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高利贷的锅,现金贷不背
价值中国推荐 2017-11-14 16:42 英大金融2017年第7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现金贷年化利率高,但借贷者实际利息支出并不高。融资机会比融资成本更重要,监管层也要看到它作为普惠金融的一种方式,解决了低收入群体的贷款难问题。

  文  |  蔡凯龙

  轻点手机按键,只需几分钟,用户就能获得一笔几百到几千元不等的贷款,还款期限几天到几周不等。凭借便捷、金额小、期限短等特点,过去一年,现金贷呈现出旺盛的市场需求,工薪族、高校学生等群体的消费需求被大大激发。


  与此同时,现金贷也因其利率过高而被诟病为高利贷,78家比较知名的现金贷平均年化利率达到158%,招致舆论一片批判声。

  但以高利率否定现金贷,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理由一:融资机会远比融资价格重要

  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曾谈到: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有融资的机会,远比融资价格重要。低收入者的金融需求一直存在,但却无法从银行等金融体系获得,P2P、小贷、现金贷等模式的出现,将金融服务带到了低收入群体面前。

  由于借款周期长短不一,不方便比较,金融业约定俗成,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把不同时间单位的利率转化为年化利率来进行比较。于是,就有人简单粗暴地把市场上大多数现金贷的日综合利率转化为年化利率,给现金贷冠上“变相高利贷”之名,而忽略了现金贷小额、短期的本质和利率高但利息低的事实。

  据统计,现金贷平均借款额度在2000元,期限在7~30天,以年化利率100%计算,用户借2000元约定使用14天,只需要支付57元的总利息成本。看似很高的年化利率,因借贷周期短、金额小,实际产生的利息并不高,也能为贷款人所接受。

  利率是表象,利息支出才是消费者最关心的。现金贷额度小,周期短,因此借款用户的真正总成本没有想象中的高,重要的是用户能获得借贷的机会与渠道。据统计,现金贷在短短3年内,规模已经发展到6千亿元左右,交易频次过亿,这就足以显示出现金贷广阔的市场需求以及群众接受度。

  理由二:利率高源于成本高

  现金贷被认为是高利贷、暴利行业,理由很简单:银行6%的年化利率都能躺着赚钱,现金贷则几十倍高于银行年化利率,必然就是暴利。

  事实却是,现金贷的客户都是不易从银行得到贷款的人,这个群体没有信用或者信用较差,借款额度较小,普遍在3000元以下。而银行客户都是有信用或有抵押物,借款额度在万元以上。现金贷与银行因放贷对象和放贷规模的不同,在放贷成本上也是天差地别。现金贷高出银行很多的交易成本,就决定了它必然要收取很高的利率。

  交易成本包括可变成本与固定成本两部分。

  可变成本包括资金成本和坏账损失,在这两方面,现金贷分别是银行的5倍和12倍左右。现金贷资金成本高源于它无法像银行吸收存款,只能通过市场筹集资金;坏账成本高源于客户信用及收入不佳,征信体系的缺失也使得客户多头贷行为难以被察觉,这都会造成较高的坏账率,继而使得现金贷企业承受较大的坏账损失。

  可变成本上的差距虽然大,但还不足解释为何两者整体贷款利率差别达数十倍,其根源在于固定成本占总成本的比重。

  固定成本包括推广和获客成本、征信成本和综合运营成本。在固定成本方面,现金贷与银行个人贷款绝对额相差无几。但因现金贷额度小周期短,单笔交易算下来,可变成本很小而固定成本较大,就导致固定成本占单笔业务总成本比重较大,在客户数量没有达到一定程度时只能通过高利率来摊薄成本。  

  监管:抓两头,疏中间

  现金贷在短短几年中飞速发展,很多企业的不良行为也为这个行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这是不容忽视的事实,银监会也在4月10日发文《关于银行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规范现金贷业务。

  对现金贷监管的重点应在贷前和贷后:贷前信息不透明,用欺骗营销和虚假利率诱导借款者;贷后出现坏账,激进式利滚利,窃取用户个人隐私,非法甚至暴力催收等。

  如今介入现金贷领域的有三类企业,即银行系、电商系和P2P系,彼此服务的客户群体及资质不同,给出的贷款利率也有高有低,不能成为彼此的绝对参照。客户有理性判断的能力,会从中选择适合自己的借贷方式。所以对于贷款过程中的高利率,监管只能疏不能堵,不应该一刀切,更不应该限定高利率。

  目前,各地监管者倾向于设定36%年化综合利率作为现金贷的利率上限,表面上是保护消费者,实际却有可能事与愿违。即使在美国金融服务健全,资金成本较低的金融环境下,薪金贷都已经存在20年,而且年化利率都达到300%左右。倘若给现金贷一刀切地设定36%的年化利率上限,只会逼迫目前现金贷企业退出低收入客户市场,或者进入中间客户市场重新做回原来P2P,或者沉入地下成为民间高利贷,彻底消失在监管的雷达里。而低收入者的金融需求依然还在且得不到满足,甚至不得不转向民间高利贷。这显然与发展普惠金融的理念背道而驰。

  监管者可以另辟蹊径来解决高利率问题。首先,前面分析,现金贷利率高一大原因是坏账率高,而坏账率高主要是借款者多头贷款,借款者能这么做,根源在于现金贷企业彼此间背靠背信息不透明所致,监管层可以采取一定措施让现金贷企业借助征信机构来解决信息透明度问题,通过降低坏账率来降低企业放贷利率;其次,国际扶贫协商组织CGAP(The Consultative Group to Assist the Poor)在2008年年报提出:“最有效的降低小微金融利率的机制是竞争……在很多充分竞争的市场,随着效率提升,小微金融利率随之下降”. 监管层可以鼓励更多的优质企业介入现金贷领域,用市场竞争的方式段让一些利率过高、风控不佳的企业自动退出。

    总之,以高利率否定现金贷,最后的结局很可能是,民众、现金贷和监管三方都是输家,而高利贷者会破天荒地为监管这一举措拍手叫好。(作者系点石资产管理创始人,互联网千人会联合创始人)

    美国的薪金贷已经存在20 年,而且年化利在300%左右。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