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行业 > 能源评论
零煤:他们的补充说明
价值中国推荐 2018-03-20 14:05 能源评论2017年第10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文·本刊记者张琴琴  本刊特约记者忻煜姜珊

  “操作不熟练,取暖电费差距还挺大”

  在能源使用这个问题上,拥有“新能源民俗村”称号的延庆区大榆树镇东桑园村堪称一块试验田:2005年即尝试过光伏发电,以失败告终;随后秸秆沼气接力,也因发生沼气中毒事件而作罢,村里人只得继续使用燃煤。2016年,村里的部分农户开始尝试“煤改电”。


  据村主任李志强介绍,该村共有263户人家,2016年完成“煤改电”100多户,没有改的用户一是在观望电取暖设备是否好用,二是犹豫取暖费用要上升多少。

  延庆地处北京西北角,70%的面积是山区,冬冷夏凉,冬季最低气温逼近零下30度,采暖时时间也要比市区多一个月。

  “去年厂家来安装空气源热泵的时候,也对设备安装在户外能不能正常运行是有担心的,就过去这一个采暖季的使用看,效果挺好,也没有出现烧不暖的情况,比用煤方便,晚上不用再起来封锅炉了。”李志强对两种取暖方式有着切身的体会。

  我们在村委大院看到,还有几十台空气源热泵设备安静堆放在大门口等待安装,今年全村要全面实现电取暖。

  从燃煤到用电,取暖费用上升了多少呢?

  走出村委会大院,我们在这个整齐划一的村庄里“随机游走”,哄孩子的大妈和下象棋的大爷成了我们的主要采访对象,在聊到取暖费用时,大家一致反映“贵了,贵了不少”。

  2015年全村采用燃煤取暖时,清洁煤炭补贴之后的价格为280元/吨,户均一个采暖季用煤在两吨上下,补贴之后取暖费用为600元左右。

  2016年实行“煤改电”,补贴之后每户电取暖费用则在1100元~4000元之间不等。

  贵了,在预料中。贵多少,户型相差不大的用户费用差别却很大。

  “操作不熟练,电费差距还是挺大的。之前有人来村里专门培训过怎么调节温度,白天可以调低一点,晚上可以调高一点,但村里老人居多,接受得比较慢,不敢自己去调,怕调坏了。”对取暖费用的差异化,李志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除却设备操作是否熟练外,我们通过走访发现,是否安装户用光伏也是造成费用差异的主因,安装户用光伏的用户,2016年取暖电费明显在上述费用区间的下游。

  “设备申请层层申报,我已经催了好多遍”

  在大榆树镇另一头的程家营村,村主任赵佩云正在为今年村里壁挂炉设备的采购事宜焦头烂额。

  程家营村共有210户人家,2016年“煤改气”187户,今年“煤改气”工作要全部完成。

  “今年‘煤改气’,设备补贴政策一直没下来,我也一直在催,这正在把这统计的新用户给镇政府报告上去,看是我们村这几户单独装一批,还是与其他村一起算一批。”赵佩云一边说,一边将她刚打印出的报告拿给我们看。

  她这么着急不是没有理由。

  2016年程家营村首批农户“煤改气”的时候,也是9月份开始进行统计登记,到11月28日才接通燃气,12月初所有设备安装完。而延庆的取暖季11月初就开始了,“11月份基本就冻着,烧炕凑合着过,那几天好多村民天天晚上来村委会催,我们也是说了不少话,做了不少思想工作”。

  据了解,壁挂炉设备申请,需要村委会报告给镇政府,镇政府汇总报给区燃气办,由区政府统一招标,然后中标的公司再安排人力物力下来村里安装,着实要耗一些时间。“设备申请层层申报,我已经催了好多遍了,还是希望尽早给装上,今年可不能让大家再冻着了”。

  与东桑园村的整洁相比,我们看到的程家营村的街道多少有些凌乱,路面因燃气管道敷设的需要被刨得七七八八,碎石遍地,就如赵佩云等待设备到位的急切心理一样,等待着被修复。

  “环保标准若再升级,刚换的设备就又不达标了”

  延庆一路往东,穿越怀柔和密云,到达平谷区。某食品加工厂内,今年年初刚刚将厂里燃煤锅炉改成燃气锅炉的杨老板,向我们袒露了自己对于环保标准还会不会再升级的担忧。

  借助平谷地区农产品种植优势,杨老板的食品加工厂主要从事果汁及蔬菜汁加工业务,年产值在2000万元左右。2016年应北京市政府《北京市2013-2017年加快压减燃煤和清洁能源建设工作方案》的要求,进行锅炉改造,拆除原有燃煤锅炉,新建了一台燃气锅炉为生产提供蒸汽。企业为此投资了100万元,政府一次性补贴了30%。

  据杨老板介绍,新建后燃气锅炉的烟气排放执行北京市《锅炉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中“新建锅炉大气污染排放浓度限制”的规定,其中氮氧化物达标限制为80mg/m3。

  “基于资金压力,我们这次改造采购的燃气锅炉是国产的,相对便宜些,氮氧化物的排放标准能达到低于80mg/m3的要求,但是现在都在传,不久恐怕就要执行30mg/m3的标准,我们这国产设备肯定不达标,还得再投资换国外设备,又是一笔不小的投入。”被问及对目前“煤改清洁能源”最关心的问题时,杨老板一再表达了这样的忧虑。

  我们查阅北京市《锅炉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发现,“新建锅炉大气污染排放浓度限制”的规定,2017年3月31日前新建锅炉氮氧化物排放标准是80mg/m3,2017年4月1日起新建的锅炉氮氧化物排放标准是30mg/m3。

    如今,北京市治理大气污染的决心和环保督查力度层层加码,环保标准趋严是趋严是必然,杨老板所担忧的情况可能并不遥远。

    “取暖效果好了,再也没有说有一个教室烧不热的情况”

    离开平谷,往东南方向行进,到达通州区潞城镇的甘棠中学,这所没有采暖费用负担和环保压力的学校,切实感受到了“煤改电”的好处。

    “以前烧煤取暖,那鼓风机一吹,整个学校灰蒙蒙的,落一层黑灰,改成电之后,取暖效果好了,学校也干净了,再也没有说有一个屋烧不热的情况”,校长张健给我们如是介绍电取暖的便利。

    在通州区教委的统一组织落实下,取暖面积7700平方米的甘棠中学共安装了409片碳晶电暖气,食堂也全部由燃煤改成电炊。燃煤采暖时,学校锅炉需要24小时运行,周末及寒假也不能不停火,要温炉,防止水管冻坏;采用电采暖后,除了教师宿舍和卫生间24小时运行,其他的电暖气都是早晨开、晚上关,每天运行11个小时。

    通州区潞城镇供电所的张所长大概给我们算了一笔账:燃煤采暖时,甘棠中学平均一年消耗煤炭300吨左右,按800元/吨的煤价计算,年取暖费用为24万左右。2016年“煤改电”之后,11月1日至第二年3月31日取暖季,表记用电量为47亿度,而在燃煤采暖时,这所中学整个采暖季用电量在10万度左右,两个数据一减,这所学校一个冬季的采暖用电量为37万度,学校属于“执行居民电价的非居民用户”,电价标准为0.5103元/度,由此可以算出,取暖电费用为18万元左右,比燃煤要便宜几万块钱。

    甘棠中学只是通州区乃至整个北京地区全额拨款事业单位“煤改清洁能源”的一个缩影,在这里,我们看到:在不考虑改装成本的前提下,“煤改清洁能源”效果明显,可以推广。

    “京师尚石炭,炊煮当柴薪。并作御寒用,动辄生灰尘。”

    词中描述的燃煤炊煮取暖的景象已成过去,在北京这场零煤行动中,不同城区都在大干快上,有着自己的“小目标”。“除了环境还是环境”的延庆在为2019年北京世园会和2022年冬奥会做着无煤化的努力;通州则在“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定位下,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快马加鞭,迎接政府职能部门的搬迁。

    整个走访下来,除却终端用户的使用心得和补充说明外,我们还观察到,这场零煤行动要在北京乃至全国推广,还需要额外注意几个问题。

    一是费用上升对居民生活的影响。对于“煤改清洁能源”后采暖费用的上升,不同地区用户敏感度不一,农村居民对费用上升的敏感度明显高于市里。即使有政府的大力补贴,取暖费用由几百元上升到几千元,对年人均收入万余元的农村家庭来说颇感吃力,2500元是其能接受的心理上限。未来零煤行动中,补贴政策的制定要考虑到地区收入的差异以及当地居民的经济承受能力,使得采暖费用的上升不致影响到居民非采暖季的生活。

    二是供电供气保障问题。在电力普遍供给过剩的情况下,居民和企业对断气的担忧甚于断电。我们走访发现,在延庆地区部分采用LNG形式的“煤改气”试点村中,2016年冬季曾出现过因大雪导致天然气断供的现象。“煤改清洁能源”,“售后服务”工作有待进一步加强。

    三是政策预期问题。延庆地区,某建材生产企业曾与东桑园村签署了50年的用地协议,后因环保不达标被关停,协议还在,地已荒;平谷地区,杨老板进行了设备升级依旧对环保监督放心不下。这是零煤行动下,民营企业不同命运轨迹的两个缩影,也是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微观体现。如果政府相关部门给出一步到位、可预期的政策标准,据此监督执行;企业按这个标准改进生产,或许我们可以既找回蓝天,又留住GDP。
责任编辑:Karen
能源评论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