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慈善家
毛振华:我总算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
价值中国推荐 2017-11-08 16:04 中国慈善家2017年第6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他属于开创型人物,他的每一次选择皆做得佼佼,但每每总是在高处将至时陡然反转,重启新路

  撰文_袁治军  谢舒  题图摄影_张旭

  毛振华: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6月7日,毛振华再一次回到武大。5年前他捐赠5000万元与武汉大学共建的“振华楼”在这一天交付使用。  

  仪式的开场,播放了一段毛振华在武汉大学求学的主题宣传片。当舞台的大屏上出现一张泛黄的纸笺,上面草就着数行诗句,53岁的毛振华眼睛湿润了。

  “从橙红的光影里/从苏醒的树林里/我扛着简单的行李/顺着山的标志/走向这高大的梧桐,幽静的山林/走向这绿色的琉璃瓦,灰白的墙壁/顺着这通向藏书的台阶/一级又一级”

  这首毛振华大学时代完成的诗歌,取名《我已然留在这里》。此后,他从政、经商,年少得志,曾经是海南省最年轻的处级干部,创立的中国第一家全国性的信用评级机构—中国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如今已是中国第一大、世界第四大的信用评级公司,承做了中国资本市场几乎全部金融产品评级的第一单。但是,他的成功并没有止步于商业上的成就。此后他逐步淡出商业,选择以教育为志业,回归校园。

  他属于开创型人物,他的每一次选择皆做得佼佼,但每每总是在高处将至时陡然反转,重启新路,令人称奇。毛振华却清楚,他只是从来不曾违背自己的内心而已。如同那首诗作的名字,斗转经年,事实上他从来不曾离开过他精神的故乡,他的母校武汉大学,那是他的来处,也是他精神的归处。

   “这笔捐赠是当时我们家族史上最大的一笔开支,为完成这一承诺,他们(注:即毛振华的夫人及他的两位弟弟)做了很大的努力,甚至改变了原来的商业和生活规划。”在“振华楼”交付使用的揭幕仪式上,毛振华说,“我感恩武大人文精神对我的教育,感恩文史哲的老师们。今天我有机会做一点事来表达我的敬意,是我的荣幸。”

  当意气风发的珞珈少年被岁月雕刻打磨成荣辱不惊的浩然须眉,毛振华轻舒了一口气:“我总算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

  对教育的感恩和情怀

  “5000万元可不是个小数目。毛总一个农村孩子,15岁上武大,如今感恩之情难以言表。” 毛振华5年前向武大捐赠时,任志强在微博上发表评论称。

  1979年毛振华以湖北省石首县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时,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得知成绩后,他曾向老师求教,以他的成绩,报个什么专业会比较稳妥。老师对他说,你的数学分数比较高,将来当个大队会计没问题,当会计需要懂点经济,你就报个经济系吧。

  “进校以后我才知道,经济系是武大最热门、录取分数最高的一个系。”毛振华告诉《中国慈善家》,“当年的武大招生可不像现在,一年能招10000多名学生,1979年,武大只招907名学生。”

  此前,毛振华几乎从未离开过故乡长山村,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何模样,他连想象的空间都没有。 “我觉得我的人生有了很大的改变,每一天都在兴奋中度过。”

  亚当·斯密(Adam Smith)、约翰·穆勒(John Mill)、约翰·梅纳·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这些闻所未闻的人名和他们的见解从老师、学长的口中一连串蹦进毛振华的耳中,他发现,自己闯入了知识的圣殿。

  “每个人进入大学的体会不一样。”毛振华说,“有的人在那里获得了生存技能;有的人在那里得到了社会关系;更多的人,得到的是知识。就我而言,大学首先给我的,是眼界。”

  得益于刘道玉校长的改革,武大成为国内首个实行学分制的大学,这让武大的学生跨系跨学科上选修课成为可能。西方哲学史、世界近现代史、古代汉语—在主修的经济学课程之外,毛振华把选修科目的重点放在了学分较高的课程上,为的是早一点拿到毕业证,到社会上去闯荡一番。

  “后来的经历证明,我在武大上的选修课所给予我的帮助,一点也不亚于我的专业经济学。从某些方面来说,那些选修课程给我的帮助可能更大一些。经济学,让我有了谋生的工具;对哲学和西方近现代史的学习,则让我产生了更多的思考。”

  两百多年前,西方诞生了许多哲学、思想巨擘,尼采(Nietzsche)的存在主义、弗洛伊德(Freud)的精神分析学、黑格尔(Hegel)的唯心主义,以及马克思(Marx)的历史唯物主义等各种思潮风起云涌,涤荡着那个时代每一颗灵魂。“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是两百多年前的那些人,甚至比他们更早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先贤们所创立的思想带来的结果。”毛振华说,“陈东升曾说,创新就是率先模仿,这和我后来下海经商时的想法一样,我们要坚定地学习他们先进的理念和制度。”

  毛振华在武大学到的知识越多,越感觉自己视野的狭窄。他想起了家乡长山村的伙伴,“在我上大学之前认识的所有人,他们从不曾知道世界上有如此伟大的思想。这些思想应该让更多与我有一样经历的人知道。如果我没有考上武汉大学,没有遇到我的老师,那么,我也会和这种精彩擦身而过。”

  他的心里起了念想。“大约就是从那时候,我就在想,有机会,我要回馈教育事业,做一些教育工作。”

1 2 3
正在读取...
中国慈善家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