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行业 > 能源评论
零煤行动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3-20 14:04 能源评论2017年第10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9月12日下午,北京通州区张家湾镇梁各庄村“煤改电”工程施工现场,国网北京通州供电公司“煤改电”工程建设办公室副主任赵树本正在与同事们加紧赶工,他已经36个小时没有合眼。按照北京市人民政府年初制定的工作计划,采暖季前要完成“煤改电”所需电力配套设施建设,这个村子在7月份被纳入到北京市2017年第三批农村“煤改电”清单,施工期被压缩,电力工人们只得加班加点。

  文·本刊编辑部

  9月12日下午,北京通州区张家湾镇梁各庄村“煤改电”工程施工现场,国网北京通州供电公司“煤改电”工程建设办公室副主任赵树本正在与同事们加紧赶工,他已经36个小时没有合眼。按照北京市人民政府年初制定的工作计划,采暖季前要完成“煤改电”所需电力配套设施建设,这个村子在7月份被纳入到北京市2017年第三批农村“煤改电”清单,施工期被压缩,电力工人们只得加班加点。

  9月14日下午,北京延庆区大榆树镇程家营村村委会办公楼内,村主任赵佩云正在忙着多方沟通,为村里剩余的二十几户家庭“煤改气”设备采购与补贴问题忙得有些心焦。程家营村去年实施“煤改气”,全村210户居民共改造了187户,按照要求,剩下的今年要全部改造完,但是改造工期如何安排、设备补贴如何走流程,赵主任还要进一步征求镇政府的指示。


  9月20日上午,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某车辆制动系统制造商的铸造厂内,生产主管姚占兵正在电力设备增容改造施工现场逡巡,他迫切地希望能够尽快完工。2013年年底,因为环保压力,这家企业由更靠近北京的廊坊开发区搬迁到现今的地址,同时“一步到位”将铸造厂的燃煤冲天炉换成了电窑炉。随后几年,治霾风暴袭来,尤其是2016年廊坊划定“禁煤区”,很多同行的生产经营受到了影响,该企业反而因此获益,越做越大,当前进行的增容改造正是为了进一步增加电窑炉功率,以满足生产扩张需求。

  以上三个场景,只是北京及周边地区各领域“煤改清洁能源”工程的缩影。2017年,京津冀鲁等地进一步加大对散煤的清理力度,“去煤”成了广为传播的口号。

  目的只有一个:治理雾霾。

  谈煤色变

  2017,对于雾霾治理是一个敏感年份。5年前,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下称“大气十条”),要求到2017年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区域细颗粒物浓度分别下降25%、20%、15%左右,给北京的目标尤其明确,细颗粒物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如今迎来大考之年,北京及周边地区的空气中除了PM2.5,还弥漫着一丝紧张气息。

  压力从一开始便很大。“大气十条”发布8天之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部署中,最为醒目也是最为量化的一条是,到2017年,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和山东省煤炭消费量比2012年减少8300万吨,其中,北京压减1300万吨、天津1000万吨、河北4000万吨、山东2000万吨。

  煤炭,逐渐被当作了导致雾霾的罪魁祸首,成为众矢之的。从理论上讲,这也是有道理的,北京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王军玲在近期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散煤综合治理大会”上介绍,根据PM2.5来源解析结果,燃煤贡献是相对比较大的,北京地区占到了22.4%,天津和石家庄都超过了四分之一。

  于是,提及减霾,必提减煤,尤其是压减散煤。

  关于散煤,至今尚未形成业内普遍认可的定义,因为统计口径不一致,不同研究团队预估的散煤存量有较大差异。有团队认为,散煤应该是用于居民炊事、取暖等分散式使用的、未经加工成型的民用煤,在我国煤炭消费结构中占比10%,总量在3亿吨左右;有团队将电力和工业集中燃煤以外的煤炭消费,包括工业小锅炉、小窑炉燃煤,以及居民生活和服务业分散使用的燃煤,都算作散煤,预计全国年散煤消费量在7.5亿吨左右;还有团队指出,散煤应该包括所有未采取脱硫、脱销、除尘处理的煤炭燃烧消费,总量超过12亿吨。而根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第六次会议通过的《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强化措施(2016~2017年)》,北京、天津、廊坊、保定需建设“禁煤区”,在“禁煤区”内,除电煤、集中供热和原料用煤之外的燃煤全部被归为散煤之列,限期清零。

  尽管定义不统一,但各方对于散煤燃烧造成严重空气污染的事实都是认可的,普遍认为散煤燃烧的污染物排放相当于燃煤电厂等量燃煤的10倍左右。因此,在实践环节,所有无控污装置的燃煤,都被囊括在了治理范围之内。

  对散煤的治理,大致可分为工业、集中供热、民用散烧三个领域。

  按照中央政府的相关指导意见,工业和集中供暖领域,每小时35蒸吨及以上燃煤锅炉实施控污改造;35蒸吨以下锅炉以及工业小窑炉分地区、分等级、分阶段逐步淘汰。因燃煤锅炉、窑炉被淘汰导致生产经营活动受到影响的企业和单位,有三种选择:其一,自主进行“煤改气”“煤改电”,实践中,企业多选择“煤改气”;其二,接入集中供热网,工业园区或者产业聚集区可以建设采用高效洁净燃煤技术的集中供热以及热电联产项目;其三,退出生产。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大气环境研究所副研究员任岩军告诉本刊记者,在产能过剩背景下,淘汰低附加值的“散乱污”企业,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

  民用散烧领域,主要是治理城中村、城乡结合部、农村地区的煤炭消费,尤其是冬季取暖用煤。治理措施呈现多样化特征,除了改造为集中供暖模式,主流路线有四条:一是换煤,即用清洁型煤、兰炭等替代高污染散煤,同时配备高效节能炉具,进一步减少污染物排放;二是“煤改电”,分为直热式电采暖和蓄热式电采暖,其中,前者因为能效比低、运行费用高等原因已经逐步退出了政府部门推荐序列,另外,在实践过程中,热泵类取暖技术也归到了“煤改电”范畴;三是“煤改气”,用燃气壁挂炉替代散烧煤;四是利用沼气和生物质成型燃料采暖,这条技术路线对于解决偏远地区冬季供暖问题有一定的价值,中央财政从2003年以来也一直在支持农村沼气发展,但生物质成型燃料目前不在政府推荐与财政扶持序列当中。

1 2 3
正在读取...
能源评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