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香港:享地利更要握先机
价值中国推荐 2017-11-14 16:34 英大金融2017年第7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在“一国两制”的原则基础上,香港实行高度自由和高度开放的市场体系,使得市场这只“无形之手”在香港可以更好地发挥作用,为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和经营者提供良好的营商环境。

  文  |  张志前

  香港是著名的国际金融中心,其金融业在全球的地位长期处于美国纽约和英国伦敦之后第三名的位置。香港回归祖国20年来,两地金融合作不断深化,特别是进入新世纪,随着《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的签署,两地的金融市场互通融合,共同发展繁荣,沪港通、深港通以及债券通的开通,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动力。


  但也必须看到,尽管享有优越的地理位置,不过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以及在链接内地与世界的作用正在受到日趋严峻的挑战。

  融合共荣

  香港资本市场是全球最开放的市场之一,来自世界各地,包括高盛、瑞银、美林等世界顶级投资机构都在香港设有办事处或分支机构。内地企业通过链接香港的资本市场,基本上就可以链接世界。香港一直是内地企业通向世界的重要窗口,是内地公司境外上市的首选地。香港回归祖国20年来,赴港挂牌上市的中资企业数从1997年的101家增至1002家,与此同时,港股市值也从3.2万亿港元上升至约28万亿港元。2017年在香港交易所首次公开招股集资额达251亿美元,连续两年位居全球集资中心之首。

  截至目前,中国内地的资本市场仍然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市场,沪港通、深港通以及债券通的开设为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打开了一个窗口。2014年沪港通开通,两地投资者开始透过本地交易所购买对方交易所的股票,但是可以购买的股票数量有限,同时还要受到总额度的限制。试点初期,沪港通的总额度为5500亿元人民币。 2016 年深股通开通,可购买的股票范围进一步扩大,同时取消了总额度限制。2016年,南向港股通成交总额为8362亿港元,北向沪股通及深股通成交总额为人民币7710亿元。

  除股票市场的互联互通之外,债券市场的互通也已经开始。2017年4月1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会见新晋香港特区长官林郑月娥时表示,今年将推出内地和香港之间的“债券通”,继续为香港发展注入新动能。截至目前,我国内地债券市场托管量达到66万亿元,位居全球第三、亚洲第二,“债券通”的开通将有利于扩大境内债券市场的开放程度,引导资金流入国内债券市场,对中国债券市场的国际化具有重大意义。7月3日,债券通中的“北向通”正式获批上线。预计“南向通”也会在不久的将来获批上线。

  回归祖国20年来,内地和香港的经济金融交流合作更加紧密,香港经济的活力得以保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进一步巩固。从1997年至2016年,香港本地生产总值年均增长3.2%,人均本地生产总值增长六成,财政储备增长150%,外汇储备增加3.16倍。20年来,港股市值涨了七倍多,上市公司数量增加了两倍多,日均交易额增长了四倍多。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的开通,不仅丰富了内地和香港两地的投资品种,拓展资本市场的广度和深度,同时也促进两地资本市场的共同繁荣发展。今年6月,摩根斯坦利最终决定把A股纳入明晟新兴市场指数,主要也是得益于两地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

  优势渐小

  在看到成绩的同时,危机意识也必不可少。近年来,随着内地经济的快速发展,香港和内地之间的差距逐步缩小,香港作为转口港的地位也在不断弱化。

  2015年,香港集装箱吞吐量已经退居全球第五,而上海港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均跃居世界首位,珠三角地区深圳、广州的集装箱吞吐量已经位列全球第三位和第七位。香港经济增速也出现了放缓的迹象,2014年和2015年香港经济增速只有2.8%和2.4%,2016年更是降到了1.9%。从经济体量看,上海、北京已经超过香港,广州、深圳也正在直逼香港,预计2018年即可赶上或超越。回归祖国20年后,香港的地位和作用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日渐加快和自贸试验区金融改革力度的不断加大,内地城市正在部分替代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在金融市场方面,尽管与香港在国际化程度上还存在明显差距,但上海市场的交易总额已经远超香港,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合交易所的总市值基本相当,而上海在期货和衍生品交易方面发展迅猛,在黄金、白银、铜、燃料油等大宗商品交易方面已经走在香港之前。目前上海已经聚集了来自全球的顶级金融投资机构,虽然外资金融机构数量占比还比较小,但是很多机构已经是大中华、甚至亚太地区的总部,其对市场的影响力不可小觑。应该说,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崛起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目光向外,与香港同属亚太区域的新加坡国际金融中心发展势头强劲,对中国香港的冲击也在日渐增强。在国际金融中心排名中,新加坡已经开始与香港形成争夺第三名的态势。从国际金融机构的数量看,新加坡外国银行的数量远超本地银行。就资本市场而言,虽然新加坡股市的市值还低于香港,但是其外资企业的比重已经超过香港,而且上市公司来源十分广泛,不仅有来自毗邻的东南亚地区,还有更远的欧美地区。而香港上市的外地公司主要是内地企业。此外,新加坡在金融衍生品和大宗商品交易方面发展迅速,新加坡已经成为仅次于日本的亚洲第二大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 市场,新加坡还是众多全球大宗商品交易机构的聚集地,而这些多是香港不具备的。

    面对来自国内外的全方位竞争,香港要继续保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正面临诸多方面的严峻挑战。一是中介地位今非昔比。香港可谓以转口贸易发迹,过去一直发挥着中国内地同外部世界经贸交流的中介平台作用。但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和中国对外开放的推进,香港作为中介人的作用已经越来越有限了,这是大势所趋。二是香港经济结构转型困难,制造业外迁,制造业占总产出的比重,从最高时的30%一路下行到2010年的不足1.7%,制造业这一高附加值产业的长期持续衰退,带来的后果是经济空心化严重,导致金融业发展缺乏经济和产业的支撑。三是高度开放是香港的优势,但也是香港的劣势。建立在高度外向经济基础之上的香港金融,对外部依赖性很强,东南亚经济危机、美国次贷危机、欧洲债务危机等等外部波动,无不对香港金融市场造成深入的影响和冲击。

    金融新征途

    发挥优势、补足短板,香港才能把握住下一轮蓬勃发展的先机。虽然香港的优势地位正在削弱,但是香港在管理效率和经营环境等方面的软实力依然很强。在“一国两制”的原则基础上,香港实行高度自由和高度开放的市场体系,使得市场这只“无形之手”在香港可以更好地发挥作用,为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和经营者提供良好的营商环境。

    香港连续两年被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评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连续23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在其《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用以评估的十项因素中,香港在“营商自由”“贸易自由”和“金融自由”方面,获评为全球首位。这些都是内地所不具备的,也是短时间内难以赶超的。未来香港只有充分发挥其优势和独特作用,继续加强与内地的紧密联系,才能永葆其金融业的青春和活力,在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一是要加快推进与内地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消费国,但由于中国的商品市场不发达,在全球商品市场的定价权上影响很小,这与中国的经济实力极不匹配。2012年7月25日,香港交易所以13.88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伦敦金属交易所。伦敦金属交易所是世界上最大的有色金属期货交易所,其公开发布的成交价格被广泛作为世界金属贸易的基准价格。伦敦金属交易所的金属期货交易占全球80%左右,其中超过95%的交易都来自海外市场。香港交易所并购伦敦金属交易所,直接拉近了全球最大金属期货交易所与全球最大大宗商品消费市场之间的距离。在未来条件成熟时,构筑香港与内地市场的“商品通”大桥,联通两地商品市场的产品与流量。这将显著提升港交所在国际商品市场上的地位,同时也有助于中国获得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上更多的定价权。

    二是要发展好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香港与内地经济联系紧密,同时又是世界级的资本和外汇交易中心。香港作为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具有特殊的优势地位,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2004 年CEPA 实施以来,香港已经获准开展离岸人民币业务。“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的开通进一步扩大了内地与香港的人民币跨境流动。资本项目开放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由之路,利用香港特殊的地位和优势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完全开放,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可行路径。目前,香港人民币客户存款及存款证余额为6250亿元,最高时超过1万亿元,约占市场份额的70%。香港离岸人民币业务已经覆盖至货币、证券、外汇、保险等市场,2016年全年经香港银行处理的人民币贸易结算额约为4.5万亿元人民币,占全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的80%。在此背景下,香港离岸市场与在岸市场形成广泛的互动,香港人民币离岸市场与人民币跨境结算之间的相互影响将会越来越深。

    三是要发挥“一带一路”桥头堡的作用。 “一带一路”是中国崛起后提出的首个国际化战略,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香港发展的重要机遇。特殊的地理位置、开放环境以及完善高效的软件配套使香港成为了内地链接世界的重要节点。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表示,香港可以在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中发挥“超级联系人”作用,与“一带一路”沿线经济体互补所需。香港作为亚洲重要的金融和贸易中心,健全完善的法律制度、成熟自由的市场体系以及低廉透明的税率等为其赢得了高度的市场竞争力。同时,香港聚集了全世界最多的既通晓国际市场规则及经验、又熟知国内经济需求的专业人士,更容易理解沿线国家价值观和文化,更有条件把握跨国经济合作及金融服务的需求,成为未来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桥头堡。这不仅有利于加强香港与相关国家和地区的经贸合作,也对保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系中国建投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