃至更快的增长飞跃。(摄影杜京哲陈醒)

     余发强为何敢做0+1

    余发强在国外做金融的时候,年薪收入是百万美金+业绩奖金或股权,后来,他放弃优厚待遇的金领工作,去做投资银行的事儿,帮助企业融资、并购。这原本没什么,因为做投行的人很多。但值得说的是,他接受国力源创始人真诚的邀请,为这家完成中试后六年尚未实现产业化且借债高达一亿元的创新企业融到了实现产业化的资金。类似的创新项目在中国有不少,但投资人、投行家们鲜有触碰、不敢触碰。

    余发强为什么敢碰?

    其一,丰富的融资经验与实业经验使他能够精准判断项目的好坏,知道风险在哪儿,也知道怎样规避。

    其二,骨子里的救人意识使他乐于帮助有价值的企业摆脱“死亡”走向“新生”。他在新加坡服兵役时,一次丛林演习,竟在被毒蜂蜇咬23针后,成功突围奔跑五公里传出救援信息。当他被医生判了“死刑”而又奇迹般地活过来后,他的人生目标更加清晰明确:救人。

    其三,父辈创业精神之熏陶。家族企业复发中记是从路边水果摊起家,最后做成新加坡最大的进出口水果批发公司并创立了自己的品牌。这品牌里储存着他的叔伯是怎样将中国新疆库尔勒香梨种植到无可挑剔的完美,又是怎样赶着毛驴翻越天山,将库尔勒香梨以10美元一箱的价格卖向世界;记载着他的伯父如何在山东向农民传授种植红富士苹果的经验,又是如何让红富士在中国主产区流行开来;也定格了他的父亲怎样将几十艘装满中国山东大蒜的货轮出口到美国。特别是他父亲“吃亏占大便宜”的人生信条对他的行为处事影响深远。

    其四,他在多次危机处理经历中凝结的抗压定力。这种定力让他能够做到居安思危,临危不惧,在面临错综复杂的烂摊子时,能以超乎寻常的冷静,泰然处之,并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李路阳撰文)
责任编辑:Karen
1 2 3 4 5 6
正在读取...
国际融资最新文章
谁在关注这篇文章
  • 个人名片 靳玉环
  • 个人名片 鄢荣华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