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政经 > 小康中旬刊
广东美术百年经典“大集结”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2-01 14:24 小康中旬刊2017年第8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其命惟新——广东美术百年大展”在中国美术馆揭开面纱。中国画《习仲勋在南梁》描绘了年轻革命家习仲勋“敢为人先”的故事。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慎海雄表示,广东美术是见证中国伟大飞跃的历史缩影、时代先声,是中华民族审美自信的很好体现。

  文强晓玲

  在中国美术馆一楼展厅里,大型历史题材中国画《习仲勋在南梁》被布置在“弄潮擎旗”板块的显要位置,画作描绘了国民党统治时期,在陕甘宁建立第一个苏维埃政府,尝试治国试验的时年32岁的年轻革命家习仲勋“敢为人先”的故事。栩栩如生的画作,让共产党人穿越时空的“南梁精神”跃然纸上,不禁让人想起西北第一个边区级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的就职诺言:“我一定带领大家竭尽全力,保证所有乡亲有地种、有饭吃,老婆娃娃热炕头……努力为乡党做好事,请乡党们监督我。”


  近日,“其命惟新——广东美术百年大展”在中国美术馆向公众揭开面纱。提议举办这场百年大展的主办方负责人,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慎海雄表示:“南梁革命根据地,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了不朽的贡献,南梁精神的核心是面向群众、坚守信念、顾全大局、求实开拓,是中国共产党人革命精神的最初源头之一。改革争先、‘杀出一条血路’的南粤精神,是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不忘初心’,为人民幸福、国家富强勇于担当、敢为天下先创造出来的。习仲勋是广东改革开放和特区建设的开创者和爆破手,广东的创新发展离不开这位可敬可爱的老人。”慎海雄说,以美术创作的形式,穿越时空将南梁南粤“一画牵”,同样是“不忘初心”,不忘改革开放的精神之根、力量之源。

  “美的历程”引领时代风尚

  从“中国油画之父”李铁夫,“女革命家”何香凝、中国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到中国现代绘画的一代宗师林风眠,新兴木刻版画运动的标杆式人物黄新波、古元、李桦,再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关山月、黎雄才、杨之光……百年来,这些深刻影响和引领中国美术风潮,宛如一长串明珠熠熠闪光的名字,共有同一个家乡——广东。今天,他们以一种全新的巨幅形象矗立在中国画家的梦想之地——中国美术馆中央大厅。

  广东是一片热土,印证着近代历史的大变革和当代中国的崛起。广州又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最重要的策源地,两千多年一直是中国对外交往的主要窗口。创新、创造,深深融入广东美术的基因。高剑父的《东战场上的烈焰》、关山月的《绿色长城》、黎雄才的《护林》、潘鹤的《艰苦岁月》、汤小铭的《永不休战》……554件广东美术百年经典作品首次集结,全面总结展示了广东美术“开风气之先、领时代之新、走变革之路”的发展历程,犹如开启一部激荡人心的中国美术“美的历程”。

  “广东美术是见证、描绘中国伟大飞跃的历史缩影、时代先声,是中华民族审美自信的很好体现。”广东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郑雁雄接受采访时表示,本次大展是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和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而精心策划的。

  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认为,“广东近百年来美术的发展是中国美术发展的缩影,在中国美术从传统转向现代、吸纳外来艺术的过程中,广东美术做出了大胆的探索和实践。”

  “创新始终是广东美术与生俱来的核心精神。”本次大展总策划、中国美协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许钦松说,“过去一百年来,面对西方文化的冲击,广东美术家找到了一条中国美术现代转型的路径,他们立足中国传统艺术,不断吸收、融合西方艺术成果,不断改革创新,成为中国美术向现代转型的‘助推器’。”

  全国视野的百年经典

  中国美术馆一楼大厅里,一些老年观众在作品《狮》前久久停留。画面中一只雄狮横卧在缓坡上,似乎在梦中受惊而醒,有些恼怒地抬头逼视前方,两只前腿虽然并未抬起,但爪子却已抓入地中,随时可以一跃而起,威猛的气势毕现。这幅作品令人很难相信出自女子之手,它是中国革命元老级人物之一何香凝女士的作品。

  早年入日本东京本乡女子美术学校学习绘画的何香凝,一生从没有停止过创作。早期的作品具有浓厚的日本画风格,从日本留学归来后转为“岭南派画风”,上世纪30年代后渐渐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她的狮虎画里,气度恢弘,有英雄气概,显示了民族气节。《狮》便是最能体现她雄浑沉厚风格的一幅力作,这种写实的表现手法,在当时不仅能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更能适应鼓舞国人的需要。

  巨幅中国画《绿色长城》前总是围满了观众,这是著名国画家、岭南画派代表人物关山月1973年的作品。

  画面中,远处海面烟波浩渺、机帆点点,近处的木麻黄树迎风而立、摇曳多姿,层波叠浪地构成一道绿色屏障,丛林中还隐现着一队巡逻的民兵,表现出具有中国画南方海岸风情和时代色彩的“绿色长城”,作品堪称新中国山水画的范本。

  残破的军帽、褴褛的军衣、裸露的脚丫,老战士吹着笛子,满脸稚气的小战士蜷缩在他的身旁,一手抱着长枪,一手托着下颌,伴着笛声憧憬着未来……展厅里,潘鹤的《艰苦岁月》是公众最熟悉的作品之一,同时也是新中国美术最具代表性的雕塑作品之一。“是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创作方法相结合的绝佳体现,它既有高度的美学价值,又阐释了党的文艺政策方针上具有的说服力。”许钦松说。

    广东省美协主席、广州美院院长李劲堃说,“这些作品充分展示了广东美术工作者致力于文艺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努力,以及广东美术家扎根岭南沃土,忠实记录社会沧桑巨变,用画笔记录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非凡历程。”

    “中国近现代美术的开篇,从广东写起”

    “很多人一提广东美术就是岭南画派,这种认识是不全面的。”广东美术百年大展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馆原副馆长梁江表示,美术革新要靠思想观念变革支撑,而西方艺术与科技文明,最早就是从广东传入中国内地,“可以说,不仅是美术,整个中国近现代社会文化的转型都与广东息息相关。”

    400多年前,意大利天主教士利玛窦从澳门进入广东,把西方文化和欧洲绘画带进中国,这是中国近代巨变之肇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中国,西风东渐,风云激荡。最早对外开放的广东,成为近代中国社会变革、文化变革、艺术变革最为前沿的地区。新中国画的革新,正是从广东开始。

    “广东美术界先后出现了在思想上有着强烈的变革愿望与开放意识的艺术先驱。”许钦松强调,20世纪上半叶广东美术在救国救亡等历史背景下,历经了一连串激烈的动荡与变化,逐渐形成传统美术、西方美术与新兴美术三大板块并存,构成了百年中国美术的基本形态。

    中国画方面,有以革命精神和强烈时代责任感改造中国画的“岭南画派”代表人物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他们早年追随孙中山从事革命活动。辛亥革命后,他们又弃政致力于绘画创作,倡导新国画运动,以前所未有的态势和艺术思想,促进了中国绘画的现代转型。

    油画方面,有中国油画先驱李铁夫、冯钢百等。1887年广东人李铁夫留学英国学习油画,并于1907年在英国参加孙中山创立的同盟会,后来还筹措经费资助孙中山的革命活动。他曾说“美术为革命运动之武器,革命为艺术之推进机,二者不能须臾离。”

    版画方面,出现了新兴木刻版画运动标杆式人物黄新波、古元、李桦等;雕塑方面,有李金发、郑可等先行者……

    “大展的研究视角跳出岭南,立足全国高度,以百年历史变革的视野审视广东美术的贡献。”李劲堃说,“21位大家足迹遍及全国各地,有的主要活动区域并不在广东,如长期旅居安徽、上海的赖少其,在北京工作的古元、罗工柳,活跃于沪杭一带的林风眠。他们的入选,体现出评选工作的美术史高度。”

    百年历程离不开“新”字

    作为本次大展学术团队重要成员的刘大为认为,“20世纪以来,广东不仅仅是辛亥革命的策源地,也是‘艺术革命’的策源地,成为传统艺术走向现代的中心。近代美术界面临‘中国画的现代化’与‘西洋画的民族化’两大问题,与当时另外两大美术重镇北京、上海相比,广东的革命性最为突出。”

    “广东美术家对于变革非常敏感,他们非常善于从时代、从生活中汲取创新元素,还善于吸收外来成果,进行深度转化,总能创作出与时代相呼应的作品。”许钦松说,无论是提倡“折衷中外,融汇古今”的岭南画派,还是鲁迅所倡导的“凡革命艺术,都应该大刀阔斧”的“新木刻运动”,无论是新中国30年的广东美术,还是改革开放近40年的百花争妍,广东美术吸纳百家优长、兼集八方精义,在百年历史进程中莫不体现一个“新”字。

    “无论是20世纪前期、新中国成立之初,还是改革开放时期,广东美术数度引领中国近现代美术转型,是全国美术创作的‘风向标’。但长期以来,广东美术对中国近现代美术的价值并没有得到充分认知。”梁江认为,“完整梳理一百年广东美术脉络,对重新审视中国现代美术史具有重要价值,这也是举办广东美术百年大展的首要意义所在。”

    编辑麦婉华
责任编辑:Karen
正在读取...
小康中旬刊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