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人物 > 中国商人
你住岁月隔壁 我曾偷窥你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2-08 14:55 中国商人2017年第9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玩笑都开不起的男人

  老谭有三十六七岁。

  人人都叫他老谭,却是因为他总是一本正经。老谭最喜欢看的书是《唐诗鉴赏辞典》,最爱听的歌是《精忠报国》,最爱看的电影是《霸王别姬》……我总说老谭:“你的灵魂和躯壳,有着非常大的年龄差。”


  可这样的老谭,总能引起年轻姑娘的注意,我也不能幸免。就像小鲜肉盛行的当下,靳东还是能收获一堆少女粉丝的心一样。他们都有一种岁月沉淀后的魅力。

  我初见老谭,是在偏远山区有个公路建设项目,我拎着行李箱风尘仆仆地出现在老谭面前。一路奔波已经困乏极了,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可偏偏当时办公室只有老谭一个人。他给我倒了杯茶以后让我稍事等待会儿,他先把手上的工作忙完。

  我想开口抱怨,可老谭那认真工作的神情让人不忍打扰,只能硬生生将抱怨吞回了肚子。我站起身四处转了转,最后停留在老谭桌子边,看他一笔一划地用钢笔写下楷体字,看得有些愣神。这年头习惯了电脑手机,能把字写得这般好看的也是少数了,那行云流水的潇洒笔迹,磨灭了等待的焦灼。

  老谭说,好早之前就知道要派个姑娘来,所以提前就把屋子整理干净了:“总不能让女同志受苦受难。”

  听罢女同志三字,我噗地笑出声来,这都什么年代了,跟老谭讲话随时都会有穿越的错觉。

  我在项目部,算是非常受宠了,什么重活脏活都有人抢着干,特别是老谭,他说照顾女同志是他的责任。

  “老谭,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会爱上你的。”我开玩笑地对他说。

  这时,老谭睁大了眼睛,惊讶地说:“不要啊,我有女儿了。”

  你看,他是连一个玩笑都开不起的男人。

  

  空气中有一种微妙的暧昧

  我其实有男友,叫周深,他做医药器材销售,经常要出差,而我的工作也一样。聚少离多的情侣,连置办婚礼都腾不出时间,家里都催我快点定下来,可是两个人的事业都在上升期,谁都不愿牺牲,结婚的事儿一直搁着了。

  那天我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一张聚会图片里,最角落的位置周深和我闺蜜在交头接耳,那眼神里流转的暧昧,我怎么会看不出?而且闺蜜本来就对周深有好感,我是知晓的。

  我脑袋浮现出关于闺蜜和周深的各种可能,有时候女人的想象力就像刑侦剧,一点蛛丝马迹都能在脑海演出一部大戏。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恍然听见有人叫我,是老谭的声音。

  我抬头时,老谭已经在我身边:“叫你这么多声,怎么没反应啊?”

  “没事,发会儿呆。”我掐断胡思乱想的思绪,硬挤出点笑容。

  “去吃饭吧,我给你打了一份。”在项目部里,男人们胃口都大,要是迟点去食堂,东西怕是都被抢光了。老谭见我没去食堂,便多打了一份。

  “没胃口。”

  “早上还好好的,碰到什么事了吗?”老谭在我身边坐下,定定地看着我,那眼里温柔的目光能融化人。

  我经不住老谭这么盯着,情绪绷不住掉下了眼泪。老谭那张脸有让人倾诉的欲望,我把朋友圈给老谭看,说出了心事。

  老谭失声笑了:“就一张图你就能捕风捉影啊?也是你太年轻了。”他顿了顿继续说,“就算真出轨,其实也就一拍两散的事儿,想开就好了。”

  也是在那天,老谭说起了他的故事。他老婆用他赚的钱出国留学后出轨,回国之后就跟他离婚,而且带走了女儿。有难过,有伤心,可能怎么样呢?生活还是要继续啊,就算女儿跟着妈妈,他还是要努力工作撑起女儿的一片天。

  有时候,当你看见比自己更惨的人,就会被治愈。老谭用自己惨淡的婚姻,让我走出困境。可交换心事以后,我对老谭的感情就不那么纯粹了。我习惯性地去找他聊天,有时是生活琐事,有时是感情烦恼。在老谭身上,我找到了安全感。

  入秋的时候,雨水特别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施工路段遭遇山体塌方。然而雨势还在继续,项目部有条不紊的工作被打乱,所有人的工作翻倍。项目部晚上亦是灯火通明,有人去塌方现场,有人在办公室驻守,谁都不敢松懈。

  我的身体素质不如别人,在熬夜到第三天时倒下了。39度高烧,仅仅吃退烧药根本无济于事,大家都建议我赶紧去医院,可镇上的医院距离项目部要三个小时车程,来回一趟太浪费时间,肯定会影响项目部工作,我坚持不肯去。

  然而老谭才不管我愿不愿意,直接将我塞进越野车副驾驶座,“必须去医院,没得商量。”

  山路本来就颠簸,再加上雨势让整片山林都变得雾蒙蒙的,这个时候开车其实很危险。我倚着窗户,叹气道:“我是来工作的,我不想给你们添麻烦。”

  话语刚落,只觉得手背有温柔触感,是老谭握住了我的手:“不要乱想。”

  片刻后,老谭就把手拿开了,他继续开车,我则继续看着窗外,似乎一切都没变,可我的心里已波澜迭起。狭窄潮湿的空间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暧昧。

  在镇医院输液时,老谭坐在我边上,将我的脑袋搁在自己肩膀上:“睡会儿吧,睡会儿就好了。”

  我枕着他的肩,听着他均匀的呼吸,沉沉入眠。那是我来到这里之后最安稳踏实的一个觉,尽管只有一个多小时。

  

  有情也难饮水饱

  我知道,老谭已经住进了我的心里。我总担心异地恋周深会出轨,却没想到,自己的心也起了涟漪。

    从前我巴不得早点离开这山沟沟,可是因为老谭,我能多留一日,也是开心的。然而让我意外的是,老谭是先要被调走的那个人。

    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我只觉得胸口闷闷的,有什么东西压着,难受得慌。调令下来,一个星期之后就走。这个消息老谭没有提前我说过,离别来得这么突然,让人猝不及防。

    那日老谭找我,问我愿不愿意一起去镇上买点东西,他想给女儿带些礼物,找我帮忙挑。他的眼神有些闪躲,像是害怕被我拒绝。我盯着他看了好久,老谭眼神里藏着悲伤,这让我确信这段感情不是我一个人在演独角戏,老谭对我应该是有感觉的。

    说是给女儿买礼物,但事实上,更像是两个人的约会。

    在旧式的电影院看完一部电影后,我站在一个娃娃机前说:“挺可爱的,抓一个给你女儿吧。”他点头,一切都顺从我。

    我兑换了很多游戏币,一个个投入机器中,有时抓了个空,有时玩偶在半空掉落,抓了很久一无所获,重复着失败。“别抓了,抓不到就算了”,老谭劝我,“买一个吧。”

    “我想抓住的其实不是它,我想抓住的是你,老谭,你知道吗?”我没想到自己会脱口而出告白。

    老谭先是愣了一会儿,随后摆了摆手说:“别瞎说了,感情的事不能开玩笑。”

    “我说真的。”既然已经说出口,我也不管不顾了,干脆把对他的情感一股脑地倾泻出来。他认真听着,脸上看不清一点表情变化。我有些沮丧地问道:“你难道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可是,离婚以后我没多少钱了,我不想耽误你。”仅仅这一句话,让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是啊,就算喜欢,就算有爱,可是如果没有物质基础,这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做到有情饮水饱的。我想开口说,没事,我们一起努力,可这句话在我嘴边回荡了好几遍,最后还是吞回了肚子里。

    隔着岁月去祝福

    离别后,我很多次想起老谭,我曾想象,如果当初不在乎他的经济窘况,勇敢点在一起,后来会怎样?然而,我再也没见过他,明明在同一座城市生活,却连一次偶遇都没有发生,曾经项目部的同事聚会,他也从不出现。

    有人说,他老婆生了病,为了照顾老婆女儿就复婚了;也有人说,他搬去了另一座城市……他还是那个任何时候都为别人着想的老谭,就像当初拒绝我,更多的是怕耽误我。

    3年后,我和周深结婚,我让同事带去邀请函,婚礼上左顾右盼期待他的身影,却还是扑了空。

    婚礼结束的时候,我在一堆红包和信札中看见一张没有落款的精致卡片,那熟悉的字迹我一眼就辨认出来:老谭。上面只有一行字:你住岁月隔壁,我曾偷窥你,惟愿岁月优待你,一生无忧。

    我在心里默默回应:也愿你,一生无忧。

    对于我来说,对老谭的感情就像一场重感冒,最终肯定会痊愈,但还需要一点时间。
责任编辑:Karen
中国商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