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方正系:揭开“不能说的秘密”
价值中国推荐 2017-11-14 16:41 英大金融2017年第7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方正集团、利德科技、西藏昭融、西藏容大之间关联关系的隐瞒,以及关联背后的股权安排与利益输送,是对投资者知情权和财产权的侵害。而方正集团本身股权结构的“虚实难辨”,则可能会让股民对于大股东实质上已经减持、转售的现状一无所知。

  文  |  林海

  近日,方正集团几家上市公司因信息披露违法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


  这里的信息披露违法,包括未如实披露上市公司与大股东之间的关联交易和大股东之间的关联关系。关联交易及关联关系等因难以被察觉,数年间被上市公司讳莫如深,未在上市公司年报中被如实披露,致使投资者利益受损。从判定结果看,几十万的违法成本显然不足以遏制住这一违法行为。

  不透明的“关联”交易

  根据规定,公司应当披露报告期内发生的重大关联交易事项。所谓的重大关联交易事项,有两个判断标准:一是从绝对金额上来看,累计关联交易总额达到3000万元以上;二是从与净资产的比来看,关联交易总额占公司最近一期审计净资产值5%以上。两个标准都符合时,即构成重大关联交易事项,上市公司应在当期年报中予以披露。

  经证监会查明,2004年至2015年6月30日,方正科技同各经销商之间的大额交易构成关联交易,其中2015年1~6月,方正科技及并表子公司同各经销商之间发生关联交易6亿多元,占上一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7.30%。而在2004年至2015年6月30日,方正科技在各期年报及2015年半年报中都未依法披露其与各经销商的重大关联交易事项。

  方正科技的这一行为违反了原《证券法》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三条和《证券法》第六十三条“发行人、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和重大遗漏”,第六十八条“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保证上市公司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的规定,构成原《证券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以及《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

  关联交易的存在本身并不至于影响公司的投资价值,但却可能存在利益输送、价格扭曲问题。上市公司在上市之前,往往让关联方免费或低价向其提供商品或服务,从而“做出”业绩繁荣的假象;而在上市之后的利益“返还”,或是无法持续的“输血”,都会导致上市公司业绩及市值的“变脸”。受到损害的,则是那些不知情的投资者。

  十余年来的关联交易一直未披露也未被发现,一方面说明这类违法行为本身较为隐蔽,此案例也是方正集团被举报后才得以曝光。近年还出现了关联方交易非关联化的现象,即用非关联方的外表,来掩饰其关联方关系及交易的实质。这些都对发现关联交易、认定违法事实增加了难度。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一上市公司在内部控制、公司治理和运营规范性上存在问题。

  当下,连政府采购都要货比三家,杜绝单一来源采购;上市公司在选择交易对手时,选择与自己存在亲缘关系的生意伙伴,且在价格方面难以确保公允、透明,恐怕很难杜绝具体承办人员与交易方之间的利益嫌疑。事实上,也有很多上市公司关联方资金侵占,是与关联交易不作披露有关的。

  证监会曾经进行过一次上市公司“清欠解保”行动,对于上市公司关联人向公司的借款、上市公司为关联人提供的担保,进行摸底排查,发现以借款、担保等形式进行的关联交易中,更是藏污纳垢,猫腻极多。而这些对于公司利益造成的损害,最终都将由中小投资者买单。

  “秘而不宣”的关联关系

  在上述方正科技被罚案中,还有另一违法行为,即方正科技未披露其大股东方正集团与武汉国兴之间的关联关系。

  而就未披露股东之间的关联关系这项,在方正证券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

  2011年8月1日,方正证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而在此之前,利德科技、西藏昭融(时名“上海圆融担保租赁有限公司”)、西藏容大(时名“上海容大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就已分别持有方正证券约3.98亿股、8344.2万股、5461.38万股,分别约占方正证券总股本的8.65%、1.81%、1.91%,为其第二、第八、第十三大股东。

  方正证券从上市之日至2016年被罚,始终在其公开文件中说明“公司各股东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而事实却是,利德科技、西藏昭融、西藏容大均为方正集团所控制,即与方正证券第一大股东方正集团存在关联关系。

  以利德科技为例,其控股股东为成都市华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成都华鼎”),而成都华鼎的实际控制人系方正集团高管。利德科技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则由方正集团助理总裁担任。这都说明方正集团对利德科技有着极强的控制力。而西藏昭融本身无实质经营业务,是利德科技代管的平台公司,其历次股权变更、对外投资都由利德科技负责办理。具体减持操作,甚至直接由方正集团财务部完成,关联关系已昭然若揭。

  这种暧昧不明的控制关系,掩饰的是更为复杂的资金占用和利益均沾。利德科技在没有签署借款协议的情况下,长期大额占用方正集团资金,且方正集团财务系统中将利德科技作为内部单位进行核算。

    2001年以来,利德科技共发生15次股权转让,受让方大部分为方正集团关联方或方正集团主要负责人,且转让价格均为初始出资额。财务核算的不规范,交易价格的不公允,都与被掩饰的关联关系有密切相关。无论是《证券法》还是《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均要求关联方及时披露股权结构及控制关系。否则,无疑是在放纵上市公司进行暗箱操作,在损及投资者知情权的同时进一步侵害其财产权利。

    方正证券的另一项信息披露违规,是关于控股股东方正集团股权变动的“补充协议”。

    2004年3月,方正集团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到2005年2月,方正集团的股权结构为:北大资产持股70%、北京招润持股30%。2005年8月1日,北京大学、北大资产分别与成都华鼎、深圳康隆签署《<权益转让协议>补充协议》。这一补充协议签署后,尽管从工商登记资料来看,方正集团的股权结构为北大资产持股 70%,北京招润持股30%。但实际上,北大资产所持的70%方正集团股份中的18%和17%早实质转入成都华鼎和深圳康隆名下。

    方正集团的股权变更,直接影响了集团控股的几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归属。依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属于方正证券等上市公司法定信息披露范围。然而,方正证券在2011年8月披露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公告》及上市后披露的各定期报告和临时公告中,均未披露上述补充协议。

    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方正集团、利德科技、西藏昭融、西藏容大之间关联关系的隐瞒,以及关联背后的股权安排与利益输送,是对投资者知情权和财产权的侵害。而方正集团本身股权结构的“虚实难辨”,则可能会让股民对于大股东实质上已经减持、转售的现状一无所知。如果方正集团意欲出售其所持有的方正证券股份,自然应当遵守减持披露要求和额度限制;但如果是对股东本身的权益转让安排,转移北大资产对方正集团的控制权,那么投资者就无法得知其真相——大股东和背后的实际控制者,就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场,将变了脸的烂摊子留给后知后觉的普通股民。

    “威力不足”的违法成本

    《证券法》第69条明确规定,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资料,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致使投资者在证券交易中遭受损失的,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有过错的,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也明确指出方正证券的控股股东方正集团同样存在信披违规行为,并且一并受罚。这表明,方正集团或难逃对方正证券信披违规案的民事责任,要赔偿投资者的损失。

    如果说赔偿投资者损失,是看得见、可计算的违法成本,那么因信息披露违规行为被曝光而遭遇的股价跳水和市值蒸发,则是难以预计和判断的巨大损失。以相似案件为例,2016年6月28日晚,京天利公告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原因与方正集团极为相似:在上市时未按规定披露关联关系,在收购上海誉好时,未披露与上海报春之间的关联关系,未履行关联交易程序。这一处罚决定公告当日,京天利股价随即跌停,之后连续12个跌停。从每股314.06元跌至76.59元,市值蒸发可谓惨痛——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或许也正是因为关联关系曝光,而跌回了市值原本该有的模样。

    这都是后话,回看证监会所做的行政处罚,用证监会公告的话说:“本次处罚全面覆盖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等各类主体,全面覆盖未按规定披露关联关系、关联交易以及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持有股份发生较大变化未披露等多种信息披露违法行为。”

    客观而言,由于当前证券法律法规的处罚天花板过低(对机构的顶格处罚仅60万元、对个人的顶格处罚仅30万元),恐难对造假者、隐瞒者形成足够威慑。即使是“终身市场禁入”,也无法阻隔其借“白手套”在市场继续兴风作浪。而且,由于代表人诉讼、公益诉讼等机制的不健全,民事追偿之路也不好走。希望有关立法部门能及时调整相关制度,让造假者、隐瞒者付出应有的代价,维护市场的公开、公平、公正,维护投资者应有的权益,让“关联”不再是“不能说”或“敢于不说”的秘密。

    证监会曾经进行过一次上市公司“清欠解保”行动,对于上市公司关联人向公司的借款、上市公司为关联人提供的担保,进行摸底排查,发现以借款、担保等形式进行的关联交易中,更是藏污纳垢,猫腻极多。

    无论是《证券法》还是《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均要求关联方及时披露股权结构及控制关系。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