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金融 > 英大金融
经济增速不能过早放缓
价值中国推荐 2017-11-14 17:04 英大金融2017年第7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我国以现有的增速水平,晋级高收入国家还需要几年时间,这样的时间长度是合理的,而如果经济增速再下滑,则可能出现较大的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

  文  |  本刊记者  孔志国  李瑜

  经历30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后,中国已跻身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与此同时,对于GDP也有了不同的声音,有批评地方政府考核惟GDP论者;有言长痛不如短痛,要放下对GDP的执念,集中调整经济结构转型者;有担忧目前中国的中高经济增速难以为继者;也有悲观的认为“中国难逃中等收入陷阱”者。种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孰对孰错不免让人困惑,带着这种困惑,《英大金融》杂志主编孔志国先生专访了中国建设银行首席风险官黄志凌先生,面对面畅聊在当前经济形势与任务下,我们应该对经济增速持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不能把经济增速妖魔化

  《英大金融》:有些人认为,对GDP增速目标的盲目追求是导致中国当前经济问题的主要原因,只要能保证一定的就业水平,经济增速即使下滑到5%甚至3%都是可以接受的。近几年,在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影响以及政府的主动干预下,我国GDP年度增速已经由高峰时的14.2%(2007年)一路下滑至如今的6.5%左右水平。

  但另一方面,不少人也在讨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2010年,我国人均国民收入达到4382美元,进入到“中等收入俱乐部”并已停留7年。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可能就无法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您怎么看待这两者之间的紧张关系?

  黄志凌:我国的经济质量的确需要提升,经济结构的确需要优化,可把这两个问题等同于低速发展,有偏颇的地方。

  从国际上的经验教训看,经济过早失速对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并非好事。

  日本大约于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进入中等收入阶段,1970年人均国民收入达到1940美元(按照相关测算,当年的1940美元大约相当于2010年的10760美元),基本上具备了高收入国家的条件,而正式晋升高收入国家则在1973年前后。在这期间,日本GDP年均增速为9.7%,其中1955~1960年年均8.5%、1961~1965年年均9.8%、1966~1970年年均11.5%,1971、1972、1973年分别为4.7%、8.4%、8.0%。在整个跨越中等收入的过程中,日本GDP增速呈现两大特征:第一,增速高,尤其相对于我国当前6.5%左右的速度,要高一些;第二,增速未曾大幅降低过,直至1970年(此时已经非常接近跨入高收入阶段)都呈现出高增长态势,最后两三年虽有所降低,但1972、1973年依然高于8%。真正意义上的GDP减速并没有发生在中等收入阶段,而是发生于成功晋升高收入国家后,1974~1980年日本GDP年均增速降至3.4%。

  韩国也是同样的情况。它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进入中等收入阶段,而后于1990年人均GDP增至5770美元(按照相关测算,当年的5770美元大约相当于2010年的10501美元),也基本上具备了高收入国家的条件,而正式晋升高收入国家则在90年代中期。在这近20年时间里,韩国GDP年均增速达到8.6%(剔除1980年,该年度韩国发生光州事件)。甚至在进入高收入阶段后还继续维持了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1998年金融危机除外),直到2003年后增速才出现显著降低。

  《英大金融》:看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不但需要抢速度,还需要抢时间。

  黄志凌:速度目标是战略目标,速度需求也是战略需求。一国必须用15到20年的时间迅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否则就会深陷其中。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很多,“二战”后的案例主要有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等拉美国家、东南亚各国以及南非、叙利亚等。这些很早就跨过低收入进入中等收入阶段的国家,为什么长期陷入停顿,绝大多数至今还未能实现向高收入国家的跨越?就是因为他们在中等收入阶段过早“刹车”。

  泰国于1988年前后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当年GDP增速甚至高达13.29%,但好景不长,1991年便大幅降至8.56%,1996年更是降至5.7%,随后伴随着东南亚金融危机,经济一蹶不振。

  巴西在1968~1974年维持了年均11%的高速增长后,1975年前后成为中等收入国家,但随后在1981年GDP出现负增长,此后经济增速再未出现“高光时刻”(只在1985年、1986年短暂出现过7.95%和7.99%的“较好行情”),1981~2000年GDP年均增速仅有2.1%。除了速度较低外,巴西经济还表现出较大的波动性。

  另一个南美大国阿根廷经济波动性则更大,1970~2002年期间,经济增速高的时候能达到12.67%(1991年),低的时候甚至负增长10.89%(2002年),直到2003年后才走上正轨。增速波动对经济正常运行损害较大,增长无法获得持续性,导致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而难以自拔。

  经济增速的快速下滑或大幅波动会破坏市场信心,造成悲观预期,投资、消费趋于保守,失业问题、财政问题、社会问题可能接踵而至,改革空间被大大挤压,形成经济发展“陷阱”。保持一定的平稳的经济增速是提高经济发展水平、促进经济结构调整、保障社会全面协调发展的重要条件。

1 2
正在读取...
英大金融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