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政经 > 小康中旬刊
长江正源是当曲而非沱沱河?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1-03 12:41 小康中旬刊2017年第7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对长江的溯源,不仅是一种地理的认知,更是对一种民族精神的认同。1978年发布沱沱河是长江正源,这一结论被沿用至今。但经过了考察与统计研究,中科院研究员刘少创等人发现当曲才是长江正源。他期待着有关部门能早日为当曲正名。

  文/李皓王十梅

  在百度输入“长江”字样,便能获得有关这条大河如下的描述:“长江是亚洲第一长河、世界第三长河,它全长6397千米,发源于青藏高原东部的各拉丹冬雪山。沱沱河是长江的正源。”


  刘少创,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研究员。2008年,他担任首席科学家的青海省三江源头科学考察队历经41天的实地考察后,利用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地理信息系统、遥感科技等先进技术,测得沱沱河长度为348.63公里,而一度被认为是长江支流的当曲的长度则为360.34公里,比沱沱河长11.71公里,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这个结论通过国家认定,长江源头的地理定位将被改写。

  长江是滋养中华文明的伟大河流。对长江的溯源,不仅是一种地理的认知,更是对一种民族精神的认同。长江的源头在哪里,它经历了怎样的坎坷和历程?

  长江寻源

  1976年,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前身)组织专家对长江源区摄影考察,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长江源区的五大河流中,沱沱河最长,约375公里,支流当曲长357公里,并依此确定,沱沱河是长江的正源。1978年,新华社发布消息,称沱沱河是长江正源,这一结论被沿用至今。

  就在新华社发布消息不久,有关专家发现:在利用1比10比例尺地形图对沱沱河长度进行测量时出现了错误。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会同有关部门再次对长江源考察时,有关专家也发现,当曲的长度和水量都要长出和高出沱沱河。不少专家认为,若是依据世界公认的“河源唯长”“水量唯大”的原则,当曲应该是长江的正源。

  1982年,有关部门根据此次对长江源的实地考察出版了《大江探源》一书,在这本书中,作者首次披露沱沱河长350公里,当曲长352公里,而这更加坚定了不少科学家对长江源头是当曲,而不是沱沱河的认定。

  《大江探源》是中国对长江源区考察的总结性的报告,其权威性可想而知,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这次考察中获得的数据,均是靠科学家们凭着“六条腿”(两条人腿加四条马腿)获得的,其科学性实在是令人质疑。有人因此认为,当年的考察结论仅供参考。长江源头在哪里?依旧成为了学术界争论的话题。

  为当曲正名

  科技的发展,使得长江探源有了新的手段和依托。卫星遥感技术的使用,成了长江探源所能倚重的最先进、最可靠的技术。

  2000年,刘少创首次使用卫星遥感技术,对长江源区测绘,在对近四十幅卫星影像反复比对和测量,并同时利用地理信息系统对三江源区研究后,刘少创认定,长江的正源并非发源于各拉丹冬雪山姜古迪如冰川的沱沱河,而是发源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境内的当曲。

  同年9月,刘少创和同事对当曲和沱沱河作了实地考察,并在考察结束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当曲长360.8公里,沱沱河长357.6公里(已包含姜古迪如冰川的长度),当曲是长江正源的结论无误,而这也更加增添了刘少创为当曲正名的信心。

  事实上,在当曲和沱沱河哪个是长江正源的争论中,还包含着当曲和沱沱河的源头到底在哪里。长江水利委员会最初是将姜古迪如冰川的长度计入沱沱河河长的。

  刘少创认为,尽管冰川不应该计入河长,但是即使加上姜古迪如冰川的长度,当曲仍长于沱沱河。对于当曲来说,它的最上源有两条长度相近的源流,东支为且曲,西支为多朝能。长江水利委员会和其他的专家在认定当曲的源头时,均认为多朝能的源头就是当曲的源头。但实地考察后发现,在枯水期,多朝能的大部分河段没有水,且曲的水量丰沛。因此,且曲的源头是当曲的源头,也就是长江的源头。

  当曲的业内之争

  2017年5月的一天,笔者拨通了刘少创的电话。刘少创在电话中告诉我们,1978年,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前身)公布的“沱沱河是长江正源”是错误的,因为这一结论是建立在错误数据的基础上的。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他还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当曲的长度要比沱沱河长十几千米,水流量是沱沱河的10倍至20倍,流域面积是是沱沱河的两倍。

  刘少创说:“除了‘河源唯长’‘水量唯大’的原则外,我们还参考了多项指标,认定长江正源是当曲。”刘少创的说法得到了省内有关专家的支持。

  成海宁是青海省资深水利测绘专家,2008年他曾随青海省政府组织的考察队深入三江源考察,并得出了与刘少创相符的考察结果。“当曲是长江的正源。”成海宁说。

  成海宁告诉笔者,2008年青海省政府组织的三江源科考,历时41天,其阵容包括了国内测绘、地质、水文、气象、遥感等行业的顶级专家,此次考察中,对长江源区的多条河流作了测量和探源定位,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学科门类最全、技术最先进、手段最完备、阵容最强大的一次科学考察活动,这次考察得出的结论是真实有效的。他说,“河源唯长”“流量唯大”“与主流方向一致”是国际公认的河源定源的标准,当曲是长江正源,完全符合这样的标准。2009年7月14日,专家评审委员会认定,长江正源是当曲。

    2015年,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了《三江源头科学考察地图集》,在这本由青海省测绘地理信息局主编,并得到了青海省政府组织的专家委员会的评审的地图集中,首次将当曲称为长江正源。地图集中对当曲以及当曲所在地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有着这样的描述:“杂多是长江和澜沧江的摇篮”“进入长江正源当曲源区”“长江正源——当曲”。

    科学考察的定论和民众心理的认同,使得长江源的重新认定几乎毫无悬念,可就在刘少创公布了研究成果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业界的争论,不少专家认为长江源区河流众多,多呈扇形分布,按照河流长度、走向、水流量和流域面积等原则,应定位沱沱河是长江正源,楚玛尔河是长江北源,当曲是长江南源。对南源一说,刘少创和成海宁均表示不能接受,他们甚至认为因为当曲水源明晰,水量充沛,是长江的正源确凿无误,长江南、北源的概念是不成立的。

    刘少创说,长江源头的确定,对于长江源区乃至三江源区的生态保护意义深远,他期待着有关部门能早日为当曲正名。

    编辑/麦婉华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小康中旬刊最新文章
谁在关注这篇文章
  • 个人名片 蔡乾发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