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财经 > 小康财智
李淼:科普,除了刚健还需要妩媚
价值中国推荐 2017-09-14 17:53 小康财智2017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究竟哪一个才是他?给TFBOYS解答“宇宙是否有边际、黑洞后面是什么”;写《〈火星救援〉里的物理学》还是写《男物理学家眼中的女人与量子》;写出诗句“我是觅食者,在科学与幻想之间穿越千年”;“天琴计划”的领头人?

  文|《小康》记者尤蕾北京报道

  两篇署名为朱清时院士的文章,引起了李淼的注意,同时也让这个曾经“吐槽”过科幻文学作品《三体》中物理硬伤的物理学家再次坐不住了。不过,舆论中用“论战”恐怕也是有失公允,或许,用纠错来形容更为熨帖。


  现任中山大学物理与天文学院行政负责人、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淼,今年出版了一本青少年科普读物《给孩子讲量子力学》,不出所料,它很快成为了畅销书。各地签售随之而来,他发现“量子纠缠”这类的词汇随时可能从读者那里脱口而出,更有人发问量子世界观是否与佛教世界观相似,以及量子力学是否支持人类灵魂的存在。

  这两个问题与朱清时的文章有关,《物理学步入禅境——缘起性空》写于八年前,《客观世界很有可能并不存在》写于两年前。李淼的妹妹曾经将文章发给他,“不要信”,是李淼的态度。而“没有意识也会有量子世界”以及“人类在未来也许会实现量子计算机,也许会实现宏观物体的量子传输,甚至会将人类的意识保存起来,但这和自然界中的‘灵魂’没有任何关系”,则是李淼通过物理学进行客观分析后给出的答案——让科学的归科学,宗教的归宗教。

  从最近这次的纠错中,李淼展露的依然是娓娓道来讲点科普的态度,并没有针锋相对的架势,跟当年写《〈三体〉中的物理学》如出一辙,客观而不尖刻。他的生活也是如此,物理学不是他的全部,更没有必要将其与兴致纠缠在一处。曾经,李淼不为琐事所累时,两年写下了200余首诗。如今,诸事缠身,他还是会给时尚活动“站台”,给媒体或写科普或写穿搭指南,在他看来,“不懂时尚的物理学家不是好诗人”。

  究竟哪一个才是他?给TFBOYS解答“宇宙是否有边际、黑洞后面是什么”;写《〈火星救援〉里的物理学》还是写《男物理学家眼中的女人与量子》;写出诗句“我是觅食者,在科学与幻想之间穿越千年”;“天琴计划”的领头人?

  每一个都是他,但每一个又不都是他,在李淼身上,让物理学的归物理学,让诗歌的归诗歌,让科普的归科普,让时尚的归时尚。

  “将自己研究的东西讲给别人听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

  按照李淼的说法,《给孩子讲量子力学》成书有点“无心插柳”的意味。

  去年3月,李淼在博雅小学堂讲授《给孩子讲量子力学》一课,一共讲了四课,即世界是不确定的、物质为何不会经常爆炸、量子可以用来干什么以及会有量子计算机吗。课程结束后,把课程内容整理成文字,才发现已经初具书稿的雏形了。去年,“量子”一词从高深莫测走向了寻常百姓,直接的推手源自“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他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分享了一张照片,他和妻子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女儿,正在给孩子“讲”《婴儿的量子物理学》。一度,由此引发了该书在网络上被卖脱销,同时“量子”成为不折不扣的“网红”词。

  尚不能肯定,有多少新手爸妈只是在“追风”,但是李淼和博雅小学堂的课程却是实实在在地受欢迎,引发了孩子甚至成人对于物理学的重新关注与审视。也因此,在《给孩子讲量子力学》一书的后记中,李淼写道:“与博雅小学堂的合作是一件让人惊喜的事,在《给孩子讲量子力学》四讲中,我才发现用故事的方式讲物理学不仅可以讲给大学生听,也可以讲给9—12岁的小学生听。”

  物体为何不会坍塌,花为什么是红的,计算机是怎么工作的……一个小小的微信群可能太小,已经装不下这些可以用量子力学来解释的道理了。于是,出书的想法冒了出来。

  现在人们习以为常地称呼李淼时绝不会忘了“科普作家”这一身份,但在他刚刚回国投身科普写作时却并非如此,从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经历了十几年。1999年,李淼从美国归来,任职中科院物理所。那时他与同事建了一个“超弦论坛”,他就经常在里面“灌水”,彼时,他写的东西还处于“云端”,专业性很强,远没有现在信手拈来的科普故事有趣。但也正是因为这类“准科普”,让李淼意外地收获了不少“粉丝”,以至于后来他的一些学生说,就是因为看了他在论坛上的文章,才决定报考物理专业。后来李淼的《超弦史话》便是脱胎于此。

  西篱在报告文学《弦与光》中曾写到李淼初涉科普时的情景,李淼在“科学人讲坛”、THINK+等平台,与公众分享自己所有开创性、建设性的尝试,分享科技前沿的经历和成果。“用思考、坚守、创造来感动时代、改变世界”,是THINK+的宗旨,亦是李淼的宗旨。只不过,当时我国并没有形成西方那般由知名科学家担任科普工作的气候,科学依然是远离大众的高冷存在。

  李淼成为其中的“异类”。《Newton科学世界》杂志开始向他约稿,从此时起李淼在科普的路上越走越远,当然,关于严谨和有趣究竟谁该排在科普的首位这一命题也开始纠结着他,像每一位科普作家那样不可避免。如今,李淼在谈起《给孩子讲量子力学》时,会跟《超弦史话》甚至于《〈三体〉中的物理学》对比,“我现在更喜欢用故事的形式做科普,把故事讲得有趣”。可见,当时被称为“把严谨的历史搭配上适度的八卦”的《超弦史话》已经不能让李淼满意了,或者说,他更接地气了,正如现在他会自豪地告诉记者,《给孩子讲量子力学》在短时间内成为畅销书,采访间隙还会刷手机关注其他类似畅销读物,在李淼看来,畅销恰恰是褒义,起码代表了读者抑或说市场对他的肯定。

1 2 3
正在读取...
小康财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