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管理 > 中外管理
8844华耐“登峰”历险记
价值中国推荐 2017-12-19 16:34 中外管理2017年第8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登每一座山都有上到顶峰,也有下到山底的时候。你有没有勇气,在你心里的“珠峰”上一步一步去跨越

  文|本刊记者陶小然  摄影|宋强

  尼泊尔时间5月22日凌晨2点,即北京时间5月22日凌晨4点25分,华耐登山队顺利登顶珠穆朗玛峰,创造了全球第一支企业登山队(全部为华耐家居员工)成功登顶珠峰的壮举,见证了世界海拔8844米的万山之巅。

  为什么要登珠峰?


  “因为它就在那里。”这是登山者马洛里的回答。同样的问题摆在华耐集团董事长贾锋及其登山队面前,答案会有不同。

  8844是一个确定的高度,但对于贾锋和华耐登山队而言,创业的攀登之旅远无止境,需要将攀登精神演化为其日常的一部分。

  当面对死亡威胁时,企业登山者的挑战,不应被视为一种轻佻的商业营销,而值得严肃对待。迄今为止,全世界有几千人成功登顶了珠峰,但是也有至少300多人永久留在了8000米上下的寒冷冰峰。自王石开始,中国企业家挑战珠峰渐成文化。该如何评价这种现象?当攀登珠峰遇上企业家精神,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华耐登山队给出了他们的尝试。

  为什么要登珠峰?

  为什么要来这里?这是唯一的方式吗?它有意义吗?能证明什么吗?其实在登山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你会经常问这个问题,会反复拷问自己。但是慢慢习惯以后,去承受去适应它,现在就会问得越来越少。既然你选择来了,就去攀登。

  ——华耐集团董事长贾锋

  人们不会忘记珠峰最早的探险者马洛里面对《纽约时报》记者这个不依不饶的提问时留下的一句经典回答:“因为它就在那里。”

  当马洛里在1924年第三次前往珠穆朗玛峰时,经过多次失败,日历已进入6月。他和队友欧文最后一次向珠峰进发时,山下的队友一度在云浪散开的短暂时间里用望远镜清楚看到了两人的身影。他们在距离顶峰只有800英尺的地方“不慌不忙地”、“敏捷地”攀爬,“仿佛在寻找失落的时间”,但随后便永远消失在冰雪中。

  直到1999年,马洛里的遗体才在海拔8150米处被发现。而他是否登顶,则因随身携带相机未能找到,成了至今留给世界的谜题。

  这个悲剧故事并非只留下了闪闪发光的人类精神。马洛里是珠峰登山路线的最早发现者,是他第一个发现了经绒布冰川,翻过雪墙,最后上山脊的道路。之后近100年里,这条传统路线一直被珠峰北坡攀登者沿用。

  2003年,王石也正是通过马洛里开拓的这条路线成功登顶。此后,中国企业家攀登珠峰渐成时尚。其中两次登顶的黄怒波曾如此描述自己的心境:“我们要一种悲壮的、精彩的生活,绝不要苟且偷生的、安逸的长命百岁”。

  与王石、黄怒波不羁放纵爱自由的个人英雄主义不同,企业家贾锋将登山、登珠峰演化为了一种人人有机会参与的团队行动。他的另一身份是华耐家居集团董事长。2012年,华耐家居组建了自己的企业登山队,且是唯一一支全部由企业内几十名非专业登山者组成的菜鸟队伍。

  这支队伍在不到四年时间里,完成了公认高难度的“7+2”(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和地球南北两极)任务中的5站: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和北美最高峰麦金利,以及地球的北极。最难一站是今年的第6站珠穆朗玛峰。

  “7+2”的每一站在维度、高度和气候方面有很大不同。贾锋认为,攀登中每向上或向下走出一步,都是对不确定性的一种挑战。“怎么选择,怎么前进,能否成功登顶,安全下撤,都是不确定性的。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下坚持、挑战,这是对心理承受能力极大的锻炼。”他在接受《中外管理》采访时发自肺腑地说。

  华耐将登山活动内化为修炼内心的企业文化。他们有近万名员工,最终只有三人通过选拔获得出征珠峰的机会。但是身边人的成功和自我挑战,对整个团队会产生强大的心理激励。

  “能不能登上去不重要,但要敢于去挑战,靠近它”,这是贾锋哲学家式的登山思考。不过当他真站在珠峰这么高大的山峰面前时,却也第一次有了一丝胆怯和纠结,“你确定你的力量是无穷的吗?”

  面对死亡,如何克服恐惧向前走

  当你身边就躺着一具死尸,而且就是昨天刚刚去世,崭新的冰爪,崭新的衣服,崭新的腰带、背包的时候,你会发现生命真的好脆弱,但是你在越是脆弱的时候更应该越坚强。

  ——华耐登山队队长马建国

  在华耐登山队队员中,马建国作为华耐十多年的老员工和华耐登山队队长,全程参加了“7+2”的前五站登山活动。身为华耐登山队教练,宋强则拥有十多年登山经验。而90后的王卉卉是四人中最年轻、登山经历最浅的一名基层员工,代表着华耐“普通人的珠峰梦”。

  回想起来,2013年加入华耐家居前,王卉卉最高只爬过大连600多米的小山包。现在,她已经可以站在5300米的珠峰大本营,近距离凝视这座自己即将攀登的巨大山峰。

  过去的一年,对她而言如同浓缩的人生:北极徒步,登顶海拔7546米慕士塔格峰,顺利的话,一个月后,又将站在珠峰之巅。

  这样的经历,足以让身边任何一位90后同龄女孩发出惊叹之声。然而,精彩背后所要承受的危险和痛苦,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也达到了人生的顶峰。

  4月5日,华耐登山队出征前往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王卉卉的父母赶来送行女儿出征时,心情复杂而担忧。但他们最终以行动对女儿的登山之爱表达了支持。

1 2 3
正在读取...
中外管理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