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慈善家
秦朔:商业文明是通过商业方式对人的权利和价值的实现
价值中国推荐 2017-12-06 17:07 中国慈善家2017年第7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一种文明的形成是需要时间的。踏踏实实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体现自己真正的竞争力和高价值,才是比较靠谱的道理

  撰文_王筱

  本期嘉宾:秦朔:“秦朔朋友圈”发起人,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联席主任


  提升社会价值在整个商业决策中的分量

  《中国慈善家》:今年初,“秦朔朋友圈”与社会价值投资联盟合作,联合推出微信公众号“社创号”,这一合作的背后有什么样的考虑?

  秦朔:从整个商业的发展历程来看,企业和社会的关系始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跟这个问题相关联的也包括财富跟国民之间的关系—到底一个企业是创造了财富、推动了整个社会的发展,还是说有的时候也会损害国民的福祉?我一直都在关心这些问题。

  这次跟社会价值投资联盟一起做这个“社创号”,就是为了推动社会创新、社会企业,提升社会价值在整个商业决策中的分量,倡导这种思维导向。过去我们的商业活动给人的印象是单向的,企业股东利益最大化;而当企业用社会创新的方法去解决很多社会问题的时候,就会使得整个社会的基础更加和谐,对于社会弱势群体也会有更好的赋能的作用。当一个社会的基础结构更加和谐,每个人的资源、权利、发展水平能够得到提升以后,其实又会间接地帮到整个商业的发展。

  《中国慈善家》:几个月前你采访了尤努斯。接触过不少优秀的传统企业家,你对尤努斯这样的社会企业家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和看法吗?

  秦朔:以前通过间接的资料对尤努斯也有很多的了解,但(这次)当面采访还是对我有很强的触动。我觉得给我最大的启发是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尤努斯深信在每一个人的内心里或者本性中,都有通过做一点生意来找到自我、开发自我、获得自身价值的力量。过去我们不知不觉中还是有一种“三六九等”的想法,觉得似乎只有一些人是适合做商业的,还有一些人天性就是比较懒惰,就是穷源自懒,匮乏源于懒惰,所以总是以这样一种世界观或者这样一种思考问题的方法(去看待穷人)。

  尤努斯的东西好像一把利斧劈开了这样一种思维定势,他告诉我们,即使再穷困的、边缘化的(人),其实他的内心都有这样一种力量,关键问题就是你能不能把它唤醒。这个唤醒很重要的一个路径就是金融上的支持,但是在这之前需要让他感觉到他可以做一些什么事情,能够为周围的人创造一些价值。换一句话来讲,尤努斯是相信人性善的,是相信人皆可以为圣人的。

  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以前对尤努斯的小微金融了解比较多,但是对尤努斯(这个人)以及他创造的内容,即社会企业具体的实践路径并不太了解,(这次)也知道了究竟什么是他所理解的社会企业。虽然是用企业的方式来做商业,但是他(尤努斯)是把社会价值放在第一位的,因此他是为那些贫穷的人提供了高品质但是更低的价格(的产品),来满足他们的需求,同时在这个里面获得收益,股东除了拿回原有回报,是不分红的。这样的做法也改变了我对于商业的一些理解,这个还是很震撼。

  《中国慈善家》:前不久摩拜单车入围首届中国社会企业奖初评名单,引起了一些争议,不少人认为摩拜单车使得用户以几乎为零的成本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痛点,当然是解决社会问题的社会企业;也有观点表示,并不是只要能让用户以低价解决自己面临的社会问题就是公益、就是社会企业,归根结底还要看企业自身的模式定位与目标。你怎么看这个问题?社会企业,和有社会责任感或者说社会价值驱动的企业,你认为这二者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秦朔:我认为摩拜单车毫无疑问是社会价值驱动的企业,因为它用分时租赁这种方式,通过移动互联网达到了非常高的效率,所以确确实实有社会价值。但是(使用)微信也不跟我们收钱,你能简单地说它是一个社会企业吗?不能,但它是一个社会价值驱动的企业,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认为像摩拜这一类型的企业跟社会企业最大的不同在于两点。第一点就是摩拜追求的是股东价值最大化,而非社会公共价值最大化,一轮一轮地融资,这些投资者不可能不求回报。真正的核心还是积累这些数据以后,用大数据的方法来挖掘这整个商业平台的价值,我觉得这个是非常清楚的。

  第二个就是说社会企业虽然是用商业的方法,但是更在于去解决那些政府方面或者现有商业模式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我觉得像摩拜这种类型的(企业),它会切入社会的一些痛点,但是他们并不是把商业需求放在第二位的、附属性的(位置上)。比如说卖酸奶,卖给城市可以卖得更贵,但是为什么还要针对农村地区的市场卖那么便宜呢?明明可以赚更多的钱,为什么不赚呢?因为按照传统的商业(模式)没有办法满足很多消费者的需求,所以为了实现公共价值,牺牲利润最大化,放弃一部分商业价值,把这些价值转移给原本没有相应支付性的一些消费者。这个我觉得跟摩拜也是不一样的。

  《中国慈善家》:社会企业的概念传入中国十多年,但一直面目模糊,不仅很多人依然以传统企业或公益组织的标准去衡量社会企业,身份上也没有专门的注册形式,针对社会企业的税收优惠、资金补贴等扶持政策更无从谈起,你觉得中国社会企业发展的痛点在哪里?你认为这种企业形式,在当下的中国有多大的发展空间?

1 2 3
正在读取...
中国慈善家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