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政经 > 小康中旬刊
“天边”派出所:最高荣誉背后,没有“传奇”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1-03 12:39 小康中旬刊2017年第7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身处中国最北端的这个派出所,比酷冷更“冷”的是寂寞,比断案更日常的是唠嗑,比骁勇更实用的是走访……正是这点点滴滴平凡得有点微不足道的“琐事”,汇成了这个“天边”派出所的“最高荣誉”。

  文/刘学奎

  5月26日7时,漠河县北极村,国歌响起,国旗飘扬。牛书磊双手捧着锦旗,与战友们一起面向国旗致敬。


  5月19日,黑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大兴安岭地区支队北极边防派出所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戍边为民模范边防派出所”荣誉称号。这是一个基层单位能获的最高荣誉。

  适应极地生活

  漠河县北极村是我国纬度最高的地方,年平均气温零下1.3℃,历史最低气温零下52.3℃,全年无霜期仅86天。

  老兵们说,前几年新楼没盖好,都住老楼里。想写字,墨水瓶冻成了冰坨。用油笔,笔油都冻凝了。中午睡觉戴帽子,晚上睡觉穿着棉袄棉裤。最冷的时候,早饭时,一大盆热汤端上来,大家喝完一碗准备再盛时,发现盆里已经有了冰碴。

  派出所教导员牛书磊说,早些年每次查边都要跋涉一二百公里,得走一个多星期。这两年条件好了,配了车,不用走路了。但有了车也麻烦,雪地打滑,要么窝进雪坑,要么滑到路边。车一旦趴窝,官兵就得下车铲雪推车。

  冷能慢慢适应,最难熬的是寂寞,而时间长了,寂寞已“深入骨髓”,偶然的“热闹”反不适应。有的民警去哈尔滨出差,一下车,满世界都是人,总觉得眼神跟不上,要先站上几分钟,好提醒自己集中注意力。有的民警探亲回家头一两天,甚至都不习惯两个人一起睡。

  驻守在黑龙江源头洛古河村的贾晨翔,用读书来克服寂寞。他订了好多文学杂志,仍不断托人买书。书和杂志到了,他不舍得快读,担心后续跟不上趟。值夜班时,一晚上就能读完一本杂志,贾晨翔就逼着自己再读一遍。到后来,有的文章都能背下来了,有的杂志都翻烂了。

  融入极地村

  像很多战友一样,赵鲁杰2006年1月分配到北极所时,只知道远。他从哈尔滨坐一夜火车到了加格达奇,住了一宿,又坐了10个多小时火车到漠河。中间在塔河站,同行的7人有6人下车了。他在漠河边防大队又住了一宿才来到北极村。

  “车不走了,你就到了。”

  快过年了,赵鲁杰并没被童话般的北极村美景感动。这里居然连电都没有。

  没电只能睡觉,或者点蜡聊天打电话。当时只有移动和联通信号,基站只能几十个电话同时打,常常打不出去。“我们打得最多的电话是10086,实在就是为了解闷。到后来,接线员一听就知道是我们打的。”

  过了年,赵鲁杰跟着老民警到辖区北红村走访。老民警把他交代给村干部,就回所里了。赵鲁杰拿着手机,天天看有没有信号。

  他在老乡家的炕上睡烦了,就到江堤上睡;在江堤上睡烦了,就钓鱼;钓鱼也烦了,要么把鱼扔江里,要么看见鱼咬钩不提线。

  找老乡唠嗑去!没想到,山东口音帮了忙。跟这些祖籍大多是山东的老乡唠着唠着,关系就近了,“到最后,谁家包饺子都喊我去吃。”

  北极村有位张大爷,儿女不在身边,一个人苦闷在家。赵鲁杰走访时,张大爷似乎把攒了多少年的话都说了出来,老乡长老乡短,拉了整整一个下午。赵鲁杰大多时间都在听,晚饭时赵鲁杰陪着张大爷一起吃馒头。第二天,张大爷到派出所进门就喊,“小赵啊,我是你大爷!”张大爷亲得连“张”字都省了,所里的人哈哈大笑。

  辖区走访,是民警最基础的工作,别看就是说话,其中的学问还真不少。要熟悉每家的基本情况,要熟悉当地的时政、民俗和惠民政策,甚至于村里的家长里短。

  服务为民

  2007年对北极村来说,注定不平凡。这一年,通长明电了。村里原先只在晚上7点到10点通电,老乡家的灯泡和电视机从来不关。来电了,新闻联播就自动播放;电视剧看得正带劲,屋里突然黑了,只好钻被窝睡觉。

  这一年,北极村开始打造旅游名镇,大部分村民将自家房屋改造成了农家乐、家庭旅馆。北极所的民警们更忙了。

  “刚开始做家庭旅馆时,自己心里没底,没少和常来走访的民警咨询。那时只有3间房,一年下来也能赚两三万。”村民何叶的国际青年旅社,10年里从3间到5间,从5间到8间,再到后来的12间,生意越做越大,收入也增长了近10倍。

  如今,100余家家庭旅馆在几年时间里陆续建成。有些家庭旅馆房屋兼并时不符合规定,有些没有预留安全出口……像这样的问题,民警们没有坐等旅馆建好了再去提修改意见,而是在建时就挨家挨户上门指导。

  5月19日上午,贾晨翔没在北极所收看视频会议。这天,他除了享受集体的最高荣誉之外,还被公安部、人社部授予“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

  2010年初,贾晨翔和爱人王晓莲来到北极所辖区洛古河村成立“夫妻警务室”。当时,洛古河村不通公路,春耕、秋收时节,降雨量较大,由村里到田间的土路变得泥泞不堪,大型机械进不去,收获的粮食拉不出,影响农作物收成和村民收入。

  2011年底,贾晨翔兼任洛古河村党支部副书记,便与村党支部决定修路。贾晨翔主动承担起道路测绘任务,又邀请工程造价师做预算,并争取到修路资金30万元。2012年6月,路面铺设竣工,改写了洛古河没有水泥路的历史。

    路通了,村民的观念也变了。随着旅游业发展,贾晨翔帮助村民开设家庭旅馆,修建旅游景点,一条以特色经济、旅游产业为主导的村屯经济发展模式在洛古河村全面铺开。仅去年,全村接待游客2万余人,旅游收入达200余万元。

    尽职戍边

    北极所辖区只有3个自然村、1个林场,1443户3457人;边境线却有173公里,是黑龙江省边境线最长的派出所;辖区面积2380平方公里,平均每平方公里不到2人。

    每年的夏至节和新年前后,外来游客比较集中,边境管理工作特别繁忙,单靠现有警力很难满足日常工作需要。为此,北极所以各景点为中心向周边辐射,在路口和重点区域安装高清视频监控,并装备巡航半径长、续航能力强的无人机,实现了“鼠标巡逻、探头站岗,飞机升空,边境尽览”,构建起一套全方位、立体化的防控机制——“天网地格”,极大提升了工作效率。

    今年2月的国际冰雪汽车拉力赛当天,王先生在比赛中偏离正常轨道陷进雪堆,向派出所求助,可因为大地白茫茫一片,怎么也说不清所处位置。

    正在值班的民警王子通过视频监控,不到10分钟就找到了位置。民警和赛事保障组成员火速赶往现场将王先生的事故车辆从雪堆里拽了出来。

    据了解,10年来,北极所承担了10届夏至节、9届“冰雪汽车拉力赛”等上百次大型安保任务,实现“无盗抢、无越界、无闹访拦访、无拥挤踩踏、无政治影响”的目标。

    2008年以来,辖区“两抢、两盗”案件控制率达100%,15年未发生重大刑事案件,妥善化解各类矛盾纠纷415起,没有发生一起越级上访、群体上访事件,实现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化解在基层”的工作目标,界江管理段连续11年无涉外事件。

    编辑/陈远鹏
责任编辑:Karen
小康中旬刊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